Linux
蜜战100天,总裁太欺人 434.436番外【小荷才露尖尖角】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何雪晴一边坐着,目光在沈迎禾的身上打量了一圈。就算再笨,她女人的第六感也觉得这俩人之间一定是有什么问题。不过这样的想法转瞬即逝,何雪晴浅笑一声,她当然知道沈临北在这个世界上最看不上的,就是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

    “对了,迎禾,你是不是快要过生日了。我记得好像就是夏天吧。”沈林修突然开口,把众人的目光再次拉去了沈迎禾的脸上妗。

    沈迎禾搔搔头,“二哥,你还记得。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呢!大学开学的前两天。”

    沈厚德也跟着一下子来了兴致,“是啊!我们迎禾的生日就是8月。你想要点什么?说说看。”

    “不不!我什么都不缺,爸~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气氛缓解,直到菜凉人散。沈厚德离开前,又是简单的嘱咐了几句,最后还把何雪晴留在了沈家过夜。而沈迎禾早就借机一溜烟跑上楼去了跬。

    ……

    今晚何雪晴住在沈家,沈迎禾绝对是安全的,但是躺在床上的她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心里有些烦闷。

    “哎呀!”沈迎禾***乱头顶坐起了身体。转头朝窗户外某处亮灯的房间怒瞪了一眼。沈迎禾所处的房间是二楼拐角后的最后一间房,所以视野也独具特点。

    有时候沈迎禾会想,自己当初落入沈临北的手里,是不是因为那男人晚上没事总往她的房间望,一来二去的就变成怪蜀黍了。

    心里想着,沈迎禾就起身走去了窗边,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藏在窗帘后,远远眺望了起来。

    光线有点弱,而且那窗户上还蒙了薄薄的纱幔,依稀可见像是有人影在晃动……

    “好看吗?身材的确比你的好很多。”

    沈迎禾的小心脏差点被这一句话吓的蹦了出来,她转头时,刚好撞上了沈临北的一张俊脸,声音还没叫出,她就被封住了嘴巴,只剩下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

    沈临北抽离手的同时,反而手臂张开把沈迎禾困在了窗边的角落里,居高临下的感觉让沈迎禾倍感压力。

    “你不在房间,跑来我这里干嘛?”沈迎禾又气又脑,还朝对面的窗户努了努小嘴。

    “来解你相思之苦,顺便安慰下吃醋的你。”沈临北一脸坏笑,跟硬朗的外表极其不配,沈迎禾丢了个卫生眼过去,一只手掀翻沈临北的手臂,“小心雪晴姐发现,到时候你不但要马上结婚,估计公司那边也不容乐观。”

    “啧啧……还挺聪明。”沈临北很少夸人,倒是毒舌是出了名的。不过这一针见血的话被沈迎禾说出来,他倒是并不介意。

    大手揽过,沈临北陶醉的在沈迎禾的发顶嗅了嗅,然后一只手就情不自禁的从上至下,探进了女人的领口。

    “大叔!”又娇又气的一声,沈迎禾身体挣扎了起来,但是越是挣扎越是乱成一团,沈临北顺势手臂一扬,挑起了沈迎禾轻薄的衣衫。

    “女人不能太虚伪,与其望着我窗户,我本人来了不是更好?”沈临北低头欣赏着丰腴而稚嫩的身体,眼睛里冒出了火星。

    “谁看你了!你有什么好看的?我刚才就是睡不着,随便看看。”

    “哦~睡不着……”沈临北一低头,在女人凸起的胸口处狠狠一啄,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早点睡觉,不用看了,那边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沈迎禾愣愣的站在原地,无语的哼出一声,“什么事都没有,鬼才相信!”不过,沈迎禾心情倒真的好了许多。虽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别扭。

    远处灯光一暗,那房间里一下子黑了下来,沈迎禾爬上/床,怔怔的瞅着那个窗户,若有所思起来。

    其实她应该希望那俩人之间真的有事,因为沈临北结婚了,自己就能逃脱了吧,她想来觉得自己不过是那人的一个玩物,时间到了,够了,也就一拍两散了。反正总会有那么一天,她欠的,迟早都是会偿还完的。

    半个月来,沈迎禾都没有受到沈临北的***扰。因为那次家宴以后,沈厚德一蹶不振,没出两日,就被送进了医院的重症病房。

    大大的呼吸器,罩着神志不清的老人,十来天的时间,老人就已经瘦的脱了相,像一棵枯树完全没有生机。沈迎禾这几天心思沉重,还有她的母亲安梅。

    安梅这段时间里不知道哭过多少场了,但是哭有什么用?沈迎禾知道,爸爸这次应该是救

    不回来了。

    “爸,你醒了。”沈迎禾正用手里的毛巾帮沈厚德擦着脸,沈厚德缓缓张开了眼睛,淡黄色的眼底一点光泽都没有。

    沈厚德努力的抬起手臂,扯了扯嘴上的呼吸器。沈迎禾帮忙摘下,把耳朵贴了过去。

    “迎禾,爸爸给你的东西你收好了吗?”

    沈迎禾点头,差一点就要哭出声来。

    “好……这就好。你去把你两个哥哥喊来,我有些事情要跟他们说。”一句话停顿成了几段,最后终于说完整了。沈迎禾擦了一把脸上的脸,转身去了门外。

    出门前,正好跟端着一个水盆的安梅撞在了一起,水盆一倾,撒了一地。安梅先是看了眼凌乱的沈迎禾,下意识的朝病床上望了一眼。

    “厚德……”

    ……

    “怎么可能没的救!我父亲明明现在看上去很好!”男人怒气冲天的声音里带着难掩的颤音,他一把拎起医生的衣领,推到了对面的白墙上。

    “沈先生,请您冷静,这真的是回光返照,一般来说快则几分钟,最长也不会超过2天时间的。”

    沈临北身体瞬间软了下来,目光跟着有些迟缓。

    突然病房的门一开,沈林修喊了一声,“大哥,快来!”沈临北转身奔跑进了病房里。

    “你们……兄弟……公司一定要……”沈厚德气若悬丝,眼睛也是一闭一合。四下里站着的人低泣声一片。

    “爸。”沈临北冲到病床前,噗通一跪,双手牢牢的抓住了父亲,“爸,你放心,你交代过我的事情我都记得,你不要多说话,休息休息,你没有事的。”

    沈厚德嘴角微微扬起,像是在摆头,看上去慈祥极了,一边站着的沈迎禾扑身到了母亲的怀里,在也看不下去了。

    沈厚德长长喘着气,目光停留在一个又一个人的身上,最终落在了那一对母女那里。他微微张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看上去十分的努力,突然他眸子张开的好大好大,最终的表情就定格在了那里。

    哭声狼藉……

    ……

    沈厚德离开的一个月,南城发生了不少的事情,首当其冲的就是沈氏公司易主,沈临北坐上了总裁的位置。葬礼空前盛大,别说是南城,就连其他城市权贵也都纷纷到访,一时间轰动无比。

    沈迎禾素颜坐在床边,整理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脸上的表情清汤寡水。

    叩门两声,沈迎禾有气无力的喊了声“请进”。

    “迎禾,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吧。”

    沈迎禾放下手里的东西,迎着沈林修走去,“二哥,你怎么来了。今天没有去公司吗?”

    沈林修爱腻的抚了抚沈迎禾的发顶,“公司那边有大哥,我倒是不用操心。对了,明天是你的生日。这是你上大学前的最后一个生日,之前爸爸交代过,让我好好帮你庆祝一下。”

    沈林修的话触动了沈迎禾的心弦,让她眸子又是一暗。

    “哥,还什么生日不生日的。我真的没有那个心情。”沈迎禾就算再没心没肺,也知道这时候过生日并不合适,她摇摆着头,一脸苦笑,目光一转,望向床头的那张全家福照片。

    “这是爸爸的心愿。”沈林修抬手拢了拢沈迎禾的肩,“你准备准备,明天吃过早饭我就带你出去。”

    ……

    下午时分,沈迎禾又接到了另一个关于生日的电话。

    “晚上在房间里等我,我有礼物要送给你。”电话那端传来了大哥沈临北的声音,沈迎禾一愣,然后不可思议的问道,“给我礼物?你确定?”

    “当然,而且会让你终身难忘。”

    沈迎禾吐了吐舌头,虽然下意识里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期待的。

    “知道了,不过二哥说明天要带我出去,我可能会晚点回来。”

    电话那段沉闷了一秒,转即沈临北的声音带着不小的怒气,“八点前我看不到你,你别怪我不客气。”

    啪!好大的一声,沈迎禾吓的把话筒扯开了好远,“什么人啊!生日礼物有这么送的?谁稀罕要你的东西!哼!”</p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