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道器纵横 第六百八十九章 尾声(全书完)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九州人的九州……。哈哈哈……。该来的总要来的。」离心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意思?」步青云一皱眉问道。

    「你看着就好。」离心自信的说道,毕竟机关兽在他的手中时间最长,而且关于机关兽的上古信息,也只有他看到的最多。相比之下,步青云还差得远呢,以为十几年的血祭,就能改变?

    「看什么?」步青云刚一问出口,就知道离心在笑什么了。原本一动不动的机关兽,正在努力的挣扎着,每动一次,周身上下,就有一股红色,带着极浓血腥味的雾气,向四周喷发,随着血雾的浓度越来越低,机关兽的活动能力,明显在加强。

    「不好……」步青云大叫一声,他知道,这是机关兽在排斥自己的血脉。基础机关兽的第一次血祭,效果最佳,想要清除这种血祭,后来者需要成千上万倍的努力,才可能实现。

    而这只机关兽,也不知道被汤氏血脉,血祭过多久,多少次,早已经印入机关兽的每一寸,甚至连内部都已经完成了血祭。

    三千年前,这只机关兽不知道被武者使用什么手段,分崩离西,可这种血祭,依然深深的印在每一只机关鼠的体内。

    步青云虽然血祭了十几年的时间,而且还是最基础的那只机关鼠,可是当这只机关鼠与机关兽其它的部件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三千年前的汤氏血脉,在很短的时间内,再次发挥作用,将步青云的血脉,排斥出体外。

    「两种血脉,会令最初的血脉完全激活过来,现在的机关兽,会视所有非原血脉的人为敌人。也就是说,除了云氏、深海一族的人之外,这只机关兽会认为,四周全部是敌人,全都得斩杀干净。嘿嘿嘿……步青云,你不知道吧,在这种状态下,机关兽不将所有的人杀尽,是不会停下来的,除非汤氏复生,有人能真正的控制住这只机关兽。」离心一脸平静的说道。

    此时的机关兽,就连他也无法控制,进入了一种杀戮状态,没人能解除。

    随着离心的冷笑之声,机关兽已经将步青云的血脉,完全排斥出来,触手舞动着,向最近的武者瞬移过去,甚至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数十名武者,已经变成一层血雾,连骨头渣子都没能留下。

    任道远甚至看不出它是如何出手的,只感觉到他瞬间移动到那群武者身边,接着血雾迷漫。这些武者之中,不仅有数十位月祖,还有三位九州的阳神。

    「大家动手,还等什么啊。」步青云已经明白离心的意思,心知大事不妙,一个完全失控的机关兽有多可怕,在场之人,能够真正明白的,不超过五人。

    自己、离心、支九天、施平常,甚至连于星、宁采臣这样的强者,都是一知半解。

    不需要步青云下达指令,所有的人都知道,大事不妙,这只机关兽现在的行为,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忽东忽西,见人就杀,只是数息之间,已经有数百人被斩杀,其中不乏高阶武者。

    「道兵队伍上前。」步青云大呼道。

    随着他的声音,一队队道兵布下道阵,这些道兵的指挥者,眼光不俗,他们自然知道,想要按步青云的要求去作,根本不可能。这只机关兽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比任何一位阳神都快上数十倍,以道兵的能力,想要跟上它的步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在这次九州的道兵,几乎是全圆出动,为数众多,可以在各个方位,布下数量不菲的道阵,只要能够挡住机关兽片刻就好。

    事实上,步青云和他们想的都太简单了,十阶机关兽是无敌的,这话可不是白说的,别说是百人的道阵,就算是千人的道阵,在它面前,依然是渣。触手挥动间,血雾层层。

    从它排斥出步青云的血脉之后,前后不过半刻钟的时间,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近万人,如此大的一个战场,已经被一层薄薄的血雾所笼罩。

    已经开始有胆小的势力,准备撤退,这是机关兽,根本是不可战胜的。

    「我们也撤……」任道远一看大事不妙,也不准备淌这浑水,还是先撤退为妙。

    「不行,不能退。」岚岩唐为同时说道。转过头,用岚世界的语言对众位战士说道:「血祭……」

    「血祭?」十九位阳神,同时惊呼出声。

    「没错,就是血祭。」唐为看了任道远一眼,在自己胸口处,狠狠的切了一刀,血花四溅,转身向机关兽扑去。

    「血祭……」看到唐为的动作,所有的阳神眼珠子都红了,怒吼一声,同时在胸口上切一刀,向机关兽扑去。

    岚岩刚想动手,被最后一位阳神挡住:「你……留下来,必须有人活下去。」说完,向机关兽扑去。

    「什么是血祭,这是什么意思?」任道远拉住岚岩问道,听唐为说出这两个字之后,所有的岚部落战士,好似都疯了一般,什么都不顾,只知道在自己身上切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接着就向机关兽扑去,连自己这个大长老的命令都不听了。

    「先辈的传说,世界因怪物而死亡,人类因血祭而重生。」岚庆幽幽的说道,血祭必须是男子,女人是没有资格的。当然,这些仅仅是岚世界古老的传说,从来没有人见识过。

    听到这里,任道远犹豫了一下,岚世界里的很多传说,都有几分神话色彩,可是很多传说,也是真实存在的。例如军部落,无论是部落的名称,还是部落里战士的名字,都带着很强烈的军人气息,很显然,这些人的先辈,定然是军人,只是时间太过久远,他们已经将这些原本是职位的名称,变成了自己的名字。

    任道远只是犹豫了一下,第一位岚部落战士,已经冲到机关兽面前,它没有使用任道远给他装备的道器,而是一头冲向机关兽的身体,以血肉之躯,冲击比金属还坚韧千万倍的机关兽。

    最为奇妙的事情,在这一刻展现在众人眼前。这位岚部落的战士,身体瞬间化成血雾,被机关兽吸收到体内。同时,机关兽明显顿了一下,有半息的时间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这半息的时间,给后来者更多的机会,第二名、第三名……更多的岚部落战士,将自己的血肉之躯,投向机关兽。

    机关兽不断的吸收着岚战士的血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体不断的向外散发着刺眼的毫光。

    「继续,它快不行了。」唐为红着眼叫道,他毕竟只是月祖,修为比狩猎队的阳神要差上许多,速度自然也要慢上几分,前面的十几位岚战士,已经化成血雾,他距离机关兽,还有半里之遥。

    随着唐为的呼喊声,任道远心头忽然升起一丝明悟。很显然,这只机关兽并非是汤氏所有,它存在的时间,可能更为久远,只是那些上古人类,几乎完全灭绝,活下来的人,经过无数的岁月,将先祖们的事迹,失传的差不多了,留下来的,几乎都是神话般的传说。

    九州大陆的人类启源相对要复杂许多,而岚世界则纯粹得多。无论是岚部落、唐部落,还是远走北方的军部落,其实都是上古时代的后遗,他们的血脉之中,与深海一族、云氏一族,极为相近,对机关兽的影响,甚至会更大一些。

    难怪在他们的身躯化为血雾的时候,机关兽的变化如此明显。

    「不要……已经够了。」看着机关兽不再动弹,任道远高声呼喊道,还有数位岚战士没有化为血雾,可他们就象没听见一般,义无反顾的投向机关兽,将自己化为一团血雾,与机关兽融为一体。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任道远眼看着唐为,也投向机关兽,化为一血雾之后,喃喃自语的说道,整个人如同傻掉了一般。

    这些岚战士他不算太熟悉,可唐为跟在他身边的时日不短,早已经是好友了,眼看着好友如此陨落,心情自然难过到了极点。

    「他们这样作是对的。」岚岩坚定的说道,岚庆也点点头,如果不是血祭不能由女人来完成,刚才她也想冲过去。

    「我们快退吧,这里不安全。」岚岩说道。

    「不安全?」

    「别问了,回头就知道了。」岚岩说着,转身去安排。机关兽站在那里,不停的向外释放着刺目的毫光,任家阵营,则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退去。

    有机灵的,自然也不敢待慢,同样向远处退去。任道远独自一人,飞到离心的步撵上,抱起支九天,转身又拎起重伤的离心,这才向任家队伍追去。

    「放下他。」步青云叫道,在步青云身后,还有数位阳神,包括陆云仙、宁采臣、于星等人。

    「我向他的女儿保证过,保他不死。」任道远冷冷的说道。就算是当初与自己结盟的宁采臣,显然也是另有打算,真是令人失望啊。

    有时候,任道远觉得,离心的话也没错,如今的九州,真的到了应该改变的时候了。

    「他必须死,九州大陆,容不下他这样的野心家。」宁采臣说道。穷仁则飞到任道远身边,接过支九天,苦笑着看了他一眼。人一接过来,他就知道,支九天只怕真的活不了几天了。

    「既然九州大陆容不下他,我会送他到其它的地方去。」任道远平静的说道。

    步青云等人,一阵沉默,他们自然听出任道远的意思。虽说任道远这次带回来的强者,几乎损失殆尽,可他们依然不敢用武力威胁。别说岚岩实力非凡,就是站在他身边的穷仁,实力同样深不可测。何况支九天还在他手上,支阳神手中的那些道器,可都是九州最强大的道器。

    「诸位,可否听我一言?」忽然间,站立都很困难的支九天开口说道。

    「支阳神请说。」虽说支九天已经失去了全部的修为,可九州第一人的名望,却依然还在。

    「今天发生的事情,相信诸位都看在眼中,心中各有想法吧。这只机关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片刻之后,会再次分崩离西,至于多少年之后,会再次出现,只怕没人知道。」支九天说道。

    「它会再次散去?」宁采臣诧异的看了一眼机关兽,眼中满满的都是贪婪之色。不过他知道,这东西即使没有散去,也不是他能控制的。

    「没错,任小友带来的这些人,应该是血脉纯净的上古遗民。呵呵……你们应该都想知道任小友的秘密吧,其实我也想知道,虽然我能猜到几分。」支九天说道。

    众人不语,任道远的秘密,的确非常吸引人,只是没人愿意先出头。何况任道远身边的强者数量太多。就在几个时辰之前,他们还在担心,任道远会不会象离心一样,生出一统九州的心思,如今却变成这样。

    「大家应该都知道,任小友其实是哈大师的再传弟子,在我看来,步青云已经不适合宗主之位,不如让任道远接手如何?」支九天看着步青云,认真的说道。

    半晌……

    「好,我愿意让出宗主之位,可他必须说出他的秘密。」步青云阴沉着脸说道,其实他也知道,经过两次与离心的战斗,他的声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我代他答应了。」支九天不等任道远回话,直接就答应下来。

    「轰……」一连串的巨响之中,硕大的机关兽,化成无数道毫光,四处飞溅,转眼间,消失不见。

    天道宫密室之中,没人知道,支九天和任道远谈了些什么,足足两天两夜的时间,任道远一脸疲惫的从密室中走出,带着几分无奈。

    扫了一眼等在室外的九州强者,任道远深吸一口气说道:「半年后,天道宫大典,我将继宗主之位。」

    于星、宁采臣、步青云等人,沉默了片刻,齐齐的点头。虽然任道远只说了一句话,却已经足够了。

    苍茫的号角,低沉而悠远。远处地平线,升起遮天蔽日的旗帜,一只数量庞大的队伍,踏在青石路面上,发出阵阵轰鸣之声,大地亦为之震动。

    队伍最前方,一匹青州白马,没有半点杂色,披挂着全套金色马铠。马上端坐着一位艳妇,云鬓高挽,素色罗裙,齐膝高筒马靴。

    白马身后十丈,骑兵以八列纵队,缓步跟随,骑士赤着上身,怀中抱着手臂粗的旗杆。旗杆高达四丈,顶端飘舞着六尺长的素帆。

    今天,是任道远的登位大典,同时也是为九州第一强者,支九天阳神送行的日子。虽然支九天早在半年前就已经逝去,可任道远依然坚持,在他登位的这一天,同时为支九天祭奠。

    柳如烟一身素罗裙,站在人群之中,身边带着她已经十岁的大儿子,远远的看着岚庆带着骑兵队,为天下间强者开道。眼中带着一丝迷离之色,站在巅上那位,就是自己的表哥吗?看起来好遥远,又好似就在身边。

    任家的掘起,让柳家也得到了无数的好处,柳如烟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在夫家的地位,上升了许多。

    任道远自然不知道,在山脚下人群之中,还有自己当年那位小表妹,正一脸神往的看着凤鸣山天道宫,仰望着自己。

    站在巅峰,所拥有的,并非全是天下人的敬仰和山河尽收眼底,还有凛冽的寒风,以及更高更远的目标。

    九州大战,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他不知道该开心还是失望。原本每次九州大战,不死上几千万上亿的人口,根本称不上大战,而这次,最多不过百万之数,可以说是历次九州大战,死人最少的。

    可强者的陨落数量,却比过去三千年来,加在一起都要多出数倍。

    岚世界,九州的未来,等着我吧。

    距离凤鸣山百里之外,离秋雨站在一座高峰之上,遥望着凤鸣山,哪里有他的父亲,还有一直令她牵挂的人。

    「谢谢谢谢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离秋雨轻声呢喃着。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