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深渊之主 第十四卷 苍穹之冠 第七十二章 苍穹之冠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统治层的离去,为战争提前画上了一个句号。虽然在辽阔的位面虚空,华丽的杀戮剧目仍然在上演着,虽然在位面战舰内部,生与死的战斗仍在进行着,虽然很多生命的命运还没有最终确定,但大幕已经开始落下,一如很多好莱坞大片中的收尾场面。

    如果说还有什么事能够作为额外的片尾花絮展露交代一下,那么就要算过亿的无机天使针对各恶魔位面战舰的彻底清扫了。

    成行、成列、成阵,统一的武装,井然的秩序,营造出了森严的气氛,而它们的杀伐手段,则如咬合的齿轮般精密有效,翻滚的光刃一旦展开,就如Lang潮般一波紧接一波,所过之处,泯灭一切生命。

    一切生命,除了恶魔,还包括异化神孽。罗凌自己也很清楚2层基因锁开放的这些异变生物所能造成的危害。它们几乎超过了包括席朗?燃烧?在内的所有还没有成为真神的存在的能力承受范围。

    无机天使不是生命,而是傀儡,它们使用的力量也与魔能无关,而是带有本位面体系特色的净化雷火,而且它们掌握着异化神孽的弱点,同时不受任何心智控制技法的影响。异化神孽面对无机天使,没有任何活路可言。

    当然,基于异化神孽的特性和诸多恶魔位面战舰的巨大,想要彻底清除要消耗不少时间,但经过这一战,罗凌所代表的这一方总算可以稍稍松口气了。以罗凌的勤奋,打扫战场这种事不会太过耽搁。

    阿普顿1型和异化神孽的首领对于罗凌的举动,没有什么不满,也不敢有什么不满,它们已经知晓正是罗凌创造了它们,并且留下了可随时摧毁它们的后门,那是涉及基因和原力的一组复杂变化之力,以它俩的智慧和能力,便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通透,更别说化解了。

    让阿普顿1型放心的是,罗凌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这一次他同样履行了承诺,虽然那些位面虚空的异化神孽悉数被毁灭,但是它们也不是一无所获,1层基因链,它们又少了一条束缚,而且罗凌之前就答应送它们离开这个世界。虽然其形式完全就是一次放逐,却也是惟一生机,罗凌能留它们一命,这已经是很念旧的结果了。

    “一个可能已经随着赫伯隆残余的逃逸而离开。它在许多年以后,或许成为你们的惊喜和幸运,也或许成为你们的噩梦甚至终结。”

    罗凌的这句话一语成谶,以地球的时间计算方式方法,在遥远的未来,异化神孽再相逢,虽是噩梦,却也是救命的噩梦,三位一体,被污染而邪恶,却也成就了格拉兹特的不朽。而在那之前,它们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可以成为恶魔三巨头之一,并跟现在的赫伯隆和席朗?燃烧平起平坐。

    是的,席朗?燃烧就是后来的恶魔三巨头之一的奥库斯。这位‘恐怖的死亡之神’的身前事所知者极少,正是因为他来自一个偏荒而封闭的位面体系卵,当这个位面体系卵融入到诸位面体系的大家庭时,已经是铁桶江山,他的过往也就很成功的得以保守,并逐渐淹没在时间的河流里,这事顺理成章,并非刻意。

    不过在这之前,却发生了很多的事,其中最深刻、影响最深远的莫过于阿斯摩蒂尔斯,魔鬼的至高君主的原身路西法?燃烧的出现。

    其中缘由,还要归结到罗凌自己身上。他终于意识到了‘未来星’的相关情况,具体体现为他感觉到了隐形法则力量的操纵。也就是他抹杀赫伯隆主体的那个瞬间,地球所在位面体系的法则几乎悉数向他开放,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察觉到了在自己身上发生着作用的、不属于这个位面体系的法则力量。

    为了解除受影响而最终被某个体系同化的危机,罗凌再一次将自己一分为三,光明,也就是他的主神格所在的部分。中立,则是仙道体罗凌。而黑暗,就是席朗?燃烧。

    但这样的分解还远远不能摆脱从亘古便开始的布局,所以,依约离开地球所在的位面体系之后,光明系的罗凌又分解出了以泰坦罗凌为代表的数个光明阵营体。

    泰坦罗凌后来更名为阿曼瑟尔,他从混乱之源重新复苏了泰坦一族,并致力于诸世界的秩序建立,成为万神殿的首席领袖,直至一位被黑暗腐蚀的泰坦出现,萨格拉斯。萨格拉斯最初是以阿曼瑟尔的兄弟的身份出现的,其实他们本是一个,再最初只是文治、武功的需要而一分为二,但后来却涉及了另外一个分类问题,那就是秩序和混乱,阿曼瑟尔自然是秩序的代表,而萨格拉斯则任何混乱才是晶壁系的本来面貌。至于所使用的能量属性,罗凌一直认为,光和暗本身跟正邪并没有必然关系,当初萨格拉斯选择黑暗力量,不过是因为它的特性更符合武的需要,后来就一直那样顺理成章的延续了下去,毕竟他干是是毁灭的活儿。

    阿曼瑟尔将一部分时间、空间的知识赐予了巨龙诺兹多姆,这便是时空守护者的由来。而永恒之井,其实就是以一个简单的晶体生长点为中心而诞生的元素能量池,它从某种角度讲,有些像是科幻片中的大气置换机,用以加速世界的秩序化进程。

    除了泰坦罗凌之外的另外几个光明一系的罗凌,同样演绎了自己的故事,创造了各自的辉煌。经过10万地球年的时间,罗凌最后成功的剩下完全独立的自我主神格,他在完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继续探索,并在一个难以用简单的时间去形容的未来某日回归,将散落于这个晶壁系各处的分身全部重新收纳。那时,这些分各个都达到了造物主的级别,当他们合一,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极高层次的生命存在,一个有能力扣动通往晶壁系外世界的存在。

    时光逆流,回到赫伯隆战役结束后第2100地球年,黑暗的罗凌,即席朗?燃烧,最终也没有躲过分解的命运,虽然同属黑暗,但他心中的秩序与混乱被无限放大,直至水火不容。

    牵雨奴的等待和守候以及两千多年的用心良苦都没有白费,她的丈夫,路西法?燃烧,黄金炎一族的王终于再度觉醒君临,虽然其本质就是罗凌的邪恶秩序体,所有的前生记忆都成了一抹记忆,但它还是赢得了以盘角为首的黄金炎一族的一致认同,它就是它们的王,必将带领它们在这晶壁系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反过来,路西法?燃烧也确实没有让黄金炎一族失望,那正是‘灭魔战争’进行到最关键阶段的时候,在被称为‘昏暗世纪’的短短百年间,先后有14位恶魔大君陨落,席朗?燃烧杀红了眼,不接受任何条件,誓要把所有恶魔君王赶尽杀绝。

    那时的席朗?燃烧所率的大军兵锋之盛,已经在质量上远远超过了鼎盛时期的恶魔,而且席朗?燃烧把战争经营成了肯德基之类快餐店的流水作业模式,没有谁能够在这套完善而行之有效的战争策略下战胜万亿计的不死大军,除了他自己。

    在所有恶魔们都感到绝望的时刻,路西法?燃烧出现了,他从内部瓦解了奥库斯的大军,带走了几乎整个妖天使体系和金属生命体系,并统和了残余的、不愿向奥库斯俯首称臣的恶魔,建立了等级分明,铁腕统治的秩序邪恶,魔鬼体系。

    路西法?燃烧后来更名阿斯摩蒂尔斯,他将七个残破的地狱位面体系合并,建立新的地狱体系,但阿斯摩蒂尔斯不喜欢7这个数字,他说‘9’才是至尊,才是数之极。这套‘歪理邪说’很可能是源自他的源头世界的文化,反正不管怎样,地狱体系后来拥有9层。

    妖天使,就是后来的深渊炼魔,地狱并没有深渊,这‘深渊’据说也是一种纪念的体现,至于纪念什么,大多数后来者都无从知晓。金属生命则是后来的链魔,阿斯摩蒂尔斯原本是像赐予金属生命灵魂的,可惜他搞砸了,他那点灵魂知识应对凡人是没问题,但要造物就差的太远,而且他也不像席朗?燃烧那般,保留了几分罗凌制造奇物的本事。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特长,那就是‘思想解析’,这也奠定了魔鬼后来行事风格的基础。

    时光再向前300年,也就是赫伯隆战役结束后的2400年,被分裂出的罗凌秩序邪恶体狠狠算计了一把的席朗?燃烧,终于再度统和战力,当他试图再度向阿斯摩蒂尔斯清算总账的时候,内部再度出现了新的敌人。

    混沌3纪,后世将这300年如此称呼。因为在这300年里,阿斯摩蒂尔斯在建立、调整、巩固他的地狱体系,而席朗?燃烧则同样在大搞肃反,他先后干掉了6位死灵君主,哪怕后来有5个死灵君主暗中联合想要搬倒他,但仍是被他打败了。到了第270个年头,就不死系而言,他已经成为绝对的主宰者,也就在那一刻,奥库斯的名字被叫响。

    但阿斯摩蒂尔斯的出现和内部的肃反也给潜伏的势力提供了时间和机会,狄摩高根在这种情况下崛起,他纠集了之前臣服于席朗?燃烧yin威之下的那些旧恶魔,形成了一股强横的势力。当时奥库斯气坏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赫伯隆竟然以这种姿态重新登场,并且那些狼心狗肺的恶魔竟然还有念旧情节!当然,所谓的念旧情节实在不足信,只不过那时的席朗?燃烧,御下手段实在已经非常残酷,况且恶魔们当初投降的都很被迫,如今有个‘正统’选择,很多家伙就投过去了。

    更令奥库斯生气的是幽奈一族及其首领玛瑞丝的叛变,无论是心灵,还是势力,玛瑞丝的背叛都给奥库斯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玛瑞丝跟随奥库斯多年,从奥库斯那里学来了很多知识,她一直非常怀念初时邂逅的席朗?燃烧,她知道席朗?燃烧只是一个符号,罗凌才是真名,所以玛瑞丝后来起了一个很汉化的名字——罗思,但后来这名字被念歪了,成了罗丝,在所有造物主和恶魔君主中,只有罗丝拥有比奥库斯更多的崇拜者。一本很古老的书中记载了罗丝能如此成功的原因:宗教、洗脑、画饼、***……

    罗丝的背叛使得奥库斯的势力一度收缩到最低点,狄摩高根趁机下黑手,试图洗刷陈年旧恨。那是一场持久超过1000年的战争,曾经的经历决定了没有谁能够比奥库斯更善于逃逸、隐藏、反戈一击、机动作战,眼看着奥库斯连个老窝都没有,势力不断萎缩,就是无法给出致命一击,反倒是狄摩高根的势力也被拖入鏖战的泥潭而损失惨重,这个时候,格拉兹特登场了,他虽然跟狄摩高根有点渊源,但由于前尘往事,明显更偏向奥库斯一些,于是,三角势力的平衡就这样初形成。

    而无底深渊的诞生,其契机还源于阿斯摩蒂尔斯,魔鬼们无时无刻不想着一血前耻,奥库斯和狄摩高根长达千年的内斗让它们看到了机会,于是它们来了。

    无论是奥库斯、还是狄摩高根、格拉兹特,都是深明秩序、纪律对军队的影响和意义的。阿斯摩蒂尔斯几乎是重现了当年席朗?燃烧带领不死大军横推恶魔体系的雄风,危难关头,三大巨头联手,以奥库斯为主导,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建立了新恶魔体系,并以由另外一部分原地狱位面体系世界所形成的新世界为根基。同样因为怀念过去,又因为根本不清楚仓促下统和的混乱的世界究竟有多少层,所以称作无底深渊。

    与无底深渊一起诞生的,还有新恶魔秉持的核心理念:混乱中的秩序。

    魔鬼同恶魔在无底深渊的最上层第一次兵戎相见,这便是鼎鼎大名的血战第一役。

    时间逆流,赫伯隆战役之后1200年,地球所在的位面体系终于抵达终点,也就是黑暗大君的老巢。

    黑暗大君那时绝对是惊诧讶异多于欣喜,那感觉就像是购买的新靓游艇被一场暴风雨卷的不知所踪,几年后却凭着自动导航系统又回到了码头一般。

    当然,这个感觉仅是很刹那的,因为它很快就发现,开来的不是他的豪华游艇,而是敌人的移动要塞。这个时候,席朗?燃烧已经通过600年的时间,攥取而来暗邪一系领袖的地位,连同珀西斯在内的23为死灵君主参与了这次战争,拉开了不死崛起的大幕,而黑暗大君,成为了第一块垫脚石,它在自己的老巢迎来了命运的终焉,恶魔体系的‘当红小生’在这一役中被席朗?燃烧亲手彻底抹杀,永远的从诸位面体系中消亡。

    当时跟随在席朗?燃烧身后的珀西斯见证了那一幕,在很多年后,珀西斯成为5个暗自联合,试图除掉奥库斯的死灵君主的的领袖,事败身亡之前,他复述了黑暗大君临终前对席朗?燃烧的诅咒:你终将变成你最痛恨的存在,恶魔!比往昔者更邪恶、更凶残、更臭名昭著……

    时光再度逆行,那是赫伯隆战役之后第700个年头,经历了500年的群雄争霸,地球世界终于只剩下一个声音,来自席朗?燃烧。臣服或潜匿或死亡,当席朗站在已经黑暗化的世界之巅,永冰之珠穆朗玛,睥睨世界,第一次感觉,物是人非,所有的曾经都消亡在了岁月里。他决定,联系那些翘首以盼的其他死灵君主,干掉那些不肯登上他的战车的所有家伙,他要让已知位面体系的所有暗邪力量都统一在一面旗帜之下,其他存在他不管,但不死一系,只能有一个君王,王中王!

    时光继续逆行,赫伯隆之战后200年,席朗?燃烧终于在地球世界确立了7大势力之首的地位,他的主要势力囊括了欧亚大陆,就连太平洋的海洋世界,基本都是他说了算。能有这样的一个地位,并不容易。席朗?燃烧可以自豪的说,这都是他一手打下的基业,没有靠罗凌一针一线的馈赠。

    时光已经非常接近现在,那是赫伯隆之战第10个年头。罗凌已经离开5年,然而‘深渊反抗’并没有减缓,依然保持在6强度上。以萨菲罗斯为首的恶魔四侯爵以及少数几个存在知道,这是深渊最后的疯狂,因为至少70%的深渊力量已经凝于阿初体内,跟随罗凌一起前往遥远的未知。10年平静戛然而止,新乱世掀开帷幕,这个时候,真神已经多达17位,而席朗?燃烧却不在其列……

    赫伯隆之战后的第三年,遵照之前的协议,黄金炎一族再度流亡,时间是2000年地球时,它们是乘坐原赫伯隆的旗舰‘领土’号离开的,顺便带走了恶魔殿堂。盘角临走时说:我们再回来时,吾王必将苏醒,整个晶壁系的格局将为之改变。

    当时罗凌只是笑笑,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如你所愿。”

    赫伯隆之战后第二年,罗凌完全做好了远行的准备,赫伯隆恶魔们遗留的位面战舰,基本已经分解完毕,大都化作了能量和物质。但留下了七艘,除了‘领主’号,5艘次级位面战舰改造成了移民船,分别以地球五大洲命名,席朗?燃烧在一次和罗凌的对话中戏称:准备去哪里看下一届奥运会?

    也是这一年,老巫妖莫格古格提前结束了服务3000年的契约而获得了自由,他带着以助手‘骨头’为首的一干研究团队,搭乘一艘改造过的位面战舰率先驶向了茫茫位面虚空。罗凌将亡灵圣殿送给老巫妖,并说下了‘今日离别,只是为了他日聚首’的话。

    赫伯隆之战后一年,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斯巴达战机消失了,炎黄战舰消失了,所有的生产体系也消失了,都还原成了能量和物质,堆砌成了一个存在——神国东方。此时的神国已经真正的自成一系,矗立于罗凌恶趣味之下取名的‘小宇宙’中,小宇宙的前身就是进入神器行列的时空之囊,其中包括了空间宝盒、时之沙漏。小宇宙被存放于‘先知’的核心处,这颗看起来像是倍数后的‘黄金核心’的特殊存在就是罗凌为自己准备的远航航船。取名螭水号,螭是龙,水是位面虚空……

    时间又回到现下,罗凌在与赫伯隆一战之后,实力膨胀到了足以轻松铲平地球上所有非己方阵营存在的地步。然而他知道,他眼前所见不过是一茬子韭菜,割掉还会再长,再长长成什么样,那就一点把握都没有了。而他就算想,也没法刨了这些韭菜的根,那至少是造物主才能办到的事。更重要的是,他曾经有过承诺,有些原则是不会改变的,罗凌说过的话,从来都算话。

    依照誓约,罗凌在最终带走了‘人类之种’,在遥远的不知名的偏黄位面体系卵,建立了另一个完全属于正统地球人的世界。

    了却了心愿的罗凌翩然离去,新人类文明在经历了长达5个世代的阵痛后,重新回到了科技轨道上,他们谨记了祖先的遗训,度过了最危险的‘自毁期’,终于将殖民的大旗插遍了新银河系,成为了一个高等文明种族。在XXX年,四艘囚犯航船被流放往银河外宇宙,从而诞生了后来的泰尔然人类,拉开了星际争霸的战争帷幕。

    未能离开地球的幸存者感恩于罗凌所作的贡献,同时大多数人也对罗凌这位草根出身的传奇最为认可,以至于在后来,那几代地球人绝大多数都成为了席朗?燃烧的虔诚信仰者,哪怕席朗?燃烧始终未能成为真正的神祗。

    正是这些被后世称为‘人人如龙,人人传奇’的后神话时代生命,搭建了一个全新却又潜力巨大的信仰核心群,使得席朗?燃烧的威名传播至诸元世界,其声名之广,任谁都无法比拟。那时候他有一个新名字,不死君主,奥库斯。

    不死君主奥库斯,颓废神性,虽然不是神,却拥有足以匹敌真神的力量,他是所有不死生物的掌控者,这一力量是它统和了暗邪系,得到了所有死灵君主认可后而获得的,当他的力量作用于不死生物时,无论在哪里,他都相当于拥有16格神力的强大神祗。而在无底深渊的任何地方,他同样等若拥有16格神力的强大神力,即使离开无底深渊,用神格衡量,他的战力指数仍高达11格神力。

    当1200年后席朗?燃烧与恶魔首开战,他所统帅的暗邪战力以宏大于赫伯隆一战10万倍的规模、向黑暗大君所在的地狱位面体系发动了进攻,这不光是他个人的复仇之战,也是不死崛起的最强音。

    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这股暗邪的毁灭之潮,整个已知位面体系都在不死大军整齐的杀戮战阵下颤抖,在长达700地球年的岁月里,暗邪就是毁灭的代名词,妖天使、白骨军、地狱火、幽奈虫,金属人……曾将暴力毁灭演绎的活色生香的恶魔们、也根本不是那数量恐怖到难以描述,阵列森然到难以描述的不死大军的对手,哪怕战争进行到后期,最后几个支离破碎的地狱位面体系的恶魔、真的做到了精诚团结,上下一心,仍无法和每一战之后战力都会疯狂增长的不死大军抗衡。那是席朗?燃烧个人事业的巅峰,那时,还没有奥库斯,没有阿斯摩蒂尔斯,格拉兹特还在绝望的旅途中等待那幸运的相逢,狄摩高根则在卧薪尝胆……

    传说奥库斯有着极为精湛的炼金术和传奇制造能力,实际上,这正是源自罗凌原本的擅长,准确的说,应该是准神器制造和精通机械。

    炼金术+56,集中+102,手艺(雕刻)+35,手艺(石工)+63,知识(无底深渊)+63,知识(奥术)+124,知识(外层位面)+96,知识(宗教)+84,知识(不死生物)+63,法术识别+119……这些数据化的内容,基本都是准确的,它恰恰体现了席朗?燃烧的两个特点,制造擅长和知识丰富。

    由于奥库斯对灵魂有着相当的了解,所以即使在日后他那可以微弱不计的灵魂神力最终成长为一种特殊技能‘监禁灵魂’,这是其他恶魔所不具备的。

    奥库斯是不死生物的至高主宰,哪怕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人事更迭、很多死灵君王陨落,很多死灵君王诞生,但始终没有一个能够超越他。

    只要奥库斯愿意,所有在他1100英尺内的不死生物和邪恶生物(在无底深渊则是1600英尺)将立刻被迫为他服务。哪怕是其他强大神力控制的邪恶不死仆役也将立刻背叛他们的前主人并转而为他服务。这不但是因为他是当初众君王推举的暗邪领袖,拥有至高冠冕之衔,还与他掌握着海量的变化之力(知识)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奥库斯最被广为人知的宝物就是奥库斯之杖。实际上,这把无与伦比的强大武器的真名是死亡之杖。它的形状是一个饰有黑曜石的镀金权杖,它就是当初他够得神力冠冕之时所持的那根权杖。流银变成了镀金,那特殊的黑曜石却始终没变。后来,这杖的杖头上多了一个人类头骨,无数名贵的宝石装点了这头骨。这头骨据说与一个曾杀死前暗黑八魔将成员的圣武士非常相似。而实际上,不是圣武士,而是圣骑士,那是秦晴的头颅,这个曾在当年被罗凌评价为跟他同一类人的漂亮女人,是无数个为自己的命运而努力抗争、但最终失败的例子的中的一个,她是否死于奥库斯之手,这没人知道。

    谣传奥库斯除了死亡之杖,还有6件神器,实际上也差不多,其中四件就是他当年够得神力冠冕、而获得了神性之种的那几件器物,君主王冠、白骨甲、鲜血披风、储物腕轮。

    奥库斯仅有一次被打败,不是格拉兹特,不是狄摩高根,也不是阿斯摩蒂尔斯,而是卓尔半神力女神克拉温纱丽,绝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为什么克拉温纱丽能做到这一点,这对奥库斯来说都不能算是阴沟翻船,而是一根发丝绊倒了大象,不可思议到匪夷所思。但还是有少数存在知道,克拉温纱丽的前身就是席朗?燃烧的两个女人中的维罗妮卡,在获知这个信息的前提下,再展开联想,原本的不可思议也许能够找到缘由。

    奥库斯曾在罗凌离开地球后4000年试图找寻艾美拉,他对‘源’相当惦记,因为据他推算,‘源’就是地球所在的位面体系的法则蓝本,掌握了它,奥库斯就能成为真神。

    然而,艾美拉世界那时已经彻底消失,直到许多许多年以后,奥库斯才听到了一个消息:在晶壁系某个遥远的地方,有个位面体系非常的别具一格,那里的神祗称作仙人,而仙人的领袖,是一个叫鸿钧的圣人……

    当时正在扮演一名术士在印记城的红龙酒店喝酒的奥库斯险些将嘴里的酒业喷出,因为他清楚,诞生自地球的远古仙道一族,并没有鸿钧这个圣人、也没有盘古、女娲,鸿钧等存在,这些人物不过是后来一个叫华夏的人类文明中所产生的神话传说,于是很容易的,他知道了这个鸿钧究竟是谁。

    朱丽华、维娜,曾经将初到艾美拉的罗凌当儿子叫的那一位,最终都没能走进罗凌的家庭。她最终选择了在罗凌时空术技大成的一件作品中等待他的爱人,西格玛,她说这里有无数个门,我的爱人终有一天会从这里经过。她就是痛苦女士,而那件作品就是印记城。

    或许是因为早年被追杀四海为家的关系,奥库斯喜欢漂泊、喜欢旅行。又或许是因为在他记忆最深刻的早期生命中,扮演不同的角色生活、战斗的记忆太过难以忘怀,奥库斯旅行,往往会扮作不同的角色,来增加一些乐趣。他救过很多人,也杀过很多人,他有着极恶的声名,但他对自己的信徒,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他死中求活的本事无人能比,所以在陨落之后,仍能再度崛起。

    等待,漫长的等待,奥库斯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不论好坏,不论正邪,不论秩序与混乱,他至起码说话算话,他曾说过,有一天一定回归,那么他就一定会回来。

    一副兽人皮囊,化名耐奥祖的奥库斯端起酒杯,向酒吧里形形色色的酒客道:“这一杯,我请,敬明天……”

    (全文完www。Freexs。CN)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