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末日机甲风暴 第280章  抛弃世界的少女与少年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这样就行了——”欧阳雪挥了挥手,链接通道的魔法阵慢慢的失去了原先的颜色,欧阳雪的嘴角弯成了新月状的模样,对于欧阳纯白的答案,光是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欧阳雪就再清楚不过了。

    【夏娃】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帮助那个脆弱的欧阳雪完成她的愿望,用【夏娃】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其实【夏娃】也问过自己,如果说苏诺亚是利用欧阳雪的名字占有了欧阳雪的弟弟,自己除去她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那么自己这么做是不是也算是和苏诺亚是一丘之貉了呢。

    结果【夏娃】自己用一句话就将自己说服了——

    我就是欧阳雪,使用这具身体的话,当然是什么问题也没有咯。

    就是给予自己的答案

    因为自己就是欧阳雪,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欧阳雪笑了起来,看着眼前什么都没有的虚无,【伊甸】在她的手中已经完全变了样子,本来可以算的上是龙城地标性的建筑现在已经被一层黑暗所笼罩,【伊甸】的正上方,由于【夏娃】的力量所扭曲的空间开始形成一个巨大的,如同黑洞一般的东西,放佛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伊甸】里的一切都变成了水晶的一部分,欧阳雪细心的将一切都变成了水晶的模样,只有这样,欧阳雪才觉得这是离那个欧阳雪的目标又再进了一步。

    只要可以再前进一步,就算是毁掉这个世界,【夏娃】也不觉得有什么,因为一切,都是为达目的的一种手段罢了。这就是欧阳雪,现在的欧阳雪,可以说拥有一切的欧阳雪,欧阳纯白真正的姐姐。

    “那么这样做就心满意足了吗?”一个声音悠悠的在她的前方响起。【亚当】,唐亚当那张始终看上去都不像是一个最终boss的脸出现在欧阳雪的面前。

    “那样的话,干嘛要让我再次复活。我应该早就去和冥河的摆渡者问声好了吧。虽然说现在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时代,就算是能限制住你的先知现在也转变成了你能力的一部分。我的再次出现似乎没什么重要的意义。”

    不是唐亚当。因为说话的语气完完全全是之前哪个君临天地般的【初始之王】,但是在【夏娃】的面前,他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就不知道躲藏到哪里去了。

    欧阳雪的视线在男人的身上来回扫过:“我答应的可不是你……”

    嘲笑般的声音。

    “你占据这个身体的时间也太长了吧,是时候将它还给他本身的主人了!“

    四片水晶构成的翅膀以光速般的在欧阳雪的身后展开。被复活的亚当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欧阳雪到底要做什么,她应该是想将自己从这个身体里驱逐出去。

    哗啦——

    在欧阳纯白等人的面前【初始之王】多多少少还保存了一些实力,当白色的翅膀张开之时,【亚当】的”初始之剑“已经紧握在右手中,不带有片刻犹豫的朝着【夏娃】劈砍过去。

    轰——

    放佛是天地初开之时的那股气势,

    “这一次,我不会再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你!”

    雷霆之势里夹杂着【初始之王】的怒吼。

    这一剑的威力可见一斑,就算是【夏娃】力量幻化出的水晶也在这雷霆之势里开始破碎。

    最初的王

    和最初的女王。

    “不要把我说成那样的女人,我到底哪里——操纵你的命运了?”欧阳雪虽然神情严肃。

    呼——

    身后的四只翅膀猛地张开到极限的状态,手中出现和欧阳纯白一模一样的双剑,只不过着双剑的颜色都是白色的。如同白玉一般的精细、

    挣——

    欧阳雪不出意外的挡下了,白色的双剑似乎发出了一声咆哮,将初始之王的剑牢牢的卡住了,但是身后欧阳雪为自己用水晶构建起来的床和王座在这巨大的冲击中无声的化为粉末。

    “你不是我的对手哦,当时不是,现在依然不是!”【夏娃】笑了起来,“仅仅是剥夺了你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力,你至于这么生气吗?还有我说的没错吧,他的身体并不属于你。”

    白色的双剑架住了初始之剑开头最强大的一击,就这一击就让这伊甸最大的房间变得满目疮痍,但是刚才被“初始之剑”破坏的周围的气息,又开始回到了【夏娃】掌控之下,

    也就是说【亚当】之前那一击的主动权现在又开始在慢慢的回到【夏娃】的手中。

    “仅仅是只有这种程度吗?那可是要比当时的你还要弱的啊……”欧阳雪一边笑着一边就将【亚当】的剑往回逼,“怎么,你现在对我的还是深深的那种恐惧么?”

    【亚当】暗暗的向手中的剑使力,也不去回答欧阳雪的问题。

    当——

    【夏娃】将初始之剑弹开,再次近身逼迫【亚当】,男人皱起眉头,他没有想到的是,同样是利用别人的身体,但是【夏娃】的意志似乎和哪个女孩达到了高度的一致,而自己似乎还“不习惯”这个身体,有力使不上的感觉。

    “看来,已经做好觉悟了嘛。”欧阳雪开心的舔了一下自己干燥的嘴唇,“想试一试我的愤怒么?”

    【亚当】感觉到不妙,回身后撤的同时,初始之剑依然夹杂着雷霆之势朝着【夏娃】的头顶劈去,人类最初的男人和女人,没想到之间却是这样的利害关系,让人有种神话里都错了的感觉。

    “你还真是喜欢这个孩子啊。”【亚当】的凌厉的攻势看上去已经被欧阳雪全部化解,但是至少在气势上他还没有输

    “不是哦,那是因为你这样站在我面前的话,我会十分讨厌的,”【夏娃】身后巨大的白色羽翼扇动了一下,【亚当】就感觉自己的脸上被人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整个人倒飞出去。

    “想将这个世界建造成你所希望的样子,是吗?”似乎在自言自语,欧阳雪缓缓的向前走着,“那么,建造成一个怎样的世界呢?没有【夏娃】的世界吗?那样的话,我怎么可能允许嘛?”

    看上去就是二十来岁的少女,但是说出去的话却不免让人后背生寒。

    “看来善恶之果给你带来的改变实在太大了。恐怕连你自己都没意识到吧,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嗯,说的也是,本来看在你那么追杀小白的份上,我是连将你丢回次元的心情都没有,干脆就在这里就地正法好了,但是我心情不错,所以就算了!”

    【夏娃】突然将自己的视线别了下去,

    “虽然这么对你做很不公平,阿当加达蒙,但是为了小白,就算毁掉这个世界我也无所谓!”

    下个瞬间,【亚当】的视野就被白色全部占据了。那种近乎无暇的白色。

    “哈……哈……”白色的光芒之后,“亚当”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像之前是做了一场噩梦,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初始之王”了,而是那个“文弱”的唐亚当。

    “你……终于回来了呢……”欧阳雪伸出手轻轻的捧起唐亚当的脸,唐亚当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有些畏惧的眼神和欧阳雪那看上去十分温柔的眼神。

    “欧阳……雪?”似乎很艰难的才吐出这个名字,或许唐亚当也知道眼前这个女性并不是自己中意的那个女孩。

    “嗯……是的哦……”欧阳雪开心的笑了起来,“不过呢,大概呢,我不是你想找的那个欧阳雪,但是呢,我才是真正的欧阳雪。”

    欧阳雪说着就站起身来,看着唐亚当。

    “如果你想见以前的那个你喜欢着的欧阳雪,我是没有任何意见,而且只要你肯帮助我的话,我就可以让她好好的出现在你的面前……”

    欧阳雪一边说着一边露出新月般的笑容。

    “要怎么办?”苏诺亚看着坐在沙发上用手撑着额头的欧阳纯白轻声的问道,其实就算不问欧阳纯白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苏诺亚发现自己突然像个妻子一样正等着丈夫做出重大的判断一样,

    妻子?

    一想到这个名词,苏诺亚的脸上火辣辣的。之前还是姐姐的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和欧阳纯白没有什么关系的路人,如果非要把自己和欧阳纯白联系上的话,那么大概也就是“对我很重要的人”这一种称呼了。

    因为没有姐姐这个称谓了,因为失去了这种身份了。苏诺亚图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了,失去了欧阳这个外衣,苏诺亚一下子没有办法面对自己,失去了一切的自己到底应该以什么身份站在欧阳纯白的身边呢,难道仅仅是作为“欧阳雪事件的始作俑者”或者是“曾经是欧阳雪的这个女人”这样的身份介绍自己。

    总之不是苏诺亚。

    还没有习惯用这个名字与别人交流。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欧阳纯白没有回答苏诺亚的问题,而是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苏诺亚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就看着欧阳纯白的背影她说不出口,因为不再是姐姐,所以好像就连说话的立场都没有了。

    大概就是现在苏诺亚的心情。看着欧阳纯白的身影消失在房门背后,苏诺亚呆呆的看着魔王房间里那厚重的门,咬紧了嘴唇。

    “没事的。虽然这样说会看上去有些不妥。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欧阳茉莉放在苏诺亚肩膀上的手的力量稍稍的加重了不少,苏诺亚知道欧阳茉莉想用这种方式来给她打气,但是自己现在的脑子里还是一片乱麻,刚才的脑海里还想不到这些事情,现在的脑袋里这些事情一股脑的全部跑了出来,让她去说,必须去说,

    如果现在不和欧阳纯白将这些话都说清楚,以后恐怕,恐怕几个小时过后自己就该后悔了。

    她走到了欧阳纯白的房间前,

    站定——

    欧阳纯白关上房门之后一个人靠在房门上,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多少个选择,这实在太难了,就光是去接受这个事实就已经耗费了欧阳纯白全部的精力。

    原来欧阳雪一直说要毁掉这个世界寻找世界的真相就是这个,

    原来欧阳雪一直惴惴不安的原因就在这里,

    原来自己的亲生姐姐为了自己居然做到了如此“残忍”的地步,虽然欧阳纯白的认知已经超出了常人,但是这依然是欧阳纯白所无法认可的事情。

    “那么你想要怎么做呢?”一个听上去是那样苍老的声音在欧阳纯白的脑海里炸响,那是欧阳纯白许久都没听到的声音了。【烛阴】的声音。

    “不知道。”欧阳纯白小声的说道,“我甚至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梦,但好像掐自己,这个梦也不会醒来……”

    “其实要怎么做你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内心无法承认罢了。”【烛阴】的声音听上去好像还带着嘲笑一样,

    “因为我什么也做不到……”欧阳纯白呆呆的注视着自己的脚尖,欧阳雪的问题的答案再明显不过了,一种油然而生的恐惧感从欧阳纯白的心里突突的往外冒,他知道他不是欧阳雪的对手,而且如果那真的是欧阳雪的话,欧阳纯白的心里还是对着姐姐诶有着深深的眷念,如果那真的不是欧阳雪本人的意志的话——

    “还抱有着这样想法的你不是觉得很可笑吗?”【烛阴】哼了一声,恐怕现在的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成什么样了吧。

    欧阳纯白抬起头来,不明白烛阴说的这话的意思。自己的右瞳不受控制的亮了起来,然后在欧阳纯白的面前亮起了一道金色的魔法阵。

    “这是——”欧阳纯白的心猛的紧了一下。

    映入自己眼帘的是普通民众满脸恐惧的表情——因为最直接的就是,浮空城的高度下降了,本来使用通道连接的地城和浮空城的通道已经完全被破坏殆尽了。与此同时,龙城上空出现了巨大的魔法阵,黑紫色的魔法阵缓缓的旋转,让人有种心头发颤的感觉,而且龙城地城的建筑,地面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造成了损坏。

    “为了你,她可真的能毁掉这个世界的。”【烛阴】的声音。

    “那种事情……你怎么知道的?”欧阳纯白问道。

    “再简单不过了,其实我的目的也是打算利用你的身体重新构建这个世界的,因为这个世界一开始就偏离了轨道,但是因为找不到始作俑者才一直让我的计划搁置下来,这里的世界,怎么可以让外来的神如此放肆呢,如果不能将【夏娃】的梦境粉碎,你的姐姐回不来,这个世界也同样会完蛋的。”

    欧阳纯白沉默了。

    “你只是,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内心罢了。”【烛阴】沉声说道。

    “我——”

    正当欧阳纯白要开口的时候,门外传来的声音让他一愣,”小白……对不起,“苏诺亚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虽然不再是欧阳雪的身份,但是欧阳纯白不知不觉中还是把她当成了欧阳雪,“欺骗了你这么长时间,我知道用对不起的话根本没有办法表达什么,而且,还害叶言遭受意外,我已经……没有办法再面对你了。”

    苏诺亚的声音颤抖着,强忍住心里的那种激动。

    “但是,如果我的死可以换来什么,我一定会去做的,因为我不想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的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事情发生,而且发现自己不再是欧阳雪之后就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但是……”苏诺亚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起来,“虽然知道这么说很无耻,但是我就是想待在小白的身边,姐姐什么的都无所谓了,我发现我最喜欢小白了,如果让小白为了我甘愿去做‘魔王’这件事,我是怎么样都不会应允,最——最喜欢小白了!”

    这样就算自己依然什么都没有也觉得不是那么很上心了,

    至少压在心里的石头不见了、

    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那个少年,那个时候作为欧阳雪,这个时候作为的是自己。原原本本的自己。

    门是过了很久才开的,看到欧阳纯白那张有些蓦然的脸。苏诺亚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姐姐……”欧阳纯白的声音让苏诺亚整个人猛的一抖,放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分明听见了欧阳纯白叫了那个名字。

    因为自己一直低着头,直到听见欧阳纯白叫了姐姐才猛的抬起头来,不过刚抬起头来,就被欧阳纯白一下子抱住了。

    “对不起……”欧阳纯白的声音钻进苏诺亚的耳朵。

    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就太对不起现在一直支持着他的人了。如果就这样消沉下去,对于苏诺亚来说岂不是更难受。而且知道待在自己身边的一直都是苏诺亚也让欧阳纯白的心态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最喜欢姐姐了——

    如果说现在的话,苏诺亚扮演的欧阳雪才更附和欧阳纯白记忆中欧阳雪的形象。

    或许不能说扮演,因为那个时候的苏诺亚的记忆被【夏娃】所弄混乱了,她似乎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欧阳雪。

    “我必须,把欧阳雪夺回来……所以你也要一起去吧!”看着欧阳纯白真诚的眼神,苏诺亚自然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苏诺亚就这样鬼使神差的突然将自己的脸凑了过去,堵住了欧阳纯白的嘴巴。

    “唔!”欧阳纯白刚才还很严肃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真想永远都做欧阳雪啊……”苏诺亚小声的说了一句。

    “但是如果那样的话,你们就不可以结婚了哦。”云溪的声音从后面懒洋洋的传过来。

    “什……什么……那个……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就是……”

    一阵手忙脚乱,苏诺亚像个企鹅一样双手在身边不停的拍打着。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

    就应该一如既往的向前。

    紧握住世界走向的少年少女们,即将展开最后一次厮杀。

    龙城的面目全非让欧阳纯白的心头颤抖不已,【夏娃】看来不像是闹着玩的,如果欧阳纯白真的拒绝的话,看来这个世界真的要危险了,这句话是一点都不假的。

    “突然有点害怕啊。”欧阳纯白握紧了苏诺亚的手小声的说道。

    “是吗?我也是。”苏诺亚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现在和欧阳纯白走在一起,突然让苏诺亚有种情侣的感觉。心跳居然还有些微微的加速。明明之前还一直是姐姐的说。

    浮空城——

    在欧阳纯白和苏诺亚踏上浮空城的一刻起,就已经发现了欧阳雪,他们惊讶欧阳雪居然不待在【伊甸】里而亲自出来了,而且还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边。

    ——唐亚当。

    “你不是——”欧阳纯白看着唐亚当有些意外,在最后的较量中,唐亚当确实请求欧阳纯白杀了自己,如果不那样做,就没有办法结束这该死的轮回,不过看样子结果并不如人愿。

    “他是按照我的意志复活的……”欧阳雪代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欧阳雪那纤纤的玉手伴随着她的回答缠上了唐亚当的肩膀。欧阳纯白就感觉自己的心里咯噔一下。

    “生气了?”欧阳雪连这个都立马注意到了,“看来你果然还是最喜欢姐姐的了。就算你今天带着这个女人来,我也一点都没有生气。”

    欧阳雪将手收了回来。

    “因为唐亚当的关系,我才留了你一条小命,如果你肯将弟弟还给我,我也就将亚当还给你。不过你就是不想还大概也是不行的。”欧阳雪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诺亚,那眼神里喷出的火都要将苏诺亚烧死。苏诺亚这一次没有将头偏过去。而是和欧阳雪的眼神对上了。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要征求小白的意见,因为……因为……因为我是他的姐姐!所以才不会将他交给你,你不是欧阳雪,你是【夏娃】而已。”苏诺亚声音颤抖着的理直气壮的大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轰——

    身后出现的巨大光翼已经完全显示出欧阳雪的愤怒,比前一次,更加的更加的要愤怒。

    “你还真敢说呢!”欧阳雪狠的真是咬牙切齿。

    “住手吧,姐姐……”之前一直面无表情的欧阳纯白突然这样说道,周围的气息也就这么的不稳定起来,好像【夏娃】的能力更容易受到情绪的左右。

    “小白?”欧阳雪露出了期许的表情。

    “将这一切都停止吧,毁灭世界什么的,又不是在开玩笑。”欧阳纯白似乎还在挽回,用最后的机会去挽回。

    “可以哦。”欧阳雪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我不是早就说过了么?我要和小白永远在一起啊,但是为了唐亚当,所以我才不打算让这个女人从这个世界上除名而已,难道他不应该感谢我吗?”

    欧阳纯白的肩膀颤抖了一下:“不要把命说的这么不值钱,难道姐姐你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

    或许这个问题是一直是欧阳纯白想问的。

    “这个嘛……”欧阳雪像是在思考一样,“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讨厌呢,明明是那么喜欢自己弟弟的姐姐却不能和弟弟在一起,居然还有什么诅咒一说,我呐,看不惯哦,看不惯所以就要改变,弟弟本来就是属于姐姐的东西嘛……不对吗?”

    “这样啊……”欧阳纯白笑了起来,那种疼到心里的笑声。欧阳纯白突然向后退了几步,“你终于说出了吧。你根本就不是欧阳雪,你只不过是看不惯那样的事情趁机占有了我姐姐的身体罢了,【夏娃】!”

    铮——

    开战宣告,欧阳纯白的金色和白色的双剑已经被欧阳纯白拿在了手中。

    不过欧阳雪倒是没有一点担心的模样,欧阳雪看着自己的弟弟:“虽然说我是帮助她完成心愿才得以出现的【世界的楔子】,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果我死了,你的姐姐也会死,不过那样的话你可以接受吗?而且现在诅咒似乎已经转移到你身旁的女孩子的身上,如果不依靠我的话,她肯定会死掉的哦。”

    似乎还以为自己胜利了的夏娃这样说道。

    “那种事情,总是要得到验证之后才知道吧——”说着,欧阳纯白就已经冲了出去。

    二对二的战斗,

    就算是苏诺亚,等于同样拥有夏娃力量的苏诺亚和唐亚当的战斗并不落下峰,战斗刚开始就变成了欧阳纯白对欧阳雪,苏诺亚对唐亚当的战斗。

    “为什么要帮助她?”用力挡开唐亚当的“初始之剑”。

    “没有原因,因为欧阳纯白抢走了我最心爱的女孩而已。”唐亚当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波澜。

    “你……”苏诺亚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另一面,

    黑色的翅膀和白色的翅膀在空中交错,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欧阳纯白手中的双剑和欧阳雪手中的双剑对攻着,以肉眼无法辨识的速度划过上空。

    “为什么不肯答应我,小白!”欧阳雪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我答应的是欧阳雪,不是夏娃……”金色的剑居然挥动出连【夏娃】都跟不上的速度,欧阳雪出现了一丝慌乱,黑色的长发被切掉了几根。

    “不错嘛,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赢过我!”欧阳雪身后的巨大的白色光翼突然收拢,将欧阳纯白整个人弹飞出去。不过欧阳纯白只是调整了一下姿势立刻再次发起攻击。

    “说别人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想过自己就是那样的人,占有着别人的身体,还说出那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想想看就觉得好笑。”欧阳纯白再一次把夏娃逼退,“把我的姐姐——还给我!”

    金色的长剑又一次堪堪的划过欧阳雪的脸颊,欧阳纯白飞起一脚踢中欧阳雪的小腹,欧阳雪整个人倒飞出去。

    “把我的姐姐换回来!”欧阳纯白浮在半空中,冷眼看着欧阳雪。

    哼哼哼,哼哼哼。

    欧阳雪发出一连串的冷笑。

    “本来,本来姐姐我是一直最爱着小白的,所以小白说什么我都不在意,一点都不在意,因为小白呢,小白呢是被其他人所蛊惑了,所以那根本都不是小白……”欧阳雪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狰狞起来。

    “伤害别人的人一定要付出同等的代价,明明——明明知道姐姐最喜欢的就是你,明明就算粉身碎骨背叛这个世界也要爱着你,即使饱尝诅咒之火也想着是你,但是——小白,你太让姐姐伤心了!”

    欧阳雪的整个人发出耀眼的光芒,那种光芒让周围的一切都暗淡下去,看样子欧阳雪是真的要动真格的了,不过依然看不到欧阳纯白的脸上有什么表情的变化,

    “即使这样【夏娃】,不是欧阳雪。”

    “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欧阳雪!你这不听话的孩子,必须要给予你惩罚才行呢!”欧阳雪整个人朝着欧阳纯白冲了过去,欧阳纯白感觉到前面的是一颗巨大的能量体朝自己飞过来,那种巨大的压力感,让他连举起双剑的动作可能都做不到。

    但是——

    “这就足够了——”欧阳纯白看着空中飞向自己的精灵,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安静的笑容,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等到欧阳雪,【夏娃】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突然发现精心设计了这一切的自己就和笨蛋一样,

    欧阳纯白真的回到他的身边来了。

    欧阳纯白像是要抱紧她一样张开双臂,欧阳雪的双剑已经化成了一道光芒贯穿了欧阳纯白的胸口。

    “小白!”【夏娃】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麻,她不理解欧阳纯白这到底是要做什么,自己的剧本里根本就没有这一幕啊。

    到底怎么了?

    欧阳雪大吼着。

    欧阳雪完全不知道怎么办,脑袋里突然生疼,有什么东西要醒过来了。

    是欧阳雪本来的意志吧。

    “小白!”苏诺亚和唐亚当也同时停了手,而苏诺亚则是第一时间赶到了欧阳纯白和欧阳雪处,“你!欧阳雪!”

    说着黑色的镰刀就朝欧阳雪的背后袭来,因为是抱住欧阳雪的状态,所以欧阳纯白一下就抓住了苏诺亚的镰刀。

    “小白!”苏诺亚都快要哭了。

    欧阳纯白摇了摇头,嘴角的鲜血慢慢的滴了下来。

    “姐姐……我死掉的话,你再对这个世界做出什么也就没有意义了……所以,放弃吧,不知道你是【夏娃】还是欧阳雪,但是我突然想明白了,你其实和苏诺亚一样,只是想保护我而已,只不过你用的方式错了。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权利。”

    “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欧阳雪紧紧的抱着欧阳纯白的后背。

    “所以放弃吧,姐姐……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欧阳纯白把头轻轻的放在欧阳雪的肩膀上,在欧阳雪的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

    握住镰刀的手突然垂了下来。

    “小白!”

    【夏娃】的惨叫声响彻整个世界。

    周围的光一时间淹没了整个世界。以光一般的速度。

    尾声——

    该醒来了,这个梦境,因为太过于疼爱弟弟的梦境。

    “姐姐……姐姐……”躺在床上的十五、六岁的少年小声的喊道,一位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女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这里是医院,少年刚出了车祸右腿有些骨折,不过万幸的是,如果不是他的姐姐及时拉了一下,少年恐怕连命都没有了。

    “嗯?”少女哼了一下猛的惊醒过来,“小白?你醒了?”

    看着少年点了点头,少女常熟了一口气,然后突然坐到少年的床边轻轻的抱住少年:“姐姐呢,刚才做了一个梦,里面也有小白哦。最喜欢小白了……”

    一边说着手上一边加重了力量。

    “我也做了一个梦,可是里面没有姐姐哎。”少年小声的说。

    “哦?”

    少年低下头去偷瞄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背。很可惜,那里没有出现所谓的咒印。

    我也……最喜欢姐姐了。他默默的说道。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