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权色生枭 第316章 鸿门宴(五)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西楚项氏子弟从小就被灌输复仇的理念,他们在项梁和项伯的督促下从小就被高人传授高超的剑术。而作为项氏子弟中的佼佼者,项庄更是一个剑术非常了得剑客,深的项梁和项伯的器重,才会将他放在项羽身边,保护项羽的安全。而且,项羽对项庄也很有信心,认为以项庄的武力,即便是不能胜赢高,要跟赢高打成平手也不是问题。

    只是项羽似乎已经忘记了他手下的第一猛将龙且的死,是被赢高一槊挑飞了头颅。

    然而,即便是项羽记得龙且死于咸阳城下,他也本能的觉得龙且不可能是赢高杀的,通过当初在会稽跟赢高交手,他很清楚赢高的武力。

    项庄凝聚了全身的力气,连同他的怒火全部集中的长枪上,想要一枪刺穿赢高,杀向赢高时全身杀气腾腾,就像一个凶神。

    赢高面对项庄的雷霆一击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冲向自己的项庄,即便是项庄跟他距离只剩下十步,他也没有动,他只是紧紧的握住了“虎牙”马槊。

    十步

    八步

    项庄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越来越浓,早已覆盖到了赢高的身上,赢高依然不动。

    六步

    三步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项庄的攻击范围,项庄的目光已经锁定赢高的咽喉,赢高依然不动,静静的注视着项庄。

    两步……

    项庄在战马权利冲锋之际,长枪狠狠的刺向了赢高,快,狠,准,他将这三个要素运用到了极致,长枪就像闪电一般的射向赢高的咽喉。

    然而,赢高却没有理会长剑的攻击,他只是轻轻一侧身便躲过了项庄长枪的一击必杀,目光紧紧的盯在了项庄的左手上。

    突然,就在长枪刺穿的一瞬间,项庄左手的长剑毒蛇般刺穿,以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刺向了赢高肋部。依然是快、狠、准,只是比长枪的速度还要快,比长枪攻击还要准,比长枪的一击必杀还要狠。

    这才是项庄真正的杀手锏,刚才的长枪的一击不过是他想吸引赢高的注意力而已。

    可是,项庄却不知道赢高早就知道了他的绝技,对长枪的攻击不为所动,等的就是他长剑的一击。

    赢高见项庄的长剑刺向了自己的肋部,他一声大吼,绝影战马生生从原地腾空而起,手中马槊以力压千斤的力道刺向了项庄的咽喉。

    项庄已经将全部的力气都花费在这凛冽的一剑上面,全身的力气早已集中到了手臂上,现在面对赢高的一记绝杀,他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赢高的马槊刺向自己的咽喉。

    而且,赢高的这一击继续了强大的力量,速度之快也不是项庄所能抗拒的。

    所以,就在台阶上项羽喊出,“小心——”之时,赢高的马槊已经刺穿了项庄的咽喉,“噗嗤——”的一声,项庄的头颅被赢高一槊刺飞,他的无头尸体喷涌出一股热血,尸体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赢高一槊挑飞了项庄的头颅。

    全场寂静无声,大家都被赢高的一击必杀给镇住了,够血腥,够残忍,够狠辣。就连项羽身边的项伯和范增久经世事的人也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有项羽双目中怒火在燃烧,狠狠的盯着赢高。

    赢高不惧项羽凛冽的像刀子一般的目光,藐视一般的看了项羽一眼。“砰——”的一声,他狠狠的将马槊插在青砖铺成的地上,快速跳下马背,拔出腰间长剑,杀向了台阶上的项羽。

    项羽也不含糊,就在赢高将马槊插入地下之际,他长剑已出鞘,杀向了赢高。

    “铛——”两人同时冲向对方,在台阶的中央两剑相交,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只是赢高的力量逊于项羽,项羽有占了高出的优势,赢高被这一剑震的向后退了两步这才站稳。项羽久经沙场,岂能放过这个机会,将手中的长剑狠狠的一剑一剑的砍向赢高。

    “铛铛…”

    项羽连续砍出了七剑,赢高硬生生的接了项羽七剑,身体也向后退了十四步,这才稳准身形。

    然而,这时他已经被项羽逼下了台阶,嘴角流出了内腹被震伤后的鲜血。

    项羽看到赢高已经受了内伤,嘴角露出了一抹愉悦的笑意,不及给赢高喘息的机会,他手中的长剑以一种近乎于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刺向了赢高。

    这是将长剑的刺杀速度发挥到极限的绝世一刺,赢高想要躲避,非常困难。只是赢高不能躲避这一剑,他就只有一死。久经沙场的项羽,他刺出一剑,岂能有刺偏的道理?

    所以,“噗嗤——”的一声,长剑狠狠的刺进了赢高的胸膛。

    大殿前的气氛变得阴冷,空气已经凝固,让人难以呼吸甚至要窒息。

    殿前的各路叛军首领、刘邦和樊哙等沛县子弟,白伤和青峰骑、韩谈和东厂厂卫,东厂十大供奉都没有想到,赢高就这么轻易的被项羽一剑刺穿了胸膛。

    可是,就在他们被震的难以启齿之际,他们也看到刺穿了赢高胸膛的项羽脸上没有胜利者的喜色,而是布满了受辱之后的愤怒之色。恰恰相反,他们在被刺穿胸膛的赢高脸上看到了淡淡的笑容,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赢高的这一份笑容,在他被项羽长剑刺穿胸膛的这种气氛下,显得非常妖异。

    刚才还在为项羽击杀了赢高项伯和范增等人看到赢高的笑容时,他们脸上的欣喜的表情凝固。因为,他们清晰的看到一柄长剑横在了项羽的咽喉,紧紧的贴在项羽的喉咙处,划破了项羽的脖劲,流出了一缕热血,而只要长剑再稍微一动,就能割断项羽的咽喉。

    再看握这柄长剑的手时,他们清晰的感受了一股寒意,发自内心深处的寒意,他们知道这一战项羽败了。

    赢高用自己结结实实挨了项羽的一剑换来了现在的局面,他的长剑架在了项羽的咽喉迟。

    这才是赢高的聪明之处。

    他知道自己不管怎么跟项羽怎么厮杀,即便的战到只剩下最后一滴血,以项羽的秉性,他都不可能认输。唯一的办法就是生擒项羽,让这个从未一败的屠夫感到胆寒,才能迫使他认输低头。

    所以,赢高才会想出这么一处计划,他跟项羽的决斗才会出现眼前的一幕。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不怕死。

    然而,谁又曾感受过当你剩下最后一口,只能静静的等着死亡临近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呢?

    就像蚕在吞噬桑叶一样,慢慢的蚕食,只能听听沙沙的声。

    所以,死很简单。

    可是,用死前的恐惧一点一点吞噬你的灵魂,这是谁都难以忍受的。

    项羽不怕死,只是当赢高的长剑贴在他的咽喉,很轻轻的一分一分的划入他咽喉的肌肤时,他身上的热血一滴一滴的流出时,他才真实的感受到了什么是死亡,死是多么的痛苦。

    “你败了!”看到项羽露出了不同察觉的对于生命的怜惜,赢高冷冷的说道。

    项羽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赢高一眼,轻轻的松开了握住的已经插件赢高胸膛的长剑。

    “啪——”项羽认赌服输,硬生生跪在了地上。

    大殿台阶闪的各路叛军首领看到项羽都跪了,他们也立即跪在地上,高声呼喊道,“参见陛下——”

    到了这个时候,赢高才松了一口气,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自己身体里的长剑,将它仍在地上,高声喊道,“请陛下——”

    话音一落,韩谈便扶着扶苏走下了青铜大车。

    看到赢高胸口的鲜血,大秦皇帝扶苏疾步上前就要查看他的伤势,却被赢高阻止,“陛下——请——”

    大秦皇帝扶苏的脸色一变,想说什么,可看到赢高坚毅的脸庞和坚定不移的目光时,他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缓缓的一步一步的登上了大殿前的台阶。而作为大秦皇帝扶苏身边的两为重臣,赢高和蒙毅分别走在扶苏的两侧,陪着扶苏登上三十多阶的台阶,步入了大殿。

    “滴答——滴答——”

    赢高每上一步台阶,他胸口伤口出流出的鲜血就滴在台阶上,溅出一朵绚丽的血花,可他身体依旧挺拔,步履沉稳的跟随扶苏步入了大殿,让跪在地上的各路叛军首领看得心惊不已。

    他们也听说过大秦武信君,现在的信王赢高是一个像始皇帝一样坚强的男人。只是对于这类传说,以前的他们是怎么也不肯相信,然而,今天他们见到了赢高刚才强硬的表现,他们才相信了传言的真实性,只能低声叹息自己的运气不好。

    大秦皇帝扶苏走进大殿坐在了设在中央的高位上,殿外的各路叛军首领才在韩谈的传达中依次步入大殿,又给扶苏行礼完毕,这才落座。

    面君大礼完毕,和谈便开始!

    有了刚才跟项羽的一战,赢高为大秦赢德尊严,使得各路叛军首领都不敢轻视大秦皇帝扶苏。所以当大秦皇帝扶苏宣布由陈平和刘邦人主持和谈时,各路叛军首领都没意见,项羽也只是冷哼一声,沉默不语。

    没有了生事者,和谈会商进行的非常顺利。

    当陈平说出了扶苏和赢高、蒙恬等人早已规划好的封赏土地和爵位时,各路叛军首领都没有意见,都是欣喜不已的接受了大封的封赏。

    因为,大秦皇帝扶苏很慷慨,封给他们的土地要比他们现在拥有的还有多,赏给他们的爵位也是王爵,能够比肩现在在彭城的楚怀王,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当即,有不少叛军首领立即身上,向高位上的大秦皇帝扶苏施礼谢恩。

    大秦皇帝扶苏问清楚他们的情况,就立即让跟随身边的博士草拟诏书,当诏书起草完毕,检查无误时,他便亲自填上了他们的名字,再盖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玉玺,将册封诏书颁给了这些人。

    看到同伴拿到了册封的诏书,只是一瞬间就成了大秦的诸侯王,其他的叛军首领也不敢落后,纷纷起身上前向扶苏谢恩。

    大秦皇帝扶苏自然不会吝啬他的锦布和墨汁,将他们的名字填在诏书上,盖上玉玺,将诏书颁给他们。

    仅仅不到两个时辰,大殿内之前还是叛军的大家现在除了项羽之外都成了大秦的诸侯王,而且还是从叛军首领一下子变成了名正言顺的一方诸侯。

    大家相互诸侯,彼此道谢,欢笑不断,欣喜不已。

    只有项羽没有谢恩,大秦皇帝扶苏也没有当即给他颁下诏书。

    项羽脾气倔,第一次跪拜扶苏是因为他跟赢高的赌注输了,他是愿赌服输。现在跪拜扶苏,是等于向扶苏摇尾乞怜,他怎么能愿意呢?

    只是形势逼人,两个时辰之前的各路叛军首领还跟他站在一个立场上要反秦,现在他们却成了大秦的诸侯王,他们要守秦。

    面对这样复杂的形式,容不得项羽孤傲,项伯便立即起身,向扶苏谢恩。

    项伯在项羽大军的地位仅次于项羽,是西楚项氏中话语权最重的人,他亲自向扶苏谢恩,大秦皇帝扶苏也不在刻意刁难西楚项羽,封了项羽为项王,让他都彭城。

    项伯感激涕零的躬身领命。

    至此,跟叛军首领的和谈也落下帷幕。

    大秦在咸阳城出于危险的时刻顺利的解除了咸阳城的危局,同样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分封了十五位诸侯王,分别是项王项羽、吴王刘邦、魏王魏豹、河南王申阳、韩王韩成、殷王司马昂、赵高赵歇、常山王张耳、辽东韩广、燕王臧荼、衡山王吴芮、齐王田安、济北王田都、胶东王田市以及楚怀王熊心,让大秦的统治又回到了周朝时的分封制时代。

    然而,相对于被项羽和刘邦以及各路叛军要灭亡了的大秦,现在能够保住宗庙社稷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而且,以现在大秦的实力,南有赵佗和三十万南越大军,北有王离和二十万九原铁骑,帝都咸阳又有名将蒙恬和赢高以及即将组建完备的八骑精骑,想要东山再起也不是不可能。

    就像赢高说的,只要和谈成功,只要给他两年的时间,他就绝对能平定叛乱。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