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大宋极品国师 完结卷 最后的战争 永远的国师 第六三九章 再封国师 世袭罔替逍遥侯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敕钱塘布衣秦天德:朕膺昊天之眷命,承祖先所创基业,荣九五大位,得名臣猛将相辅,始不负太上皇禅让信任,非但收复故国山河,更是扩土开疆……”

    圣旨是由太监宣读的,这个太监就站在玉辇旁边,明显早就得了赵昚授意,几乎用尽全身气力,将冗长的圣旨喊了出来。

    树林内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包括秦天德的妻儿以及岳震,密密麻麻的跪了一片,唯有两个人显得格外醒目,一是赵昚,一是秦天德,相向而立,都没有跪下。

    随着圣旨的宣读,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不忍之色,赵昚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圣旨一下,秦天德在劫难逃,就算再有人想要替其求情,也要考虑会否触怒了赵昚的龙颜。

    然而随着圣旨的宣读,朝中那些心忧秦天德命运的官员、秦天德的妻儿手下、包括秦天德自己,脸色都开始发生了变化,眼中的疑惑、震惊之色愈发浓重,仿佛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般。

    “……今有钱塘秦家布衣名达字天德,智诛奸佞,安国兴邦,为大宋之中兴用心良苦,不愧太上皇所封摄政辅国国师一职。

    然其不思上报君恩,下救民命,为一己之私,擅在京师重地私掘地道,此乃罪大恶极,本应处斩。

    姑念其曾经功绩,功过相抵,不予追究,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秦天德有济世救国之才,却不思报效家国,两次辞官,此乃不忠不义之举!

    朕今下旨,特封秦天德国师之职,官拜太子太傅,赐逍遥侯,世袭罔替,不得朕允,不得请辞……”

    朝中官员对赵昚心中敬畏,不敢抬头观瞧,只是低头相互对视,眼中露出浓浓震撼之色,片刻后将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两年来最得赵昚信任的蒋芾身上。

    蒋芾此刻的表情极为难看,对于赵昚的这道旨意,他也根本不知情,前几日他还曾试图替秦天德开脱,结果被赵昚训斥了一番,哪知道今日赵昚的旨意,不但没有将秦天德治罪,反而将其官复原职,更是官拜太子太傅……

    赵茜和岳银瓶对赵昚没有那么多的敬畏之心,听到圣旨中的这段话,同时抬头,各自看向自己的弟弟,同时发现赵昚和岳震脸上露出诡诈而得意的笑容,像极了秦天德招牌式的笑容……

    跪在地上的秦朗没有抬头,不过眼珠却开始快速转动起来,转了五六圈后,盯住了站在他身前的秦天德身上……

    “姐夫,是不是被吓了一跳,一直认为官家和小爷想要取你性命?”跪在赵昚腿边的岳震避开了岳银瓶的目光,转头仰视秦天德,“嘿嘿,你还记不记得,小爷曾经说过迟早有一日会打败你。

    怎么样,这回你可服气?被官家和小爷联手玩出的这一招吓坏了吧?嘿嘿!”

    赵昚也忍住了脸上的笑意,开口说道:“姐夫,看你的模样,为何会是这幅表情,莫非是被吓傻了?你别着急,后面还有你想不到的呢!”

    太监宣读的圣旨还在继续,只不过后面出现的内容却是与秦朗有关了:“……秦达子秦朗,自幼聪慧过人,颇得其父风采,朕心甚喜。特此下诏,将长公主许配秦朗,待长公主及笄之年,则令二人完婚……”

    还有我的事儿?秦朗终于抬起了头,看向按照亲戚关系算是他舅舅的赵昚,目光中满是询问之色。

    这时候秦天德的表情再次发生了变化。圣旨宣读前的面如死灰,到圣旨宣读过程中的惊异疑惑,再到圣旨结束后的哭笑不得,尽落入赵昚与岳震的眼中。

    “姐夫,圣旨已经宣读完了,你难道还不领旨谢恩么?”

    听到岳震的话,再看一眼林中的景象,秦天德那还会不明白岳震话中含义?略作迟疑后,后撤半步,双腿一弯,作势就要跪在赵昚的面前。

    然而赵昚却一把扶住了他:“国师,太上皇曾亲口允诺你见君不跪,朕又怎可受你一跪?快快起来!”

    赵昚的这番话声音很大,足以让三十步外的朝中百官听到,秦天德心中暗叹,赵昚的心性城府,如今是越来越来深了。

    一声令下,百官与众多兵士谢恩起身,兵士们收起了手中兵器,官员们眼中则是再无担忧之色,不过看向赵昚的目光,却是更显敬畏了。

    赵昚搞出了这么多事,令得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要杀秦天德,结果却出现了反转,看似有些儿戏,荒唐可笑,与他君王身份不符。

    但是这儿戏的对象是秦天德,却不能让官员们再觉得荒唐了。

    秦天德是什么样的人,朝中官员皆知,可即便能够使得天下大乱,强如金国四分五裂,吐蕃割地西夏灭国,几乎凭借一己之力令得大宋再度称霸天下的人,依旧被赵昚这个二十年许的年轻君王玩弄于股掌之中,秦天德刚才几乎要对赵昚下跪,这足以证明赵昚的帝王手段,炉火纯青。

    试问朝中官员哪个还敢在今后,在朝中,在赵昚面前耍心眼,耍手段呢?

    由此英明强势之君,大宋今日的兴旺,绝不会是昙花一现!这是赵鼎胡铨等一众朝中重臣心中的想法。

    不过自导自演了这出戏的赵昚和岳震二人,此刻脸上的表情却是变得有些尴尬了,因为赵茜和岳银瓶二女气鼓鼓的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岳银瓶自幼习武,步伐矫健,因此最先来到了岳震面前,抬手就是一记爆栗,打得岳震眼泪汪汪:“你果真是长大了啊,连我都敢骗了,而且还骗得这么狠,害的我这大半年来一直忧心忡忡。小四,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岳震抱着脑袋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向秦天德求助:“姐夫,你倒是替小爷说句话啊。你知不知道,小爷为了赢你这一回,几乎被所有人唾骂玩恩负义,如今你妻子还殴打小爷,难道你还不开口么!小爷虽然赢了,可损失太大了!”

    赵茜倒是没有像岳银瓶对待岳震那般对待赵昚,不过看向赵昚的眼神,却使得赵昚脸上赔起了笑容:“姐,我……姐夫,如今你输了,愿赌服输。虽然我们是骗了你们,不过是你当初说的,只有我赢了你,你才会将朝权交还,所以我才……”

    “茜儿瓶儿,算了。”秦天德虽然已无性命之忧,不过语气依旧没有恢复以往的自信,似乎心中的忌惮阴霾还没有完全退去,“此事不能怪官家,的确是我曾经说过。作为男人言而有信是很重要的,他们也只是想按照约定取回应当属于他们的东西罢了。”

    “官人,你不要紧吧?”赵昚岳银瓶同时发现了秦天德的不同,异口同声的关心问道。

    岳震则是大喇喇的一摆手:“姐,你们不用担心,姐夫没事,就是被吓得不轻,还没有完全恢复罢了……好好好,我不说还不行么?”

    “官家,既然臣输了,臣愿赌服输无话可说,不过陆家父子还有王大人,您是否应当放了他们?毕竟他们只是你用来布今日之局的棋子而已,他们毕竟都是大宋贤才。”

    “放心就是,朕岂是那种不知轻重之人?朕来此之时,已经命人前往大理石传旨,释放他们并且官复原职。如今我大宋正可谓百废待兴,需要大量的贤能之士,朕怎会忘了他们?”

    “呼——”秦天德长出了一口气,双手揉了揉脸,“官家,大宋有您在,有四公子辅佐,无忧矣。臣想恳求官家,允许臣做个闲散逍遥侯,朝中之事臣不想多碰,臣实在是太累了,想出海去看望臣的父母妻儿,还望官家恩准。”

    “姐夫,你明知道官家和小爷根本无心要害你,只是为了赢你一回,你还要走!”岳震不解的问道。

    秦天德瞄了他一眼,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赵昚的答复。

    赵昚低头思索了片刻,不答反问道:“姐夫,你如此想要出海,可是因为在迁都之时曾说过的,六百年内大宋的威胁来自北方,六百年后大宋的威胁来自海外?”

    赵昚不愧是皇帝,最关心的就是赵宋的江山,这句话居然记得这么清楚。秦天德点了点头。

    “那好,朕相信你不会弃朕于不顾,朕准了,不过你不可长居海外,将来朝中若是有什么疑难之事,还需要你替朕来参谋。

    另外,朕的两个皇儿,还有朕将来的皇儿,你都要像当年教导朕那般,尽心教导他们,此番你出海远行,就先带上朕的大皇儿,让他出海领略一下大宋之外的美好河山!”……

    浩瀚无际广袤无垠的海面上,随着雷鸣般的澎湃的海Lang声,一轮光芒四射的旭日从烟波浩渺的大海深处,冉冉地升腾起来。立时间沸腾的海面上,到处都洒遍了闪闪耀眼的金光,顶着这耀眼金光的Lang花,一个接着一个,一排跟着一排地,跃上半空,扑向两边,奔腾不息地汹涌着。

    “官人,想不到海上的风光居然如此怡人?”

    “简直太美了,比起在山顶看日出,这里仿佛更有一种亲近感。”

    “是啊,早知道当初奴家就跟真儿姐姐一同陪着公婆出海了。”

    海面上,一支由十数条大船组成的船队正徐徐行进,穿上迎风飘展的大旗上,赫然绣着两个大字“宋”“秦”,这就是南海最为有名的秦家船队。

    如今秦天德携妻带子的,自泉州乘船出海,打算将迁居海外的父母妻儿接回钱塘,今日一早就与妻儿在船头领略日出的美景。

    “小不点,你站住,别乱跑,小心掉到海里去!”一声怒喝从船舱中传出,紧接着一阵银铃般的孩童笑声响起,一个七八岁左右眉清目秀的可爱孩童跑到了秦天德身边,跳到了他的腿上,委屈的抱怨。

    “姑丈,表哥欺负我,他还吓唬我!”

    “怎么一个个本是乖巧的孩童,与官人处得时间长了,都学得他那般没了正形?”看着孩童撒娇耍赖的模样,岳银瓶莞尔笑道。

    赵茜一脑门的黑线,当即把脸一板:“愭儿过来!”

    “是,姑姑。”孩童畏惧的看了眼赵茜,从秦天德腿上跳下,迟疑的走到了赵茜身边。

    这个孩童叫做赵愭,正是赵昚长子,秦天德奉命带其出海,领略海外风情,同时尽太子太傅之职,严加教导。

    “娘,那小不点太滑头了,刚才骗孩儿说口渴,哪知道趁孩儿没留心,居然跑出来了。爹,你干嘛让孩儿照顾他,做这种费力的事情!”秦朗撅着嘴走了过来。

    秦天德捻起一粒黄豆丢入嘴中,懒散的说道:“如今你可知为何当年你小的时候,总是能欺负你小舅舅了吧?”

    秦朗悻悻的一撇嘴,眼珠一转,对赵茜说道:“二娘,外面风大,小心这小家伙着凉,你们不如带着他先会船舱去吧。三娘、娘亲,孩儿饿了,今早还没有吃饭……”

    “好好好,娘这就去叫人准备,给你做些吃食!”齐妍锦应了一身,起身就朝船舱走去。

    岳银瓶反倒是一脸狐疑的看着秦朗:“朗儿,你如今的本事也不小了,越来越想你小舅舅,居然开始耍心眼了?”

    “三娘,孩儿不敢,孩儿只是想吃你亲手做的糕点。”

    “瓶儿,我也想吃了,你回去吧,我在这里吹一会海风就会船舱。”秦天德开口,岳银瓶只好离去,等到三女都返回船舱,船头只剩下秦天德父子后,秦天德闭合双眼,轻声问道:“朗儿,你有什么话想问,尽管问吧。”

    “父亲,您终于肯让孩儿问了么!”秦朗当下变得激动起来,压低了声音,“父亲,孩儿思索了一路,总觉得当然在钱塘门外,你的反应不对劲。

    起初孩儿一直想不明白,不过这几日来孩儿苦思冥想,只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你钱塘门外的局面,其实也是你一手布置的……啊,父亲您笑了,这么说孩儿猜的一点都没错了!

    可是父亲,孩儿还有一个疑问,你如何得知两位舅父只是为了吓您,并非真的要害你呢?”

    “朗儿,你现在还不明白为父为何要让你称呼秦二为‘二叔’么?”

    “您是说秦二,哦不,是二叔,二叔他其实一直都是在帮您的,并没有背叛您?”

    秦天德这才睁开眼睛:“你的那两个舅父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想要骗的过他们,绝非易事,所以秦二必须要真的想背叛了为父那般,而他所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弄清楚你那两个舅父是否真的想要加害为父。

    如果说只是官家一人,为父还不会怀疑,可是你小舅舅此人绝非寡情薄义之人,与咱家关系向来亲近,曾经也多次提醒过为父,可后来一反常态处处帮着官家刁难为父,为父就开始怀疑了。

    当日为父问秦二,是否愿意跟着咱们离开宋境,其实问的就是你那两个舅父是否真的想要谋害为父,秦二当时的拒绝,实际上就是否认,所以自那时起,为父就不再担心了,更是将密道出口在钱塘门外,以及打算从平江府出海都告诉了他,让他禀报给官家。

    至于钱塘门外发生的那些事,朗儿,为父今日再教你一个道理,凡事留一线,哪怕你再有本事,也要给别人留一线机会。

    如今你那两个舅父信心大增,对于在治理大宋可谓事半功倍,而为父则需要替我大宋将来考虑,经营海外,令我大宋海防不失!”

    这席话的开口和中段,秦朗都听懂了,可是对于后面却是一知半解,不过却也没有多问,而是问道:“父亲,你说经营海外,想要怎么做,现在咱们这是要去那里?”

    “去哪里?”秦天德缓缓起身,凭栏远眺,“去一个叫做马六甲的地方,你祖父祖母还有大娘如今都在那里,咱们这就去与他们汇合。”

    “父亲,马六甲是什么地方?”

    “马六甲么,呵呵,那是为父今后的主要战场了……”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