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古国奇缘 第26章 :依然爱你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宇君皱了皱眉:“墨将军还在想办法,他……”

    童谣脑中一片轰鸣:“不行,不行,诸良已经沦陷了。润玉落到了洪玉国手里就等于没用了,一定必死无疑,我要去救他,我”

    “童谣,你别急,”宇君见她冲动起来,吓了一跳,赶紧将她稳住:“墨将军已经查探出了,诸良王依旧在那个叫吾人的杀手手里。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没有把诸良王交给洪玉国王,也没有杀他,只是……”

    只是……童谣心中再次紧抽了一下。只是…….吾人对换云的态度已经到了近乎变态的程度,吾人没有把润玉交到国王的手里,吾人恨他吧,所以想尽可能的折磨他吧…鞭打么?用酷刑吗?一想到润玉现在的处境,童谣心都揪起了。可是这个消息现在来说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墨将军知道诸良王关押的地牢,正在想办法打通牢狱的隧道呢。”

    “挖隧道?”童谣皱了皱眉,“宇君,你们在几日内挖通了那地道?”

    “墨将军说,照现在的情形看来,三日变可将皇城的底下刨个空。”

    “什么?三日?”童谣皱了皱眉,转头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外面的风沙非常大,洪玉应该是一个干旱的国家才对。土壤基本都是沙漠,水土流逝非常严重。

    “那为什么润玉还没被救出来?”

    “墨将军说,关押诸良王的那件牢房下面,横着一块硕大的岩石,这两天都在想想办法凿开它,说是快了,应该很快就能救出人来的。”

    “还需要多少时间?”

    “已经开凿了两天了,墨将军前面差人来说,已经裂开了个大口子,最多还需2个时辰就能打断这块岩石。”

    童谣稍微松了一口气,眯起了眼睛,再看看四处周围,思维迅速的运作着。她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洪玉国是个干旱的国家,所以每家每户都是取井水来用,几乎所有人家都两口以上的用井。皇城内的用水更是不用说了。

    在几日内挖通皇城的地道照例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偏偏在此地,却变成了一件简单的事。那也只有一个理由,洪玉国远离水源,植被面积又非常少,造型水土过分流失。而且这个时期的人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保护生态资源,为了平日的饮水需求,从皇族到家庭都挖有多口水井。井越挖越多,地下水被过度的开采。人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行为所造成的伤害,地层土质疏松,地下中空非常厉害。整个城池仿佛建立在一片松软废墟上的空中楼阁,所以地道才如此好挖。

    如果猜测的没错的话,那就有办法了,有办法了。

    童谣一把抓住了宇君的手:“宇君,你可知道硫磺?”

    “你所说的是药铺的那种硫磺吗?”

    “对。”

    “你要这个做什么?”

    “要很多,有急用!”

    “我让人去城中买吧…”

    “不,我要很多,很多”童谣皱了皱眉,拉住了宇君的手:“你要帮我!”

    宇君侧了侧头:“此物廉价,采于土矿之中,洪玉国地质干旱,到处都是啊。”

    童谣瞪大了眼睛:“好!好!把你手下的人都集中起来,去找硫磺,我大量的硫磺。”

    “这附近到处都是山石,我看附近就有很多黄色的土矿,硫磺应该好找。可是你要来做什么呢?”

    “宇君,不多说,你先帮我去找吧,我有急用。”

    宇君犹豫了一下,看童谣着急的样子,于是也没多问,还是吩咐了下去。

    过了约莫半天的样子,几个死士已经带着回来消息。说附近的土山里发现了多个硫磺的矿。

    “好,好!太好了!”童谣兴奋的点着头:“宇君,你帮我去和墨将军说,把这些硫磺集中起来,然后沿路放入挖好的隧道之中。”

    “童谣,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里的硫磺必定干燥易燃烧,点燃能引起火光,火光能引起爆炸!”

    “我要,我要,”童谣用力的呼吸着,眼中冒出一片艳红,灭了洪玉国,我灭了洪玉国,让灵魂在痛苦中死去。

    “童谣,你怎么了?”宇君看到她呼吸急促的样子吓了一跳。

    “宇君,听我的,让将军把这些硫磺沿路都填到已经挖好的地道里去。”

    “你要做什么?”宇君瞪大了眼睛。

    童谣的目光在颤抖:“一定行的,一定行的。老天都在帮我!”

    “什么一定行的,你还想炸隧道吗?”

    童谣眯着眼睛点了点头,“对,我要炸了隧道!你别管了,就当帮我吧,把所有的硫磺的矿石集中起来,沿路路放到隧道里。”

    “炸毁隧道,地面会塌陷的!”

    童谣眯起了眼睛,对地面塌陷,我要的就是这个。

    “这样做的话,皇城会塌陷,会沉入地面的?那岂不是毁了皇宫?”

    童谣冷冷的一笑,皇宫算什么,我要的是整个洪玉,整个城池。

    “宇君,你快去通知吧,我在这里等你。”

    “可是……”

    童谣一把拉住了宇君的衣袖:“宇君,你知不知道菊凉的瘟疫就是洪玉引入的?”

    宇君愣了一下:“王兄和我提过。”

    “难道你不认为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洪玉国做出来的吗?洪玉知道了诸良与菊凉国缔结了联盟,所以将瘟疫引入菊凉国,然后乘菊凉大难,无法支援之际之际,先出兵灭了诸良。现在诸良国已经沦陷了,你以为菊凉会有太平日子吗?”童谣瞪大了眼睛:“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要是不乘现在毁了洪玉国,那接下来灭国的就是菊凉了!”

    宇君脸色有些微微泛白:“此理宇君明白。”

    “洪玉国都不是好人,炸了皇宫,救出润玉,我们就正好能趁乱回去菊凉。”

    “回菊凉?”

    “对,回菊凉,”童谣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好,我帮助你!我去通知墨将军,你在这里等我。”

    童谣点了点头。

    随行还有好几个人护在童谣的身边,一见宇君离开,童谣便立刻转身吩咐他们。

    “你们几个,必须听我的,”童谣挥了挥手,仔细想了一下。墨将军说救出润玉最多还有两个时辰,那时间正好来得及。“你们分别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时收集硫磺,然后包起来,把它们都埋进居民用的进里,最好是枯井!越多越好,明白吗?三个时辰以后,将火把投入井中,你们各自尽快逃离。不必与我们会合,直接回菊凉,明白吗?”

    “这个,要不要通知小王子一声?”

    “一会回来我会和他说!你们现在必须听我的!”

    “是。”

    几人对看一眼,迅速走了。

    毁灭洪玉……能够实现,也许就近在眼前了。我要的不是止是皇城,我要的整个洪玉国,所有的人民都必须在痛苦中丧生!诅咒洪玉的每个生灵!

    童谣的双眼越发的鲜红了。

    不久,宇君便回来了。

    “怎么样?”

    “墨将军说此事简单,再过一个时辰,就能部署得当了。”

    童谣眼中露出兴奋的神色,几乎要忘却了浑身上下的疼痛。

    突然,脑中意识到了些什么,“宇君,那润玉呢?润玉怎么还不来。你不是说隧道都已经打通了么?”

    宇君闷了一会不说话,童谣的脸又紧张了起来。

    “你别着急,没事的。只是墨将军说,关押诸良王的那间地牢下面有块很大的硬石,快凿开了,还需要点时间。”

    “还要多久?”

    “墨将军说,很快了。”

    “是吗?”童谣皱了皱眉,“告诉墨将军,三个时辰以后点火!”

    “好,”宇君一脸的疑云,转头看了看:“怎么就你一个,其他人呢?”

    “哦,我不放心,让他们找你去了。”

    宇君皱了皱眉:“我一路回来没见他们。”

    “应该就快了吧……”

    润玉压低着腰身,浑身都都汗水。目光如柱一般的,每根神经都紧绷着。丝丝的血水混着汗水滴落在脚边。

    又是一鞭子挥打过来,润玉在地面上一个翻滚,躲避了过去。

    吾人既不绑他,也不杀他,在十多平方的小屋中,吾人挥动的皮鞭,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疯狂的追打着润玉的身影。整整两天两夜了,仿佛疲倦……

    两人武功本就不相上下,可此时,润玉是赤手空拳,威尔吾人手中拿着长鞭占领了绝对的优势,使得润玉无法近身。吾人涨红的双眼,疯狂的享受着这种追逐的乐趣,看着润玉在自己手中一次又一次的躲避,翻滚。一种强大的征服感油然而生……

    吾人浑身都是汗水,浑身纠结的肌肉青筋爆出。

    润玉的从一开始的反应迅速,能躲开吾人的每次攻击。但是时间长了,也因体力的的原因,渐渐慢了下来。

    ‘啪’一鞭子挥来,润玉又是一个翻身,但是鞭子的尾端扫在了他的胸口,一道长长的血痕。

    吾人用舌尖舔着嘴角,微微的笑着。

    润玉重重的喘着气,汗水迷糊的他的视线,浑身肌肉都在抽搐。虽然吾人一直带着笑意,但是在每鞭抽下去的同时,润玉能感觉到他浑身迸发出的那种刻骨的痛恨。

    “跑…….跑……尽情的跑!”

    润玉冷冷一笑。

    “我喜欢看诸良王在我手下,像老鼠一样爬滚的样子。”

    吾人鼓起全力又是一鞭,和抽打童谣是不同的。他想打伤童谣,可是对润玉的每一鞭,都仿佛想至他于死地一样的狠。

    润玉一个闪身,半跪在上。吾人放纵的大笑着…….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不停的流逝,太阳本来在正中,现在已经渐渐要落下山头了。

    两个多时辰过去了,可是墨将军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童谣急得想热锅上的蚂蚁。

    怎么还不来,不行了,来不及了。

    “墨将军怎么还不回来?”

    宇君脸上也有写担忧:“是啊,其他人怎么也都不会来,会不会在走动时被人认出?不会啊,我们都通过隧道行走,怎么……”

    “宇君,我要去次皇城。”

    “什么?”宇君瞪大了眼睛:“你疯了么?”

    童谣拉着宇君的手:“不,不,不要阻止我。我真的要去一次。宇君,不阻止我。”

    “不行!开什么玩笑。你去了也没有用,那边墨将军会处理的!”

    “三个时辰之后,就要点火了。”

    “如果人还未救出,墨将军不会点火的,墨将军会有分寸。我们在地下行动,无人知晓,你不必担心……”

    童谣深深的看了宇君一眼,又怎么能告诉她,她也命人在其他地方埋设了硫磺炸药呢!宇君心肠软,要是知道自己想炸毁整个洪玉,包括洪玉的平民百姓,他又怎么会答应…….

    但是必须毁了洪玉…….让所有灵魂在痛苦中死去,让洪玉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童谣眼中一片艳红,目光中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凶狠。

    宇君暗自看在眼中,吓了一跳,不敢说话。

    现在就算是墨将军不点火,其他几个地方也会开始爆。洪玉地表松动的情况自己也不是很了解,要是波及皇城的话,那润玉就……

    时间来不及了,一个个再去通知那些人停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对不起,宇君,你还是让我去一次吧。不去我实在不放心。”

    “怎么可以,现在城里到处都在抓你,我怎么能让你再去涉险呢!”

    “对不起,算我求你了,我一定要去,绝对要去!”童谣不知不觉的眼眶已经开始发红了,喉咙也响了起来。

    宇君愣住了,“那好,你执意要去,我陪你一起。”

    “不行,你必须留下,万一其他人回来了,你也要接应。”

    “又来了,和上次一样,”宇君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什么要我接应,你分明就是想甩开我。你上次已经说过一摸一样的话了,结果你却被抓走了,结果……结果你弄成了这个样子,”隐隐的宇君眼角已经流下了泪水,心痛的咬着嘴唇,皮都破了。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让我放你出去,让人在欺辱你一次,毒打你一顿?你想让我后悔一辈子吗?”宇君气的浑身发抖。

    童谣一阵心痛……

    “宇君,”童谣笑笑的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相信我好不好!”

    “不好,你那么重的伤,你连走过去都困难!”

    “宇君我要去!不可以阻止我!就算是你也不行!”童谣一脸正色,脸上说不出的坚定。

    过了许久……宇君一脸的挣扎,“好,那我差其他人陪你一起去!”

    “人呢?还有几个人呢?”宇君大喊:“都去哪里了。”

    “宇君……”

    “好……我放你去找你爱的人,反正迟早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宇君忍着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宇君……“

    “我站在这里等你。”

    “宇君……”

    “再不走,等我后悔了,你就走不掉了。“

    “……”

    “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我说过的。”宇君别开头去,垂下睫毛,长发在额头上留下淡淡的阴影:“即使你想去送死,即使爱的是别人,即使想回到其他人身边!只要你想做的,我都答应!”

    “宇君,我……”

    “不要说了,我什么知道,别说了!”宇君痛苦的别开头去。

    童谣忍着泪,装着轻松的笑了一下:“我知道宇君对我好,我一会就回来。宇君一定要照顾好你自己。”最后再深深看了他一眼,咬着牙离开了。

    宇君背过身去,听到童谣的声音渐渐远去,双肩微微的在颤抖。

    皇城地道的入口,开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两边都有短小的灌木包围着。时间不多了,再耗下去,润玉可能就要有危险了。

    童谣猫下身子,直接爬进了隧道里。墨将军他们挖掘隧道的水平也算是高超的很了,才几个人的力量居然能把隧道挖的很平整。顺手摸着隧道的边缘,果然土壤中都是沙石,缝隙非常大,地下中基本上没有成块的石头,只有一些零星的瓦砾般的土块。

    童谣现在是遍体鳞伤着,即使休息了一段时间,可离恢复还差远了。洞里黑漆漆的一片,坚硬的沙石擦着皮肤想发烧一样的痛。

    时间没多少了,润玉,我的润玉童谣几乎要急的苦楚来了。奋力的朝前爬行着。

    地道里有着很多岔路口,想必墨将军也费了不少功夫。童谣朝着有火光的地方走,渐渐的前方的光线越来越明亮了。

    “墨将军,是墨将军吗?”童谣压低了声音。

    远远传来墨将军吃惊的声音:“七公主,你怎么来了,你来做什么?”

    “快三个时辰了,我不放心,隧道挖通了么?”

    墨将军一脸的泥黑,懊恼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这间屋子的地是用什么做的,像是一整块原始埋奠基的,估计这里一定是为了关押要犯,防止他们逃跑用的。属下以为再过几个时辰便能打通它,可是谁知石头上面居然还有一层青铜石板,怎么都挖不开它,属下真是没用。”

    童谣的心猛地一沉:“那怎么办?”

    “没事,慢慢来,硫磺已经都安置好了,等挖通了再炸吧。我们在地下,洪玉国的人找不到的,还是很安全。七公主放心吧!诸良王就在上面的石室里,我们一定能救他出来的!”

    童谣心里一抖,哪里来的那么简单,就算墨将军不动手,边上的人也开始动手开始炸了。到时候地动山摇的,这种地方也最危险。可是……按这样算来,也只有十多分钟的时间了,墨将军领着其他人走出去,也需要时间。再等下去,不止是润玉,连墨将军一行人都会有危险的。

    “墨将军,小王子那边出了点事情,叫你马上过去一次。这边我先看着,等你来了,我们再点火。”

    “小王子出事了?什么事?”墨将军一下急了。

    “遇到洪玉的士兵了,我是逃出来的。你快快去帮忙,我就在这里等你!”

    “小王子身边的护卫呢?都是干什么吃的?”墨将军气得摇了摇头:“公主你等在这里也没用,还是跟着我一起吧,我也好保护你”

    “不必了,”童谣垂下了眼帘:“不必了,你先走吧,快去接宇君。带他离开洪玉,我稍后就到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墨将军一下愣住了,“七公主,你什么意思?”

    “别管我的意思了,我也没空跟你解释,”童谣的声音冷了下来:“总之你现在就出去,带着宇君离开这里,回菊凉。”

    “那你……”

    “别废话了,我有我的原因,快走!”

    “可是……小王子他不会同意的。”

    “随便你用什么方法,绑走也好,打晕也好,总之快走!”

    “可是!”

    童谣不由回头吼了起来:“宇君是你们的摄政王,难道你想他死在这里吗?”

    墨将军愣了一下,双眼闪动的澎湃的情绪:“那好!七公主保重。我们菊凉国见!”

    童谣强堆出笑容来点了点头。

    “我们走!”墨将军带着所有人迅速离开了……

    三个时辰了,童谣看着头顶上的那块巨石,都快要心碎了。

    “润玉润玉,我就在下面,你听到吗?润玉!”任凭童谣怎么的敲打,一点反应都没有。

    “每个人都口口声声说着不怕死,可是死正真摆到面前的时候,谁又能不害怕呢?”吾人邪邪的瞄了润玉一眼:“诸良王呢?您怕死吗?我想看看你恐惧表情……”

    “死?”润玉挑了挑眉,一笑“我不是不怕死,我只是知道,你不会杀我罢了。”

    “哦?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一个丢了国家的帝王,你认为你对我们洪玉还有意义吗?”

    紧接着一鞭子,打在了润玉的手臂上。润玉闭了一下眼,鲜血飞溅而出,将他的笑容映衬的更加妖艳:“你不杀我,和我的身份无关。”

    “诸良王还是那么有自信吗?”

    润玉挑起眉眼看着他:“因为你只是想看着我痛苦而已,如果我死了你也就什么好看的了对不对?”

    吾人的表情瞬间有点僵硬,颤抖的手又是一鞭子抽了上来:“诸良王的这张嘴,真是不招人喜欢啊。”

    润玉没有完全闪过,脸上多了一道血痕。温热的血水流了下来,润玉轻轻触摸了下,周围弥散着浓浓的血腥味,使人失去理智:“哼,你恨我!”

    吾人太阳穴略略跳了一下。

    “你嫉妒我,我拥有了你得不到的东西。你永远也得不到!”

    吾人瞬间脸变得铁青,挂在嘴角的笑容也显得不那么自然了。手中的鞭子顺势落在了地上。从腰间摸出一柄弯刀:“嫉妒?我吾人从不知道何谓嫉妒。不过我要你知道,何谓死亡!”

    润玉冷笑:“即使杀了我,你依旧得不到。你注定输在我手里!”

    “混账!”吾人顿时暴怒了,压低了腰身,瞬间像豹子一样的冲了过来。

    润玉眯起了眼睛,浑身进入了防御状态!

    ‘轰’的一声,整个都都开始振动了,开始了……终于开始了。又是‘轰’的一声,周围的泥石都纷纷掉落了下来。

    洪玉国,死吧一起死吧润玉,如果我要死了,能离你近点,那也是幸福的……

    振动似乎非常的剧烈,按现在的时机情况来看,整个隧道已经开始摇晃。童谣视线所及的地方已经开始有崩塌的迹象了。

    皇城坚持不了不多久的,逃不出去了,自己逃不出去,润玉也逃不出去了……

    毁灭洪玉国,毁灭洪玉国,让所有生灵都在痛苦中死去……诅咒这片罪恶的土地!

    童谣胸口想起如雷电般的轰鸣声,双眼前突然变得一片艳红。整个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了。颤抖手,拿着火把朝硫磺方向而去。

    不知不觉的泪水已经布满了整个脸庞,一点下去,一切就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就在火光即将接近硫磺的同时,突然又是一声巨大的鸣响,整个隧道猛地晃动了一下。童谣一个中心不稳,朝后面摔了过去,刚想挣扎着爬起来,突然觉得眼前骤然一亮,亮的刺眼。

    头顶上那快顽石因为地表的偏移,自己慢慢的移开了!

    童谣瞪大了眼睛,润玉居然就在自己的面前!半跪在地上,一身的汗水不断的往下了流淌,浑身上下有好几道血痕,侧脸上一道深深的红印,往下流着血。童谣心中一痛,但是好像这伤应该都是皮外伤,不会危及生命的……

    吾人手持一柄弯刀努力的保持着自身的平衡。他背对着童谣,被突如其来的轰鸣声吓了一跳,瞬间并没有发现出了什么事情。

    乘着他发愣之际,润玉一个闪身,把童谣从地下撩了出来,同时翻身一脚把吾人踢进了洞口。

    童谣顺势拿过桌上的火盆,扔进了地洞之中。

    听到吾人尖叫像爬上来,可是手一滑,却又掉的更深了。石洞路传来硫磺点燃的丝丝声。

    “换云!”吾人凄厉的叫着她。

    童谣皱了皱眉:“你的换云已经死了,她没有违背你的意愿。”

    最后看了一眼吾人满脸疑惑,又近乎绝望的表情。

    润玉站在一边,听着童谣这话,皱了皱眉,神色也显得有几分怪异。

    “润玉,快走快走要爆炸了!”

    四面墙已经振出了一个大窟窿,润玉一把抱住童谣飞奔而出

    整个房间的地都在颤动,周围一片鲜红色的红光。灭了…洪玉要灭了……童谣微微的笑着,温玉我算是帮你了了心愿了吧。抬头看看正在奋力奔跑的润玉,一头的汗,心疼的很。

    马上这里就要炸毁了。不可能的逃出去的。

    润玉低头迅速亲吻了一下童谣的额角,像是一种鼓励,像是一种安慰。

    童谣泪水迷离了双眼。温玉,我已经帮你报仇了,你在天有灵就保佑你的弟弟吧,别让他死。你就救救润玉吧……

    后面一阵滚烫的气流席卷而来。两人顿时被冲了出去,卷入了一片艳红之中,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居然悬浮在了半空中。周围一片黑红色的卷云,润玉不可思议的看着着一切,手中紧紧抱着童谣。

    童谣的头脑中猛地传出一阵啸叫。使得她着脑袋大声痛苦的尖叫起来。

    “童谣,你怎么了?别吓我!”

    润玉摇晃着她的身体,却渐渐的从她身体里隐出了一个女子的身影,那个熟悉的人影。

    童谣对她微微一笑:“你出来了,来就救润玉的对不对?”

    那个身影渐渐的汇成了一个人性,穿着白色的长裙,发丝飞扬着。脸上套着的那个青铜的鬼脸面具,像怪物一样爬在她的脸上。

    “你是?温玉?”润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面具慢慢的隐去了,看到了那张发青的脸。眼球非常混浊,嘴角发紫,皮肤上有点点的出血性斑点。

    这张脸的出现,让润玉倒抽一口冷气,僵直的站在那里浑身微微的颤抖:“姐姐……怎么会?怎么…….”

    “我的弟弟,”温玉轻轻的摇头:“我是被毒死的,我是被逼陪葬的……姐姐的样子很难看,对不对?”

    “姐姐?”润玉摇着头,过分的震惊使得流下泪来,自己居然根本就不知道。

    温玉的眉目渐渐的清晰起来,那张死白的脸似乎渐渐的再修复。一点一点的慢慢回复了往昔的容貌,只是肤色依旧是苍白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润玉。”

    “姐姐,你不是……”

    “是的,我已经死了。死了很久很久了,时间长的你都把我忘了吧?”

    “怎么会?”润玉:“我永远也会不忘姐姐的。”

    “我最爱的弟弟。唉……父王,为了讨好洪玉国,将我嫁给老皇帝为妻。谁知我嫁过去的当天,老皇帝就死了。我连皇帝一面都没有见到,洪玉国就要我陪葬,姐姐死的很痛苦,灵魂惶惶不可终日,无法安息。”

    “姐姐……”润玉一脸的痛苦:“我救不了你。”

    “洪玉国诅咒了我的灵魂,将青石鬼面具压在了我的脸上。我带着怨气无法转世,尸体不被发现,我终将暗无天日!”

    童谣回想起那日找到石棺的情形……石棺上刻着诅咒的字样……

    “是他们找到了我的尸体,”温玉指了指童谣,“在四千多年以后,姐姐的尸体,终于得见天日。就是她捡到了我的白玉。”

    童谣眯起了眼睛,回想了起来。当初在溪流中捡到的那块白玉,原来就是温玉公主的。那天正拿着这玉石看呢,那块玉佩却突然化成了烟尘消失不见了。自己原先还觉得奇怪,是不是自己神经衰弱了,原来那时,自己的身体就已经被温玉给控制住了。

    “她?”润玉瞪大了眼睛:“她在四千多年后捡到了姐姐的白玉?可是她是洪玉国的杀手啊?”

    “我一直就对你说我不是七公主,更没有杀你的父亲,”童谣无力的笑了笑。

    “她的名字叫童谣,”温玉摇了摇头:“借着白玉的力量,我可将自己强烈的意念,加于童谣的身上,要借她之手,为我报仇雪恨。”

    润玉瞬间傻了眼,愣在那里:“那就是说,她真的不是七公主,那她怎么会变成了……?”

    “杀死父王的那人,名叫换云,是洪玉国的用毒高手。”温玉看了润玉一眼:“那日,父王死的时候,换云便已经服毒自尽了。”

    “什么?”

    “换云的身形气息与童谣十分相似,她死的那一刻,我便把童谣的灵魂拖入了她的身躯之中。”

    润玉听着这一席话,直愣愣的站在那里,震惊的说不出半句话来。

    温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童谣环抱着他的身体,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渐渐感觉到意识一点点的消退下去了。只要能呆在润玉身边……比什么都好……

    “这么说,她不是杀父亲的凶手,杀父亲的人当日便已经死了。童谣是姐姐从几千年以后带来的女子?”

    温玉点了点头。

    润玉看着童谣的眼神越来越复杂,突然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她的性情和原来的七公主根本就不同,而且她不识诸良的字,她在睡梦中反复说着要毁灭洪玉,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她不是杀害父亲的人。

    那么多疑点,自己为什么就从来不去试图解释一下呢?杀父的仇恨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所以只知道一味的伤害她,侮辱她,贬低她,甚至于想杀了他……

    可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可笑。眼来一直就是误会她,错怪她的。她百口莫辩,却还是硬撑着抗了下来。

    原本以为的杀父仇人,却成了拯救温玉灵魂的人……

    “换云不是七公主,童谣就是童谣…”童谣迷迷糊糊的微微的笑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润玉近乎哽咽了,任何言语现在都无法表达自己心中的澎湃。

    “没关系。”

    润玉对着童谣一笑:“我知道了,你是童谣,你是我最爱的女人!”

    童谣环住润玉的脖子,浅浅一笑。

    “姐姐,你为何不早告诉我这些,如果早知道,我就不会……不会……”

    温玉淡淡的摇了摇头:“洪玉不灭,面具的诅咒一直存在。我靠着白玉的力量,也只能躲在童谣的心里,也只有她能听到到我的声音,受我的控制!我无法和你说什么……”

    “谢谢姐姐能告诉我这些,”润玉抬起了头,回复了以往的睿智:“姐姐能否帮我们离开此地。”

    温玉轻轻蹙眉:“弟弟,震魂白玉可帮我转生!“

    润玉一愣:“什么意思?”

    “童谣手上有你的震魂白玉。”

    “姐姐想转身?如何转?”

    温玉冷下了脸,指了指童谣。

    润玉浑身一凉,心中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姐姐请说明白。”

    温玉没有说话,许久看了润玉一眼,“我是你姐姐,你是我最爱的弟弟,姐姐要是能活,你愿意吗?”

    润玉紧紧闭着嘴,没有说话。温玉能复活,他当然是想,可是这一切一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润玉怕的是,这个代价,自己根本无力承担。

    见润玉不说话,温玉有些急了:“弟弟,只要你动手将她的魂魄逼出体外,我就能生。”

    “逼出体外?”

    “就是杀了她!”

    润玉倒抽一口冷气,死死的盯着童谣猛看。童谣已经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嘴角还带着笑意……

    “润玉,你是我最爱的弟弟。难道你不想要姐姐活吗?”

    润玉瞪大了眼睛站在那里,表情说不出的痛苦。

    “润玉,姐姐想活,想要和你生活在一起,润玉…….”温玉的泪水满溢而出,挣扎着握紧了双拳。

    润玉的双眼在闪动,他一直沉默了。过了许久,终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洪玉灭了,姐姐大仇已报,不再受诅咒的纠缠了。”

    “……”

    “姐姐可以转世吧。”

    “润玉……你?”

    “姐姐已经死去了,可是童谣她还是活着的。”

    “润玉!”

    “姐姐……对不起润玉对不起你!我爱她!”

    “润玉,你不要姐姐了吗?我是你唯一的亲人!”

    “对不起润玉对不起你,我爱她!”

    温玉的眼中流出鲜红的血液,模糊的五官在火光中颤抖着…….

    算是奇迹吗?这之后的事,没有人知道。

    润玉只记得那天抱着童谣发狂的奔跑着,渐渐的渐渐的,眼前越来越亮了,之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童谣和润玉都昏死过去了,在醒来后,两人都倒在了洪玉国一片废墟之上,两个人都活着。

    童谣心中一直确定……温玉,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们。你救了你的弟弟,也救了我……你利用过我,也让我深深的陷入诅咒,承受着和你死时一样的痛苦。可是我不责怪你,因为没有你,我也无法认识润玉。我还是要谢谢你……

    洪玉国坍塌了,一夜之间彻底埋进了黄土,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长廊之上,谁又能搞得清它的缘由呢……只有风沙不停的吹过这片沙漠……

    洪玉已经没有了……润玉回到了诸良国,良渚国也在菊凉国的帮助下,开始了战后重建。人们脸上虽然显得疲倦,但也多了一份失去后的感恩,都一门心思的重建家园,谁都希望牢牢的抓住手中的幸福。

    宇君患的是先天性心肌缺损,本就很难医治。那日听到巨大的爆破声后,墨将军要带他走,宇君愣愣不肯走,脸上的凄苦,让人看了就心疼。

    怕他的心脏再次濒临崩溃,墨将军无奈下打晕了他,将他带回了菊凉,修养了很长时间,好歹也捡回一条命来。

    他迷迷糊糊的昏睡了半个多月,口中念的都是童谣的名字。

    童谣醒来的时候,躺在洪玉国的一片废墟上。望着远远的玫瑰色的夕阳,带着微笑一言不发。童谣永远都会记得当时的一切,是那么的安详,那么的美丽。

    “我要回去菊凉国,”童谣微微一笑。

    “我猜到了。”

    “恩。”

    “诸良要重建,那里需要我。”润玉看着诸良方向。

    “恩,我明白。”

    许久两人都不再言语……

    润玉眼中印着一片彩霞,眼神闪烁:“你会回来吗?”

    童谣摇了摇头:“也许不会,我欠他的用一辈子也还不清。”

    润玉漆黑的眼眸中,埋着深深的痛。紧闭着双唇不言语,许久深深的叹息着:“我欠你,一辈子也还不清。我在诸良等你,等一辈子……”

    童谣心中刺的发痛,不知不觉的眼角泪水滚落下来。不过却依旧倔强的笑着:“哈哈,一辈子太长了。我可不需要你等,你不欠我的。”

    “……”

    “走了……去菊凉……”

    尾声厮守

    于是,童谣默默的回到了菊凉国,对北明君说要陪伴在宇君的身边。北明君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是看的出他的眼神是动容的。

    洪玉没有了……诸良是在菊凉的协助下建设起来,两国也已经不再分什么彼此了……

    宇君醒了以后,见着童谣在身边,什么也没多问就笑了。

    “你一直在?”

    “恩,在你身边。永远在你身边,”童谣浅笑着拉起他手。

    “不会离开?”

    抚了一下他淡褐色的长发:“不离开,永远不。”

    宇君苍白的脸上添上了一层色彩,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童谣留下了,但是宇君也没再和童谣提过成婚之事。只是每天醒来,都想能看到童谣,童谣也每天伴着他。

    谁的看的出来,宇君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的虚弱下来,一天当中,有半天都是躺在床上熟睡的。童谣其实心里很明白,但是有些事情,谁不不愿意多说。美好的日子能多一天就多一天吧……

    半年后的一天早上,童谣和以前一样,轻轻的拉开窗帘,让柔和的阳光撒起来,照耀在宇君的身上。

    “宇君,起床了…”

    宇君瓷白色的脸孔在阳光下,显得那样的光洁迷人。

    “宇君,醒醒,吃早饭好吗?”

    童谣微笑着用手去贴了贴他的脸颊,轻轻的抖了一下。

    “坏孩子,赖床是不是?”温和的坐在他身边,轻轻的吻着他的额头:“那么想睡吗?”微笑着,泪水已经缓缓的滴落下来:“好,我知道宇君累了……累了就多睡会。我不叫你。”

    双手捂住宇君细长的手指,“我陪着你,你安心睡,我不会离开的。宇君……宇君……宇君…….我的宇君,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足足半年了…童谣一直住在他们曾经的家里。想像着宇君每个一表情,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她知道,宇君并没有离开,宇君一直在身边,空气中都充满了宇君的味道。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比宇君更体贴,更温柔了……

    手中攥着一块黏土,那是宇君死后那天,童谣在他的枕头底下发现的。

    她回来,她每天都在我身边,真好!

    所有的忧虑我从不问她。为什么她会回来,为什么她愿意陪在我身边,是为了爱我还是为了感恩……

    我不想让她难过,我什么都不要知道,只要她还身边,我就满足。

    我知道她心中还有另一个人,我不介意,只要她还在我身边。

    我想让她快乐,我想成全她……可是,我没有勇气。如果哪天醒来,发现她已经不在了,我是如此的害怕…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的时日也并不多。我可以每天看着她,对着她笑,握着她的双手。我不会拖累她太久的……我要她幸福,永远的幸福……

    每看一遍,不知不觉的泪水又会滑落了下来。宇君,你为什么永远让我心痛,我欠你的永远也还不清。宇君……你离开的太久了,可我还是那么的想念你,一天比一天多。童谣抬头仰望着蓝天,宇君本来就是最美的精灵,你在天上吗?好像再看看你的脸……可是你的双手已经化为尘土,再也无法把我抱紧了。

    你让我如此的绝望……

    背后传来一阵深深的叹息,童谣赶紧擦了一下泪。

    “时间那么久了,你也该放下了,”北明君背着双手,走向前来,与童谣并排站着。

    “我也不知道,”童谣回过头,看着那张宇君曾经躺过的床:“他走了,我觉得我的时间就停在那一刻了。我总觉得,他就会回来了,”看看了大门,泪水又流了下来:“他从门口就走来,叫我的名字,对我笑……他……然后……”

    “童谣,够了,别说了,”北明君皱着眉一手重重的搭在她肩上:“你该醒醒了,宇君已经死了!”

    “我知道,可我总觉得……”

    “你知道,可你不愿意接受!”北明君认真的看着童谣的脸:“宇君是我的弟弟,我是那样爱他,他死了,我的痛苦绝对不会比你少。可是人死不能复生的,该放下的时候,必须放下了……”

    “我…….”

    “够了…….再这样下去,你会发疯的!”北明君深深吸了一口气:“别忘了,还有一个在等你,他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童谣心中轻轻的抖了一下,润玉的脸庞浮现在了自己脑海之中……

    “宇君已经不在了,他没了那个福分了。可你不能那么自私,不能再让另一个深爱你的人这样无止境的等下去了,永远沉浸在痛苦里!”

    “润玉……”童谣用手抓着自己的领口。

    “回去吧,宇君这里有我这个兄长在。我会伴着他,不会让他寂寞的……”

    “…….”

    “放开你的心吧,回到他的身边去吧……”

    看着远处的诸良国,童谣的心中一片温和,诸良……我又回来了。

    一阵清风微微的吹过,对面站着一个人。一年不见,他的头发长长了,穿着一席淡金色的长袍,黑玉般的眼眸还是一样迷人。

    少了一分戾气,多了一份沉稳。

    “你回来了。”

    “恩。”

    “我一直等你……”

    “恩。”

    “还好,没有让我等一辈子。”

    “……”

    “依然爱你。”

    “恩……”

    “不再分离!”

    润玉一直在等我……足足一年了。执子之手,与子同老,不离不弃……

    相爱的人,会永远在一起。风沙之中仿佛还演奏着古老的故事,多么美丽。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