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赶尸客栈4 第79章 相守相望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林灵素看着天空,天空中群星闪烁,不知为何,今天的银河却如一条血带一般,血红妖艳。

    “掌门,你站在这里已经有一天一夜了!”一名弟子悄悄地走了过来,对着面容有些憔悴的林灵素道。

    “他们都收到通知了吗?”林灵素木然看着天空说道。

    “都发出去了,但是掌门,我们至于这样兴师动众吗?对方只是一个你曾经的手下败将啊!”

    “手下败将?”林灵素摇了摇头道低头喃喃地道,“可能从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已经是他的手下败将了吧。”

    夜风吹来,林灵素长发飞扬,天空依然群星闪烁,传说那夜空之中,每一颗星星对应的便是地上的一个人,却不知道哪颗星属于自己,哪颗星属于魏宁,就算是,他们俩估计也是隔着那条遥远的银河,永远不能相守相望的。

    林灵素不自觉地叹了口气,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依稀涌上心头,魏宁啊,魏宁啊,难道我们注定将有此一战吗?

    再见面,已是仇雠!此言犹如昨日。

    林灵素心口不自禁地一疼,有些步履漂浮,险些摔倒在地。

    “掌门!”那名弟子关切地道,林灵素挥了挥手,道:“你们先下去吧,做好一切准备,等崂山的人来了,再来通知我。”

    “是。”弟子不敢再劝阻林灵素,走了出去。

    “没有想到,我们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林灵素笑了笑,看着最远处那抹最深的黑暗,心想。

    “也许,从一开始,我们便注定要走上这一步。”

    第二日。

    龙虎山大堂中,群雄咸集,各路英雄均在龙虎山的号召下,纷纷而来,为的只为对付一个人。

    魏宁。

    林灵素坐在最高的位置上,冷冷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英雄,忽然开口道:“崂山的怎么没有来!”

    “有的!”一名弟子畏畏缩缩地走了出来,道,“我便是崂山第二十二代弟子,王小木”。

    “杨小那呢?”林灵素怒道,“他怎么没有来?”

    王小木低声道:“师兄说他……”

    林灵素怒道:“太平一道,向来同气连枝,今日祝由一门已经逼上山来,我们太平一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阶段了,再后退一步便是万丈悬崖了,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抗争了!我龙虎山不惜低声下气相求与他,他居然……他还是不是我太平的弟子?”

    王小木显然没有见过世面,被林灵素气势所迫,顿时有些胆战心惊,模糊不清地道:“我们……崂山……也是出力了的……我……我这不是来了吗?”

    “你以前在崂山所居何职!”林灵素目光炯炯地逼问道。

    “山门弟子。”王小木低声道,又是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林灵素冷哼一声,她知道杨小那与魏宁交好,且与自己有仇,也不认为他真的会来,只是他的借口未免……

    “算了,”林灵素看了这名胆小如鼠的弟子,知道他定然是杨小那拿出来应付自己的,正到要开口,忽然山下一阵清啸,宛如一道惊雷炸开。

    “祝由魏宁前来索命!”顿时之间,众人没来由地感觉到乌云压顶,整道天幕似乎都变成了血红之色,浓浓的血腥味飘来,弥漫在龙虎山上。

    “他来了!”众人齐齐色变,林灵素单手一挥,群雄跟在她身后,出了大堂,山下,只见一人,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脚下穿着一双草鞋,在腰间扎了一根麻绳做的腰带,气定神闲,负手而立,气势逼人。

    魏宁一看众人,冷冷地道:“林灵素,难道你今日是想以人多取胜不成?”

    林灵素看了魏宁一眼,道:“魏宁,今日你居然敢只身独闯我龙虎山,我许叔之仇,今日便要你偿还。”

    魏宁淡淡地道:“你杀我恩师,又杀我爷爷,此仇又如何算?”

    林灵素身子晃了晃,定了定神,怔怔地看了魏宁,隔了半晌,才缓缓地吐了一口气,道:“不错,王处一是我杀的……你爷爷……也是我杀的。”

    魏宁终于从林灵素嘴里证实了,怨毒的双眼盯着林灵素,道:“既然如此,我们之间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林灵素心中默默地品味着魏宁这句话,此时的魏宁,杀意滔天,哪有半分当年那敦厚纯良的影子,时间消逝了,他也变了很多。

    也许并不是他想变,他其实也和自己一样,背负了太多太多不应该属于他的东西,很多时候,他也是迫不得已。

    不知怎的,林灵素的脑海中开始闪现出第一次在凤凰山见到魏宁时的情景。

    那时候他还是那么善良淳朴。他牵着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在坟山之中悄然而行,当时夜色撩人,夜风清爽,林灵素却可以感受到他那颗急速跳动的心和掌心里面不停冒出来的汗水。

    龙虎山的人纷纷呼喝,不少人曾经看到过魏宁击杀许素文,当时魏宁凶狠的眼神,是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

    魏宁看着林灵素,沉声道:“我今日只为我师父和长辈血仇而来,跟你们无关。”

    群雄中有些骚动了,不少人暗自后退了几步,林灵素踏步向前,站在队伍的最前端。

    时间慢慢流逝,气氛越发紧张。

    “好。今日我们便将所有的恩怨一同了结!”林灵素逼视着魏宁,手一抬道,“你们先退下,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与你们无关。”

    乌云压山山欲摧。魏宁与林灵素相互对视着,林灵素一身白衣如雪,脸上一抹淡淡的血痕若一朵花一般,闪烁着妖艳的光芒。

    而魏宁,此时却气定神闲,一举一动却有着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大家风范。

    两个年轻一辈的高手,经历了无数的恩怨情仇,终于走到了你死我活的境地了。

    此时,天空蔚蓝,远方的山脉此起彼伏。林灵素看着魏宁,神情复杂,抬眼看着远方的山脉,淡淡地道:“祝由与太平一脉,千年恩怨,你我之间也必有一战,避不能避,就在今天一同了结了吧。”

    魏宁看了一眼四周,只见所有人无一例外地用仇恨的眼光看着自己,而站在他们最前面的这个女子,这个曾经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子,还是在那里幽幽而立,脸色苍白,却隐隐地透出一丝腮红,在这万千人中,她仿佛只有一个人,那么孤独。

    吴耗子、师父、爷爷,这些人,就是在这个女人的手里一个一个离开了自己,自己若是不为他们报仇,如何还立足于这个世间?

    魏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冷若冰霜:“既如此,那就战吧!”说完,一脚踏出,若缩地成寸一般,来到了林灵素身边,林灵素手中长剑幻出,魏宁不闪不避,居然迎着长剑一掌打在林灵素的身上。

    “哐当!”只是一声响,林灵素的长剑已经断落为两截,魏宁果然是刀枪不入,林灵素脸色顿变,连忙后退,魏宁的掌风刮到林灵素身上,但却未一掌要了林灵素的性命。

    魏宁何时变得如此厉害?

    林灵素心如电转,不敢怠慢连忙闪到一旁,脚踏禹步,高声喝道:“萌萌助我!”

    魏宁负手看着天空,金甲神将出现,魏宁鄙夷地道:“就这种破铜烂铁,也敢阻我不成?”说完迎着天空一掌击出!

    金甲神将六甲印在空中骤然变大,迎着魏宁砸下,魏宁手上似乎出现了万千幻象一般,一道道的红色气体飞射而出,与六甲印对了个正着!

    又是一声巨响,金光灿灿的六甲印居然被魏宁生生击碎了,万道霞光向四面八方散去。

    “林灵素,你就这点能耐吗?”

    半神之身的魏宁,果然非同凡响。

    林灵素此时的心犹如沉入海底一般,脸色惨白。此刻魏宁拥有几乎可以击碎一切的能力,而自己却是那么不堪一击。

    忽然天空之中红云闪耀,四面传来剧烈的呼啸之声,天空开始变成血红色,没有任何征兆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这雨水腥臭难闻,将整个天地映成红色,每一滴都若丝线一般粘稠,从天上落了下来,所到之处草木均瞬间融化。整个世界一片血红,凄厉恐怖。

    “这雨?”林灵素忽然想起了昨日血红的银河,大声道,“魏宁,这难道是……”

    “不错,就让这灭世之雨将龙虎山的一切都洗刷干净吧!”魏宁高声喊道,这雨水便是昨日魏宁打通的幽冥血海!现在终于降落在人世之间。

    “啊!”群雄忽然若鬼哭狼嚎一般,所有沾染上这血水的人面目开始发生变化,本来明晰的五官犹如放在火上的冰块一般慢慢融化,林灵素只觉得身上一阵刺痛,碰到雨水的地方,刺痛难忍。

    魏宁却丝毫不受影响,他冷目看着一切,高声道:“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逆天之人,站死跪亦死!”声震山野,状如罗刹。

    林灵素连忙躲避,高声叫道:“魏宁,你这是要将我龙虎山亡族灭种不成!”

    “不错!天归祝由!”魏宁厉声喝道。

    此时的魏宁,显然多了一份魏羡鬼的乖戾之气,这与在幽冥血海中吸收了魏羡鬼的三魂七魄有直接关系,而且又被魏羡鬼训练了三年,潜移默化成就了今日的魏宁。

    半神降世,万物皆为蝼蚁!

    “哈哈,好一个天归祝由!”忽然远方传来一个声音,一张巨大的人皮遮天蔽日挡在了半空之中,人皮高声道:“天归太平!”在人皮之上,一张脸孔出现,魏宁与林灵素齐齐大震,脱口叫道:“宁素问!”

    “不错!”宁素问一声高喝,忽然人皮之上化出万千精芒射向魏宁,魏宁移动半步,伸手向天,万千精芒居然被他单手拖住,用手一挥,轰隆一声巨响,精芒射向远处一处山巅,山巅顿时被削平!

    “林灵素,今日我龙虎山千年基业便要被这小子毁于一旦,你作为本派掌门,有何打算!”宁素问在半空之中高声喝问道。

    林灵素高声道:“以命相抗,不退半步!”

    “好!”宁素问在半空之中桀桀怪叫道,“不管以往你我之间有何仇怨,今日为了龙虎山的生死存亡,我们一起联手将这祝由怪物打得魂飞魄散、形神俱灭如何?”

    林灵素想都不想,咬牙道:“也只有如此了。”

    “好。”宁素问叫道,“借你身体一用。”说完宁素问飞身而下,将林灵素包裹其中,林灵素浑身发出金光,隆隆之声不绝入耳,任凭着宁素问围绕自己如蚕丝做茧一般,她的身体也飞快地发生着变化。

    金光闪尽,林灵素居然和上次的许素文一般被这锦绣尸衣包裹,两“人”飞快地融合变成一人,却还是林灵素的样子。

    林灵素双目精芒四射,向天一指,血雨顿止。手中幻出七星长剑,若惊鸿一般直接飞向魏宁,魏宁小红伞在手,两人在空中对了一个正着。

    两道巨大的火光若两条被囚禁了千万年的巨龙一般,轰然而起。

    “咚!”天地被震得似碎裂了一般。魏宁只觉得身后一沉,一重若千钧之物将魏宁从半空之中直接压下来。定睛一看,却是一枚巨大的莲花。

    魏宁身子被压得急速下坠。林灵素在半空中高声笑道:“此物我已经施法加入了三山五岳之力,从今以后,你便和那孙猴子一般永远压在我龙虎山之下吧。”

    话音刚落,魏宁的身子轰然落地。林灵素不断在莲花之上加着咒印,“再加上一座黄山如何?”

    “五岳都来吧!看我龙虎山大显神通!”林灵素高声喝道。魏宁只觉得浑身越来越重,在莲花之下丝毫不能动弹。

    “臭老头,你耍诈!”

    随着魏宁胸口的小红珠光芒四射,柳灵郎叫骂着出现了,双手居然将这莲花高高举起,惊得林灵素连连变色。

    “莫说是这几座破山,就算你压上整个天地,我也搬得起来!”柳灵郎大喝一声,将莲花如流星一般照着林灵素砸去!

    一声巨响,莲花一下砸在地面,整个龙虎山都不堪重负,开始摇摇欲坠。

    魏宁长身而起。高声喝道:“天雷煌煌,霹雳纵横。神威一发,斩灭邪精!”与此同时,林灵素也在半空之中脚踏禹步,手捏法诀,厉声道:“天遁!”

    天罡五雷掌对天遁!

    天空中忽然乌云密布。

    魏宁骤然仰头,大惊道:“怎么回事?”

    只见天空中居然空荡荡的一片,只有无尽的黑暗。

    天居然被宁素问的天遁移开了。

    无天,如何用天罡五雷掌?

    “无天,我看你魏家的天罡五雷掌如何借助天地之威!”

    “龙遁!”

    半空中忽然出现一条五爪金龙,张牙舞爪地扑向魏宁。

    柳灵郎身形暴涨,抱住五爪金龙,一手按住金龙的头顶,然后站在金龙身上,那拳头若雨点一般砸下。

    魏宁飞身而起,手中幻出桃木剑,直接刺向林灵素,林灵素变幻身形,急速闪躲,可是两脚却像生根了一般,不能挪移半分。

    “林灵素!”林灵素居然对自己怒声道。

    魏宁的长剑穿胸而过。

    林灵素居然没有躲闪,她原本完全有机会躲开的。

    她在干嘛?

    忽然间,云收雾歇,整个天空被还原为一片清朗。

    魏宁默默地看着林灵素,惨声道:“你为何不躲?”

    林灵素一声惨笑:“这一次,我下不了手……”

    同样的话,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只是互换了一下角色。

    金光照射之下,巨大的冲击波以林灵素为中心,向四面扩散。

    天罡五雷掌,应天而下。

    “林灵素,你居然……”宁素问在林灵素的身体里高声嘶喊。

    “师父,为了龙虎山,我同样,没有后退半步……”

    “噗、噗、噗、噗!”宁素问开始与林灵素分离,一张烧焦了的人皮从林灵素的身体中剥落。

    “咚!”林灵素跌落在地。

    林灵素此时收天地之威,原本洁白无瑕的脸被烧得血肉模糊,躺在地上,看着魏宁,眼神中却比以前更加清澈透明。

    她终于在最后的时候,放下了一切,决定不再背负任何东西了。

    “魏宁……”林灵素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

    魏宁的身子顿了顿,回头看了看林灵素。

    “我知道我快死了,天罡五雷掌之下绝无活口……你可以……可以抱抱我吗?”林灵素语气微弱,声音越来越低。

    魏宁的身子晃了晃,抬眼看了看这个女人,曾经是何等强势的女子,宛如一朵蔷薇,艳丽无双,而现在却似一团粘稠可憎的稀泥。

    魏宁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说完便毅然地转身离开……

    林灵素一口黑血吐出。

    天快亮了,破晓的晨光星星点点地涌出,似乎要冲破这拂晓前的寒意。清风徐来,整个山野百花迎合,有一种说不出的恬淡。

    春天的气息如此逼人,魏宁双眉上泛着光洁的露水,他小心翼翼地搬弄着一处凸起的泥坑。

    不久,魏宁的双眸亮了,看着一个漆黑老旧的泥坛,神情紧张,柳灵郎站在魏宁的身边,同样神情肃穆。

    “小灵,你打开看看吧。”

    “魏宁,还是你来吧。”

    “我怕……”

    “没事……不会有事的。”

    “嗯。”

    隔了好久,魏宁才小心翼翼地揭开了尘封多年的泥盖。

    忽然,一条蛇蹿了出来,对着魏宁吐着信子。

    魏宁顿时轻松了下来,抱着蛊坛,哈哈大笑道:“你看,小灵,你看,活的,是活的……七七,没死,七七没死。”

    蛊虫不死,蛊女不灭,这是蛊女中铁一般的法则。

    “就是,七七姐人那么好,怎么会死呢?”

    “七七……”魏宁顿时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地上蹦跳起来,“七七,果然还活着……”

    隔了好久,忽然魏宁神色一暗,“可是你在哪里呢?”

    “走吧,小灵。”

    “嗯?”

    “去找七七,无论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他。”魏宁抱着蛊坛,神情坚定地望着远方。

    山风吹过,林涛阵阵,魏宁看着远方,露出会心而安静的笑意。

    “七七,我来了,你等我……”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