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给你所有   第三卷  爱与成全 幸福定义 番外 为爱成全之仲恺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冬日阳光虽柔和却无半丝温暖,照在身上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阴冷寒意,仲恺盘起一条腿坐在半人高的褐色岩石上,湛蓝的海水一抹一抹漫上来,没过垂下的足尖,然后,渐渐地退去。

    每天来这里坐一坐,与她隔着天涯海角对话,想象着她的样子,听着海浪的声音,渐渐的,听久了有规律的海浪声,令他的心口萌生出难以形容的平静。

    望不见尽头的海天一色,有着奇特的无形力量,似具有一种无形而极温柔的人力不能抵抗的奇异安抚作用,注视得越久令人内心越宁静,海面上浩瀚无边一起一伏的海浪,经由眼睛摄入无声洗涤着胸膛,种种不愉快的过往全被冲刷带走,还原出一泓纯净。

    收起腿,平躺在岩石上,双手枕在脑后。几年了,已经惯了这样远离尘嚣,只置身天地间,看浮云悠悠,看海阔鱼跃,就算胸中云梦,蒂芥近如何?

    海阔天空,他终于来到地尽头,日出日落,潮涨潮退,三年的时光就这样日月如梭。自然而然,想起了她,不管漂流到哪处海域岛屿,一直心心念念着她。唇边不自觉弯出一抹如斯笑痕,她的心里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他?

    以她对自己真挚的眷恋,一定会。

    他相信,她对自己的所有感情全部是真的,心疼她的抉择,心疼她的为难,他爱她,他从不想让她为难,尤其是四年前在蝴蝶山沟,那处被他后来令人拆除的老屋,两次听到的都是改变自己一生的噩耗。

    记得第一次,就是她被安安诱骗进蝴蝶山沟推入陷阱的那次,因为不放心感冒中的她,当带着衣服匆匆赶到那所老屋时,就在那所老屋的门外,就是那堵矮墙边,安安的表妹惶恐的告诉了自己一个令自己悔恨一生的消息——她不见了,在山上失踪了,那一次,令自己与他生生的八年内 ,纵使相逢也不识。

    第二次,依旧是那堵矮墙边,一墙之隔,两处世界,他听到了他一直不曾从她口中听过的一句心里话,只是,她是说给另一个男人听的,虽然是拒绝!他明白,过去也只是过去,虽然对他来说,过去永远过不去,他可以无怨无悔的辛苦着自己,却做不到三人继续纠缠的为难着她,等待是爱情的长度,成全是爱情的深度,在那一刻,他决定做出为爱的成全。

    此后的一年,几乎把自己变成了工作狂,他需要大量的工作来填充对她发疯似的爱恋,近似痴狂的收集她喜欢的东西,习惯着她的习惯,几年来,随便哪里,他永远的单曲循环着Dying In The Sun

    本以为她会在萧慕白的狂热攻势下束手就范,可是,一年过去又一年,她依旧在身边人的狂轰乱炸下气定神闲,依旧是单身。

    忽然间,听到金子传来的消息,她的之所以单身,竟是要还他等她的八年!

    那一夜,就是在这个地方,就是在这块褐色的岩石上,他喝的酩酊大醉,隔着大海叫了一夜她的名字,接下来的大病一场,他忽然想通了,归何处,他只是沧海一粟,任狂风大浪,滂沱泪水却无, 海角天涯,水浸残阳很孤独……

    掂量,人一生,取舍之间,已过百年。

    他忽然决定,好吧,爱她,就彻底的成全她吧!

    虽然很是不舍、不甘、万般艰难,却唯独没有不放心,他知道,那个为了她不惜与全世界为敌的萧慕白,爱她并不比自己少,自己的遗憾,只是因为一时的犹豫,让自己强势的母亲受了安安的蛊惑,竟然在她受伤在国外治疗期间,与叶敏起了冲突,母亲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她一次冲动的错误,不但使自己失去了挚爱的女人,也失去了再去爱别人的能力,不错,他再没有爱别人的能力,是因为他已经没有心,一个没有心的人,如何爱人?

    为了让她安心,他找了表妹去演一场戏,不知道是自己的演技太好,还是她的演技太差,他感觉她在假装镇定,假装无所谓,特别是合唱那一刻,她哭倒在自己怀里,当着另一个男人的面。

    “你一定要幸福”她说的那样忐忑而期待,还带着太过明显的恐惧。

    那一刻他很不厚道地想放声大笑,心口很疼,疼得几乎想放弃成全。

    终于还是控制住了那份悸动和冲动。

    她与他,就等曾经誓言中的来生吧,人生短短数十年,只要曾经拥有,爱的世界里就是天成地久,大不了奈何桥上再等几年……

    来生,他绝不会出半丝差错,一定要以童话为开始,幸福为过程,完美为结局。

    就这样吧,我最亲爱的人,就这样吧,我唯一的女人!就让往事和太过激烈的伤痛及无奈爱意充分沉淀沉淀再沉淀吧。

    恺恺、恺恺、恺恺……谁的声音在叫?掏出裤袋中铃音为她的声音的手机,点开了视频电话,“恺恺——”她对着他,开心在笑。

    “呵呵,彤彤?你好吗?”

    “好!”正在度蜜月的她由衷的回答。

    “他好吗?”

    她看了眼正为她轻轻捏腿的人,老实的回答,“他很好!”答完又关心的问,“恺恺,你好吗?”

    “好!”他答的很干脆,俊美面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笑。

    “她好吗?”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轻声的问,爱屋及乌,她希望他的她也好。

    用尽全身的力气,笑的空灵魅惑,他唇齿间发出轻呢浅喃,“她刚刚说她很好!”

    微笑着收了线,在微风抚拂中合上双眼,忽然的,耳边似隐隐听到一丝破空笛音。

    仲恺起身,眯眸远眺,海面上的黑点随着飞速驶近逐渐呈现出船形。

    知道他在这里的,只有闻毅以及负责给他运送补给的公司。

    跳下岩石,他往回走去。

    快艇飞驶渐近,在驶近海边时,一个貌相和蔼的男人站上船舷向他猛挥双手,激动的叫道:“嘿!阿恺!你居然还活着!没被寂寞淹死?”艇上跳下闻毅和几个年轻人,抱着一箱箱东西,涉水上岸,往海边的木屋运去。

    “阿恺,下一站你将飘向哪里?”

    “……”她喜欢哪里?脑子一乱,他下意识的回头,私人游艇上那个她喜欢的位置,好似她依旧坐在那里,甜美在笑的看着自己,心头一阵激荡,他唇齿见发出呢喃,“宝贝你说,下一站,我们要去哪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