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暴君蛇王驭狂妃 愿君似明月(大结局卷) 此情不戒(完)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我是个很俗的人。虽然我做过仙,也做过和尚。可是当我来到人世之后,我就觉得。我和个凡人没什么两样。

    就一个字:俗。

    正因为这种俗气,所以我才会冲冠一怒为红颜。

    那天,天空中落着雨,我用我的法术,做了点占卜的小生意,赚了点小钱。乐呵呵的牵着木木向着避雨的茅屋走去。

    半路却突然杀出来一个不知死活的虾兵,指着木木道:“木木跟着这个猪妖真是可惜了。还是跟我回龙宫,做龙太子妃好。”

    木木吓的向后缩了一下,拉着我衣袖可怜兮兮的摇着。

    我听木木说过,那个龙太子纠缠她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想起了哪咤,想起他抽出来做成腰带的龙筋。

    龙太子……

    原来都是一样的喜欢找麻烦,而后变成找死。

    我回头冲她安慰一笑,转身对着虾兵朗声道:“叫你们龙太子亲自来一趟。告诉他,我叫八戒。”

    说完,我伸手扫向那个虾兵,虾兵瞬间消失了,此时他应该在回龙宫的路上了。

    “八戒,你这样挑衅龙太子,我怕。”

    我温柔的揉她的发:“笨蛋,我说过的,我很厉害,任何事情都交给我好了。”

    我的小狐狸,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木木看着我呆了一会,低头默默的咬着嘴唇,好一会对我说:“我喜欢的人,是天蓬元帅。”

    说这话的时候,木木抓住我的手异常紧。

    我微笑,为她支着伞,自己却淋着雨,轻轻的回她:“恩,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我的小狐狸,你喜欢的人,不是我。我知道的……

    沉默良久,天边有云卷卷而来,空中一阵白光,有人从云从中落下来。

    我认出了那人,西海龙宫龙太子。

    他站在我面前,对着我看了好一会,讽刺的笑了。

    “你是逃跑的吧。”

    “那又怎样?”

    “就算我在这里杀了你,也是替天行道,替天庭清理门户。”

    “呵呵,如果你够本事。”

    我挥向空中,武器立时呈现在手中。

    飞上空中的时候,我满心全是我的小狐狸。

    是这个龙太子的压力,使得我的小狐狸流离失所。

    我想,我的确俗的可以。

    我可以忍受百花仙子对我的不屑,却不能忍受心爱的人受一点委屈。

    只是,我的怒火已经将我烧晕。

    我不知道这一战,会为我造成多大的灾难。

    那时的我,只知道,我答应过她的,要保护她。

    而那之后,再去回想,我觉得,我依然会在冲上去揍那个龙太子一顿。

    当我要杀掉那个龙太子的时候,木木飞奔上来拦下了我。

    她对我摇头。

    我知道,我的小狐狸是善良的。

    于是,一念之差,我放走了西海龙太子。

    在龙太子飞走以后,我抬头,悲伤的对我的小狐狸微笑,抚摩她的发。

    我的小狐狸,我放走了他,也就注定了,要与你分离。

    原来,结局还是一样的。

    我逃不掉,我始终知道。

    我只是想尽可能多一些时间与你在一起。

    “八戒,你怎么了?”

    “只是,觉得这场雨下的好悲伤。”

    我没有逃,因为我知道,他们只是在等我彻悟。

    只是我自己知道,我不会悔改。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我想用这一年的时间与我的小狐狸在一起。

    可是我却没想到时间很短暂,才三个月,他们便来了。

    当天上布满乌云的时候,我看着那渐渐消失的阳光,想到的,是我与木木的三个月。

    我的小狐狸,总是满面红晕的对我大声宣布:“我爱的那个人,是天上的天蓬元帅。”

    我温柔的笑:“好啦,我知道啦。”

    我的小狐狸,总是摇着我的手,可怜兮兮的对我说:“八戒,我要吃鱼。”

    我笑她:“狐狸哪有吃鱼的。”

    她闪着泪光对我说:“有的,有的,木木吃鱼。”

    晨出而做,日落而归。

    我们像两个凡人一样,过着普通而类似于幸福的生活。

    可,我们只是像而已。却不是真的。

    一个仙,一个妖。

    想成为凡人,何其难啊。

    所以,当如来从天上缓缓而落,当师傅与师兄一脸悲伤的从不远处走来时。

    我知道,梦该醒了。

    我想到了我许的愿望,想到我发的誓言。想到了师傅爱上的那个小妖精死去的一幕,想到了城墙上的紫霞仙子。

    那一刻,我轻轻的摆脱了木木伸过来的手。

    我何其自私?

    我何其愚蠢?

    我爱着我的小狐狸,可我的小狐狸并不爱我呵。

    我想和我的小狐狸一起生活,可是我的小狐狸在等她的天蓬元帅。

    爱与不爱,我都不能连累我的小狐狸呵。

    又何必,何必贪恋片刻幸福。

    如来落地,问我:“八戒,你可有看透此戒?我佛慈悲,回来吧。”

    我笑,我是否看透?

    透了,然后呢?又怎样。

    色即是空,空即使色。那么色又能否真的变空?

    “师兄,快向佛祖认错。”沙僧急切的说。

    却只见师傅与师兄只是默默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一刻,无论我做何等选择,师傅与师兄都不会怪罪。

    我回头看向我的小狐狸,她只是紧紧咬着嘴唇,浑身颤抖。

    “妖孽,莫要再迷惑世人了。”

    我的小狐狸吓的不住颤抖。

    我心疼的拉过她,微微一笑,抚摩着她的发。

    “木木,以后自己一个人,就用我教的那些方法生活,用些简单的法术。这样就不会饿肚子了。”

    她抬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八戒,你要走了吗?”

    “恩,对不起,我要回去了。”

    对不起,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我不能。

    我想如果能够留下来,嫦娥与小七,谁都不会走的。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我们不是不会哭,只是不能哭。

    相见再无期,想留给你的,只有笑脸。起码你想我的时候,也会因为这笑,而不再难过。

    我回身,大声对如来说:“不关她的事,我跟你们回去。从此以后再不与之相见。八戒大悟了。”

    我撒谎了,可我知道如来不会在乎这些,他只要这句话。

    木木终于还是哭了。

    我努力想不去看她,可却做不到。

    我想,她再也见不到她的天蓬元帅了。

    于是,我转身,对哭泣着的木木现出了我原来的样子。

    对着她微微笑了:“喂,小狐狸,看清楚了,我可是个大帅哥哦。”

    这样,她便再也不会等天蓬元帅了吧。

    因为天蓬元帅变成了难看的八戒。

    木木抬头看着我,眼泪模糊,却强装微笑对我说:“八戒,这么帅的样子,不像你呢。”

    那一刻,我目瞪口呆。

    她从来不知道天蓬元帅长什么样子……

    从来不知道呢……

    空气中,又传来了我怎样也无法忘怀的话。

    “天蓬,可以的话,不要忘记我。”

    ……

    我喜欢的人是天上的天蓬元帅,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最勇敢,最好的男子。我相信有一天,他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对我温柔的笑,对我说:木木,我会保护你,再也不让你难过。

    天,在那一刻,塌了。

    我的小狐狸,我的小狐狸。

    你在说什么?

    我总是以为,我的小狐狸并不知道我就是天蓬。

    我总是以为,我的小狐狸爱着的是那个天上人间,无人能及其俊秀的天蓬元帅。

    可是木木,你在说什么?

    木木看着我的样子,笑着,却止不住泪流满面。

    她说:“无论是天蓬,还是八戒。都是一样苯呢。笨死了。”

    那一刻,从未流过泪的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木木,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唐僧的第二个徒弟叫八戒,是天上的天蓬元帅被贬下凡。”

    我一定是傻了。有多少妖怪想吃唐僧肉。

    木木,又怎么会没听说过呢。

    四周渐渐起了一片金光,我定定的与我的小狐狸对望。

    那一刻,是最后的一刻了。

    她说:“不管你是谁,不要忘记我。”

    金光一闪,从此之后,我只是八戒,再也不是那只小狐狸的谁谁谁了。

    我爱的那个女子,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她从不以外貌判断一个人,她在乎的是心。有一天,她会在我最难看,最落魄,最窝囊的时候出现,对我说:“就是你了。”

    我猜对了一切,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给那个爱上我的女子一个归处。

    爱情,真的是自私的,以至于我与木木会有这样的结局。

    那之后,午夜梦回的时候,我总是能够梦到我的小狐狸。

    她在波光潋滟的河边,羞红着一张脸,却无比坚定的对我说:我喜欢的人是天上的天蓬元帅,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最勇敢,最好的男子。我相信有一天,他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对我温柔的笑,对我说:木木,我会保护你,再也不让你难过。

    张开眼睛之后,便看见师傅与大师兄与我一样,无法入眠。

    我忍不住问他们:“真的可以戒掉吗?”

    师傅笑笑:“戒不掉,又能怎样。”

    大师兄也只是浅浅一笑。

    是啊,和尚又怎样,难道和尚就是万能吗?

    我趁着心乱之时,去了趟地府,想找下后羿的转世。

    却从阎王那里,得到了我无法置信的答案。

    后羿没有转世。

    从此以后,再不会转世。

    因为他的魂魄已经飞散了。

    我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地府,抬头看向天空。

    我知道,同样不得转世的还有一个人,他是小七的牛郎。

    我笑了,对着老天,对着天庭,讽刺的勾起嘴角。

    就算你这样做,又能改变什么?

    苍天无眼,大地有痕,此情此恨天长地久。你懂吗?

    这之后,我安分的跟着师傅一路前行去了西天。

    取得真经之后,我们到了如来的地盘。

    在那里,如来问我是否要回天庭。

    我笑笑:“八戒已经皈依佛门,自当以佛家之礼自成。”

    如来意味深长的看我眼,庄严的说:“那就赐你法号净坛使者吧。”

    走出大殿的时候,我转身问如来:“我佛慈悲,是否能赦天下所有大凶大恶之人,只要死后经历炼狱,投胎转世之后,佛祖依旧可以接受。”

    如来的脸色有些微的变了。

    我想他知道我此话的意思。

    四周一片安静,他的声音透过层层云雾,直入到我的耳朵里。

    “佛祖只赦知悔之人。”

    我笑了,放肆的在这庄严之地大笑出声。

    好一会,回他:“果然是我佛慈悲。”

    转身,我快步离开了那里。

    知悔之人?

    原来如此。

    看向天庭的方向,我默默的咽下伤感。

    嫦娥,小七。

    起码,那两个人在面对选择的时候,是不知悔改的。

    这便是情吧。

    有些人永远无法了解,而了解了的人,再不知悔改。

    我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却在脸上遮了面具。

    天庭上的女子知道我皈依了佛门,心碎了一片。知道我又在脸上戴了面具,更是悲痛欲绝。

    我只是笑笑,静静的在我的殿堂里敲木鱼。

    这副长相,我只愿给那只小狐狸看。若她看不见,那么我不会再给任何一个女子看。

    我每日每日的敲着木鱼,却从来不念经。

    只是不断的想念我的小狐狸。

    之后,嫦娥来看过我,急切的问我后羿的事。

    我笑笑,用愉快的声音对她说:“他很好,我看到他变成了一个书生,每日安分的念书。”

    嫦娥激动的我紧了手,嘴角绽开绝美的笑容。

    “那就好,那就好。”她说着,眼泪却落了下来。

    我在面具后,嘴角勾成悲伤的弧度。

    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只是嫦娥,你可知道,莺莺还是那个莺莺,张生却再也不是那个张生。

    我不在乎撒谎,因为这样,她至少还有个念想。

    她走之后,如来便来了。

    他好象异常喜欢我的殿堂,常常化了真身过来。

    说起来,如来的真身,倒像个书生。

    “你骗了她?佛祖不喜欢撒谎的人。”

    我微笑:“没错,我是骗了她,可却也救了她。佛祖常说:普度众生。又真正普度过谁?”

    如来看着我,眼里有深深笑意:“你是在反驳佛祖,你觉得经书所写都是错。”

    “不是错。”我语气温柔,轻声对他说:“是扯淡。如今我也成了佛,还不是很扯的一件事情?”

    然后,如来笑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来笑。

    他笑着,前仰后合,最后,起身走了。

    而我依旧在我的殿堂里,想些、或者做些,与佛无关的事情。

    再后来我开始化为和尚,去人间四处讲坐。

    其实,我只是想在某一处,再与我的小狐狸相遇一次而已。

    慢慢的,我成了人口乱述的法力高强的高僧。

    然后,在烟雨朦胧的江南河边,我终于与我的小狐狸再次邂逅了。

    她站在我面前,指着我说:“和尚,就是你了!”

    我呆呆的看她,眼泪差点漫出来,却只是略微施礼:“施主有何贵干?”

    她对我一笑,转着头发道:“你法力很高吧,我请你吃饭,你帮我个忙。帮我告诉天上的净坛使者,有只小狐狸非常想他。”

    我看着木木羞红了的脸,嘴角苦涩的勾起,在波光粼粼的湖边,假模假样的施法。

    施法之后,我对她说:“话带到了。”

    小狐狸高兴的看着我,问道:“他说什么,他说了什么?”

    我看着她期待的目光,心如刀割。

    “使者说:缘分难求,请小施主转告那只小狐狸。莫要再留念想。”

    我看到我的小狐狸瞬间红了的眼圈,转身飞快的跑了。

    我静静看着她的背影,轻声说:“使者还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只小狐狸。而且永远最喜欢她。”

    那之后,我回到了天上,再没有去过凡间。

    我知道,我与我的小狐狸,是永远没有结局的。

    所以,我只能放她走。

    求她在阎王爷那里知一声悔,然后快乐的继续做她的小妖。

    时光,匆匆的在我的指缝间流走。

    岁月如梭。

    我已不知道我的小狐狸消失在了哪个年代。

    漫长的岁月里,我每天都在敲木鱼。

    天庭里纷纷议论,说曾经的天蓬元帅,真的是四大皆空了。

    只有师傅、师兄与如来知道,我从不知悔改。

    戒不掉,始终戒不掉对她的思念。

    那一日,如来又来了。

    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是来送东西的。

    我嘲笑他:“怎么,如来也有需要求人的事?要贿赂人?”

    如来定定的看着我,好一会,默默的放下一团红色的毛球。

    “她……还是不知悔改。”

    天崩地裂……

    木木,我的小狐狸。

    我的身体,在无风的殿堂里瑟瑟发抖,颤抖的捧着那团火红的毛球。

    那从来只在心里流淌的泪水,那一刻冲出了我的眼眶。

    我抬头,问如来:“她最后说的话……”

    “她说:无论你是谁,不要忘记我。”

    我的心碎了,我以为我的心在离开她的那一刻便碎了,却没想到,那满地的碎片,已经被挫成了灰。

    我不知道如来何时离开的,我捧着那团火红的毛球,默默的失了所有感觉。

    再也见不到了,我的小狐狸。

    我在想,如果,如果早知会是这样的结局。

    那么,我定不会抛弃你,定与你轰轰烈烈爱一场。

    可纵然我是仙,是佛,也不能让这如果发生。

    所以,我的小狐狸。

    我从此就丢了你了,是么。

    空荡荡的大殿变的模糊,我似乎又看到了那一日。

    我最爱的小狐狸,羞红了一张脸,对我说:我喜欢的人是天上的天蓬元帅,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最勇敢,最好的男子。我相信有一天,他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对我温柔的笑,对我说:木木,我会保护你,再也不让你难过。”

    波光潋滟的湖边,风吹起她飘扬的发,无与伦比的美丽。

    再也回不去的美丽。

    后来的后来,我又参加了蟠桃宴。

    玉帝坐在上面,说着我由仙成佛的传奇。

    尽到兴时,玉帝问我:“净坛使者一路取经颇多波折,最终成为真佛。可对佛家有所感悟?”

    我听了,轻轻摘下面具,在一片惊艳的感叹中,微微一笑。

    那也许,是我笑的最帅的时候吧。

    我笑着,对玉帝,对所有人,轻声说:“扯淡。”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