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契约制军婚【完】 婚过去以后 290-【完结篇】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回到家的时候,安若发现自己的公寓有一些变化,她看着卧室里凭空出现的一扇门,就觉得说不出的怪异,眼光若有所思的看向身旁的慕晨:

    “你的杰作?”

    他和她的公寓对门,卧室却只有一墙之隔,此时有了一道门,就仿佛是一个套房,一个家一样。

    慕晨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

    “我觉得很有创意。”

    安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慕晨:

    “是谁说以后再也不擅作主张了?这是什么?”

    慕晨眨一下眼睛:

    “这件事情我在那么说之前就想做了,可以忽略不计。”

    就这样,安若和慕晨几乎又恢复了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隔着一扇从来不会关上的门,连呼吸都听得到,失眠的夜晚他会抱着故事书跑过来给她讲故事,安若有时也会小小的撒娇,让他再唱歌,他却一直没有再开嗓,仿佛那夜自己听到的歌声,只是幻听一场……

    再见夫人,是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昨天的北京终于飘下了小雪,虽然不够大,却让安若兴奋了老半天,慕晨陪着她站在落地窗前一直看了一个下午,直到雪停下,又制止了她想要出去的念头。

    可好像最终还是妥协,答应她明天带她出去玩,可是今天一走出公寓,安若就怒瞪慕晨,慕晨撇一下嘴,扯了扯安若的围巾,让它将安若包围的更严实:

    “我又不知道今天是晴天。”

    “雪都化干净了,你让我出来看什么?”

    慕晨看着已经入冬了的北京城,没有一点可以观赏的,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个好的,于是笑眯眯的说:

    “看我吧。”

    安若翻一个白眼,转过头去:

    “得瑟。”

    后来慕晨提议去婴幼店看看,顺便给宝宝买些东西,安若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提议,于是欣然接受,他们买了很多东西,安若这次对于性别问题再也不和慕晨做对,让慕晨微微的惊讶:

    “你也终于愿意相信,我们的baby是公主了。”

    安若但笑不语。

    婴幼店旁边是一家咖啡厅,安若和苏晴以前很喜欢来这里喝下午茶,可是现在,苏晴并不方便,安若也失了兴趣,这次难得走到这里,就很想进去看看,再吃一吃店里的小甜点。

    慕晨没有意见,将东西放进车的后座,回到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护着她向咖啡厅走去。

    进去的时候,刚好遇到正准备出来的夫人,两人都是一愣,夫人的目光看到安若身旁的慕晨,还有那一双挽着安若腰间的手,微微一笑:

    “最近好吗?”

    安若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慕晨却先一步出声:

    “夫人的气色看起来越来越好了。”

    夫人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没有什么别的情绪,眼神从安若的身上转向慕晨:

    “慕晨,我可以和安若单独说一些话吗?”

    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从窗外经过的形形色色的行人,这一直都是安若最钟意的位置,可是这一次再坐到这里,无论怎么自我调节,都有一种放不开的局促感。

    夫人仿佛看到安若的不自在,笑了笑:

    “你在我面前似乎从来不是这个样子。”

    安若终于抬眼看她:

    “夫人,对不起……”

    “对不起?”夫人有些疑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感情的事情没有什么对错,更没有谁对不起谁,你和冬阳走到这一步,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虽然我很希望你们之间能够发展出什么,但是那毕竟是我的一个梦想,甚至于是奢望。”

    安若沉默,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在这个话题上说下去,她可以说的,似乎只有对不起,她连一句解释都无法理直气壮。

    夫人叹息一声:

    “本以为你和慕晨的感情藕断丝连会是你先想要结束这段婚姻,可是我没想到,竟然是冬阳……安若,你无需对我说对不起,冬阳也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所以,我并不怪你。”

    安若的眼神开始有些许的疑惑,夫人微微一笑,夹杂了一些尴尬:

    “那天冬阳来和我说,想要离婚,我以为是你和慕晨的原因,结果他从车里给我带出一个女人来,说已经爱上了她,想要和她结婚,过一辈子,他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种小绅士的模样,那天却像极了一个唯恐失去心爱玩具的孩子,我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对那个女孩动了心。”

    安若静静的听着夫人说话,心中却是对这些话有了两个不同的版本,一种是叶冬阳为了顺利的结束这段婚姻而故意编制的谎言,另一种就是他真的爱上了那个前几天自己见到的女子。

    无论哪一种,安若都无法否认,这确实是结束他们婚姻最简单且最有力的办法。

    她想张口说不是那样,然后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应该辜负叶冬阳的一片苦心,于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带着一丝说谎的不安:

    “如果是我一开始就对冬阳动了心,也许我们就走不到这一步。”

    夫人释然的一笑:

    “总算你也做过我的儿媳妇,我知足了。”

    夫人还有事情,先走了,安若起身送了送,然后再次坐下,将视线放置窗外,毫无焦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忽然被阴影笼罩,安若回过头,看到慕晨站在自己的身旁,微微一笑:

    “我欠了他很多……”

    慕晨的手抚摸上她红润的脸颊,轻轻开口:

    “安若,我们去挪威吧。”

    再来挪威,安若有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感觉,心莫名的平静了,她在这里经历了很多,失去过一个孩子,对慕晨求过婚,从这里飞往另一个国度,然后让自己成为了他的女人,每一次,每一件都很有代表性,每次来都有淡淡的忧伤和感触,只有这一次,她真的当成了一次度假。

    安若在酒店里倒了一天的时差,醒来时,慕晨并不在房间内,从洗手间里洗漱完出来之后,慕晨依然没有回来,她在想着要不要给他打一个电话的时候,房门被推开,慕晨出现在了安若的视线之内。

    安若放下手机:

    “我以为你去会见美女了。”

    慕晨笑:

    “我不认为谁的美丽能够胜的过你。”

    安若撇嘴,最近他的甜言蜜语就好像呼吸一样的频繁,时不时的就攻陷她已经沦陷的心,她觉得自己会免疫的,可是却不想每次听到都好像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一样,开心的不能自已。

    慕晨走过去衣柜前,取出大衣走向她:

    “睡了这么长时间了,出去走走吧。”

    安若突然觉得自己不知不觉进了一个阴谋里,于是警惕的看着慕晨:

    “去哪里?”

    “你认为我会把你卖掉?”

    “不排除这种可能。”

    慕晨失笑:

    “放心,你在别人的眼中并没有值很多钱的样子。”

    安若恼怒,扯过大衣就要往地上扔,被慕晨快速接住,对她最近越来越暴躁的脾气无奈摇头,却用心安抚:

    “我是说,在别人的眼中,你或许没有什么价值,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独一无二的珍贵。”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路上,安若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突然意识到他要带自己去哪里,脸色变了变,然后说服自己平静下来:

    “你怎么知道?”

    慕晨专心的看着前方:

    “那毕竟也是我的孩子,不是吗?”

    安若来之前是有想过,再来挪威,还是要去看一看之前的那个孩子,可是她并没有要让慕晨知道的意思,本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无需多一个人承受那其中的伤悲,竟不想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墓地冷冷清清的,距离上次来这里,已经有半年的时间,安若都有些不确定具体的位置,慕晨却拉着她的手轻车熟路的向上走去,安若跟在他的身侧,疑惑的问道:

    “你似乎瞒着我坐了很多的事情。”

    慕晨淡笑不语。

    来到那座墓碑前,安若惊讶于墓碑上已经有了名字——慕晚。下面也有了慕晨和安若的名字。

    安若的眼眶微微的湿润,心中柔软的不可思议,慕晚,慕晚……她甚至可以猜到慕晨取这个名字的含义,她情不自禁的回身去拥抱他,慕晨因为她突如其来的主动而微微的错愕,随即微笑,伸手拍了拍她因为哭泣而起伏的肩膀:

    “亲爱的,别哭……”

    她也知道不应该哭,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并且医生嘱咐过自己,她的身体不宜有太多的情绪起伏,慕晨轻声安慰着,安若渐渐的在他的怀抱里安静下来,哽咽着问:

    “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慕晨笑,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

    “在你倒时差的时候。”

    安若面露不好意思:“我会不会太懒了?”

    “我不介意你的懒,事实上我希望把你变的更懒一些,那样你就懒得从我身边离开,寻找其他的男人了。”

    安若微微的尴尬:

    “懒是每个人的天性,更何况我现在在特殊时期,而且除了这个,我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比如呢?”

    “个性随和,成熟性感,美丽可爱,温柔大方,人见人爱……”

    慕晨微笑打断她的话: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脸皮这么厚的一面?”

    “我说的都是事实啊,而且我的优点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

    “说话算话。”

    慕晨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在安若还没看清楚他的意图之前,就被拥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之中,他的双手轻轻的放在安若腹部的位置,看着眼前的墓碑,神情专注:

    “慕晚,爸爸和妈妈来看你了,很抱歉,我到现在才来,希望你不会怪爸爸,另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有了一个妹妹,等到她出生,长大了,我们再带她来看你……”

    慕晨带安若离开了墓地,开车回去的路上,慕晨提议去挪威海看一看,安若睡了很长的时间,此时此刻一点累的迹象都没有,点头同意。

    海边有不少的游人,两人沿着海边漫步走着,虽然已经冬天,但是由于北大西洋暖流经过的原因,挪威海冬天并不结冰,只是人走在海边,还是会觉得冷,慕晨想要脱下自己的大衣为她穿上,被安若笑着拒绝:

    “好好照顾你自己,你总不会希望我一个孕妇来照顾你吧?”

    慕晨微微一笑,没有继续,却伸手将她大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系上,拉起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

    安若突然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情正在发生,可是自己却拒绝不了。

    “安若……”慕晨微笑开口:“再过几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我之前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

    安若装傻:

    “什么提议?”

    “重新嫁给我的提议。”

    安若转身看向平静的海平面:“这里的景色很美。”

    对于她的装傻充愣,慕晨并不在乎,笑看着她的反应,转过身陪她一起看海,平静的仿佛刚才的对话根本不存在,就在安若以为两个人会一直这么沉默下去的时候,慕晨向前迈出了脚步,转过身挡住了安若的视线,她看着他,微笑提醒:

    “慕先生,你挡住我看海的视线了。”

    “大海什么时候看都可以,如果你想,我可以陪你看一辈子,可有些人错过了,或许就是一辈子的遗憾了,我不想委屈自己,遗憾终生。”

    他沐浴在阳光下,微风吹着他的头发和大衣的衣角,安若看到他的唇角漾起一个奇异的微笑:“你刚才是不是说过你最大的优点就是说话算话?那么是不是代表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认真履行?”

    安若怔住,脑海中拼命的搜集着自己曾经是不是有说过什么信口开河的话,可没有等她回想到什么,就听到海边的游客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声,安若也看到了那些人惊呼的原因,两架直升飞机并排向这里飞来,正向空中撒落数以万计的玫瑰花瓣,在安若视线触及到的范围之内,红色的花瓣纷纷扬扬,如一场瑰丽的红雨……

    “苏晴曾代替你答应过,你也认同了她的说法,说等到天下下起红雨的时候,你就任我怎样,而现在我做到了,我不会要求你怎么样,只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爱你。”

    慕晨说着,便从口袋里透出一个丝绒的红色盒子,单膝跪地,将那个打开了的盒子递到她的面前,在阳光的照耀下,钻石的光芒闪耀着安若的眼。

    不等安若回答,海边的游客都已经代替自己异口同声的喊出:“嫁给他,嫁给他。”

    安若受惊过度,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找不回自己的声音和呼吸。

    慕晨取出那枚戒指,拉过她的手,想要为她戴上,套牢一辈子,可是在戒指刚刚碰触到她无名指的时候,安若像触电一眼能够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慕晨抬头看她略带惊慌的脸。

    “安若,你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之中吧?”

    安若终于从巨大的惊喜里找回自己,看着眼前面露不甘的慕晨,忍住心中的窃喜,认真的说:

    “我还没有和叶冬阳离婚,我不能答应你……”

    慕晨听到这句话,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从西服里掏出一张纸,打开,递到安若的面前:

    “这是我们动身来挪威之前,叶冬阳给我的东西,麻烦你在上面签字。”

    安若错愕的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显然没想到慕晨还留了一手,等着自己往里跳,刚刚恢复了的声音再度失控,慕晨却微微一笑,伸手拦住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怀抱里带,额头抵住她的:

    “你已经是个离过两次婚的女人,大概除了我以外没有人敢娶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凑合过一辈子?”

    漫天的花瓣,还在纷纷飘落,如同安若此时的眼泪,不过,这是幸福的~

    【全文完】

    ps:想看番外么?没兴趣的话,我就结局咯~~~~嘿嘿~~明晚十点,留言想看番外的超过20位,我就会写,如果没有,我就点击完结拉啦啦啦~~~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