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爱错亿万总裁【完】 正文结局卷【收费】 大结局(完)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全文完美大结局——

    许南川推开房门,视线划过床边,眉头缓缓皱了起来,床上竟然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人影!

    她呢?向惜跑哪去了?

    他一个着急,回头就要下楼寻找的时候却看到洗浴间的门半开半闭着,从里面飘出几绺热气。

    他心一动,一步一晃的走过来,他要寻找的人正半俯着身体趴在那里试探着浴缸里的水温,半透明的丝质睡衣遮掩不住她身体完美的曲线,削瘦细腻的肩膀,玲珑细致的胸~部,弧线优雅的腹部……

    她像是刚洗过澡,头发虽然已经被吹干,发梢却还带着微微的湿意,额头的碎发飘落几根在脸前,她时不时的伸手去撩一下,动作柔美得让他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

    细微的动作,惊扰了她,慕向惜回头,笑得温婉得宜,“回来了?”

    “老婆……”

    他大手一招,她便到了他怀里,给他吻去了几口,感觉到他呼吸渐渐不稳,她便将他推开了,“别,先洗澡,水凉了就不舒服了。 ”

    “不要走。”

    “好,我不走,我帮你洗。”

    她这样答应着,伸手为他解开衬衫的扣子。

    她细心的注意到,平时保持得没有一丝折痕的上好布料,今日却带了几块红色的酒渍。

    他今天的放~~~~纵她看在了眼里,但是他饮酒之前总要往她这里瞄几眼,那小心翼翼的需要获得首肯的动作让慕向惜心里莫名其妙的伤感。

    多少年了,他和她似乎从未有过如此轻松和释怀的时候,好不容易盼来了今天,他却还是顾虑着她的感受而不能开怀畅饮。

    所以,她离开了属于男人们的饮酒作乐场合,她要他毫无顾忌的将自己埋藏了多年的情绪爆发出来,她还暗暗叮嘱了封子勤他们,今晚必定要不醉不归,而且,她的提议,得到了他们的大力赞同……

    于是,这个男人被灌醉了!

    扣子解到了一半,他便握住了她的手,他色~~~~迷迷的看着她,她抿嘴笑着提议,“脱掉,好不好?”

    他沉思了一会儿,像是在思量着什么得失,然后想通了,低头看她,抬起她软软的下巴,笑得暧昧又煽情,“你这女人是不是想你男人想疯了?”

    慕向惜重重的点头,附和着这个喝高了的男人,“对!想疯了!疯得不得了!”她刻意加重了语气强调着,而他,也非常满意。

    再次伸过去的手又被他阻止,他将自己抱得紧紧的,“但是我不能脱!”

    “为什么?”

    “里面什么也没穿。”

    “还有一个背心吧?”慕向惜用指尖挑起来侧头往里看去,果然,什么也没穿。

    他一幅‘你看你看,就知道你觊觎我很久了’的眼神觑着她……

    慕向惜满脸的黑线,原来,这男人酒醉的时候,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哈哈!

    但是,他是不是考虑得太多了,苍天可见,她的动机是如此的单纯,他却把她看成了一个想要剥他衣服的**!

    而且,他还郑重其事的摇摇头,拿着她的小手,直接将它钻进去,按到他裸~~~~露的胸口,“摸摸,里面可是我健壮的肌~肉,大热的天,我穿背心干嘛,老婆你存心想要看我的**就直说,我又不会说你好~色什么的,今天晚上,我可是准备洗得干干净净的给你看的,好不好?”

    他越来越靠近的身体将她逼进一角,她挣扎着想要离开,“放开我啦。”

    “要不要看?”他大笑着,看着她脸红又窘迫的模样,是他的极致享受,大手顺着腰背往下移动,停在她TUN部,大腿,然后一个用力,她的身体就被抬高放在了洁白的平台上。

    她惊呼,抱紧他的脖颈,他顺势挤进她双腿,之间,两手在她身体上徘徊抚~~~~摸,在他想要从睡裙下摆探进去的时候,她按住了他作祟的手,“老公,别这样,门还没有关呢。”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他摇头,最后还是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最终还是伸了进去,感受着她细腻柔软的肌肤,她无力阻止,只得任他为所欲为,却还是不忘做最后的努力,用商量的口吻劝诫,“水凉了,先洗澡,好不好?”

    他不肯答应,“让我先吻一会儿,唔,真香!”

    他咬住她诱~~~~人雪白的下巴,然后顺着向下,伏在她胸口,深深呼吸着那清新的体~香。

    这份美好,天生就是给他拿来破坏的,尖厉的牙齿咬在她耳垂的刹那,她的身体颤抖不已,‘啊’的叫出了声,脑袋后仰,指甲深陷在他胳膊里面,美好的颈部曲线让他再次忍不住吮了上去,一边叹息,“向惜,向惜,向惜……”

    一遍一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他简直要把她刻进他的骨头和血肉里才肯罢休。

    慕向惜温柔的拍着他的头发,像是对待闹人的孩子一样的好脾气安慰,“好了好了,我听到了,一会儿我们去床上继续,听话,乖!”

    “真的吗?”

    “嗯,绝对是真的!”

    “好,不许再骗我,不许再让我等,不许再离开我,不许你跟别的男人跑!我不许的事,你绝对不能去做,听到了没?”

    他句句是威胁,却句句是伤痛之后的肺腑之言,慕向惜大恸之余深深的呼吸,“小的听得清清楚楚!”

    “不是‘小的’,是老婆!”他不满的纠正她的用词错误,慕向惜几乎想要大笑了,无奈之余,她又重复了一遍,“好!老婆我听得清清楚楚!”

    那天晚上,他折腾了很久很久,虽然没有对她做什么实质性的动作,但是该做的也全做了,直到慕向惜有些微怒了,他才老老实实的睡去。

    神仙眷侣的日子终于在一天被稍稍的扰乱了原本设想的轨迹……

    慕向惜没办法跟他一起出双入对闲云野鹤的到处逍遥了,她生了,生了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一模一样的容貌,丑丑的,皱巴巴的小脸,很是气不过的就数慧姐了。

    她愤愤的指着慕向惜,向自己男人抱怨,“老公,她这身子骨竟然能怀上双胞胎,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我不能,为什么啊?”

    罗安莲激动得泪水涟涟,一边抹泪一边笑着去抱孩子。

    最欢腾雀跃的莫过于城城了,一左一右将妹妹们抱在怀里傻笑个不停,走到哪儿周围都是一圈护驾的,唯恐他一个激动把孩子从胳膊缝里漏掉一个。

    上一刻还在为老婆坚持顺产而心惊胆战到抓狂地步的许南川,此刻已经完全从恐惧和担忧中解脱了出来,从儿子手里夺回一个,捧在手里的时候大为惊叹,一个劲儿的咋呼,“哇,这就是我们幼年时候的小向惜吗,真的好像哦,真的好可爱啊,来,亲亲!”

    靠在床上依然很是虚弱的慕向惜不满了,“老公,我有这么难看吗?”

    “谁说我女儿难看了吗?”

    众人摇头。

    “谁说我老婆难看了吗?”

    众人更加快速大力的摇头。

    于是,他偎过去,上半身和她挤靠在一起,将孩子放在中间,他开始了唠叨,“你看,只有你妈咪嫌你丑哦,爹地可是最喜欢你的,以后跟爹地混,我吃骨头你吃肉,好不好啊,乖女儿?”

    慕向惜轻笑不止,哪里有他这样谄媚的爹地?人家现在吃的是奶,不是肉!所以,女儿还是跟着她混!

    护士进来的时候,将这挤了满屋的人请出了一部分到客厅里,两个女儿也被他们抢走了,只留下许南川一个人留在了卧室。

    这个加护VIP病房,条件非常的优裕,所有的装饰和设施都在入住之前经历了一层层的审核。

    许南川近乎苛刻的挑剔令人发指,细致入微到一处不起眼的窗帘,绝对要用暖色,因为他的亲亲老婆喜欢那种温馨的格调,所以,在这样的监督力度下,这里的条件舒适程度不比家里差多少。

    慕向惜被照顾得无微不至,即使如此,经历了一场堪比酷刑的折磨之后,她的脸色略显苍白,这让许南川心疼得不得了,捧着她的脸不停的吻着,希望增添一些健康的色泽,“老婆,辛苦了。”

    “是女儿。”

    在大家面前一直隐忍着的慕向惜终于落泪了,这是喜悦的泪水,是感慨的泪水,他们那个夭折的女儿,这次,肯定回来了,其中一个,必定是她吧,对,一定是她!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嗯,是的,两个女儿!”

    “没有第二个儿子了。 ”

    “我也没有Kingloy了。”

    几年前说过的话再次回到脑海里,他曾经说过,他要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掌管Kingloy,一个统领许氏,女儿呢,就拿来手心里疼着养着,这下好了,两个女儿全部拿来疼,“所以,真好!”

    慕向惜含笑看他,他也低头看她,为她将几绺汗湿的头发撩到耳后挂着,脉脉含情的凝视着……

    当天晚上,她收到了期盼已久的祝福,这祝福,不是来自普通人的,而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之一,陪伴着她走过了最为艰难的岁月,虽然这中间有伤害有误会有遗憾,但是,他们的情,永不褪色!

    许南川拿着耳麦走过来的时候,慕向惜诧异的问,“谁啊?”

    他神秘兮兮的笑,不言不语,顺手将一包纸巾递给她,她好笑的将两样东西接过来……

    “姐……”

    “阿擎?”

    两个字而已,慕向惜便哽咽了,扯了纸巾抬头感激的冲他咧了咧嘴巴,笑得真丑,许南川刮了一下她的鼻梁,离开了,只留下她一个人,静静的抹着眼泪,一语不发,心口却早已被激越的情绪冲撞得乱七八糟……

    “姐,别哭。”

    “姐,恭喜你!”

    “姐,你都不理我,是不是还在怨恨我吗?”

    戏谑的调笑终于让她开口了,声音如他预料之中的嘶哑,带着浓浓的不情愿的鼻音,“哪有啊?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你,你早就知道的。”

    对面一阵抑制不住的大笑,“哈哈,小心别让那男人听到,他可是一个醋坛子呢,我可要好好保住我的性命,过一阵子,要回去探望我的小公主们呢。”

    慕向惜连连点头,想到即将要见到他,就兴奋得手舞足蹈。

    但是,一些事情,她还是在担心着,“Elvira……怎样?”

    “姐,你是不是想问他和我怎样?”

    慕向惜含笑不答,她知道阿擎绝对不会任她呆在夜魅痕手里受折磨的,所以,她真正想要知道的。

    如他所说,而他,还是这么聪明厉害,知道她的每一个心思,这次,他没有丝毫的回避,“我和她很好,比你想象的还要好很多很多,我回国的时候,会带上她和我们的孩子,我这个,是男孩儿哦。”

    “真的?”她大声的尖叫了一声。

    “是!”他将电话稍稍移开耳朵,女人的叫声,好刺耳啊!

    “阿擎,你等我一会儿……”

    “干嘛?”

    “我快呼吸不上来了。”

    “不要紧吧,不要紧吧,喂,喂……”

    他急得团团转,差点要翻天的时候,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许南川极其不耐烦的声音,“喂什么喂,吵吵死了,放心吧,她没事!”然

    然后,是他对那女人的训斥,“喂,你这女人,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我给你打电话从来没见你激动成这样,他有什么好的,真是搞不懂了,哼……”

    *******************************************

    身体恢复了之后,慕向惜就被许南川接到了家里。

    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幸福还在继续着,唯一增加的,就是被两个婴孩勾起的欢声笑语。

    每一天,家里都有前来恭贺和道喜的亲朋好友,于是,几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整个宣城人似乎都有了口头禅,他们都在谈论着许家的两个可爱的小公主,但是苦于许南川把她们保护得太好,八卦的人虽多,但是真正见过她们的,却少到了极致。

    于是,为这传言更添了一层神秘感,只差点没有把她们描绘成头顶着光环带着翅膀从天而降的小天使了。

    这炒得沸沸扬扬的新闻终于因为紧随而来的另外一件大事平息了,上官家前代掌门人上官勒携带娇妻麟儿归来,准备定居国内。

    于是,媒体的注意力终于被引导开来,许南川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天天在家过得悠闲自在,孝敬二老,陪陪老婆,管教儿子,逗逗女儿们,偶尔兴致来潮,会找些乐子,就像现在……

    在书房处理完公务,一看时间还充裕,于是,他想起了以前的老对头,修长的手指在铂金电脑上击键如飞,按了enter键,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蓝色的背景,无人?

    许南川又重新切断信号再连接,还是这个背景,他支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抿唇吃吃的笑了出来,惬意的靠在椅背上,一条腿架到另外一条腿上,对着屏幕唤了一声,“上官勒?”

    “说吧,何事?”

    深沉悦耳的声音,一如平时的优雅含蕴,收敛了过于坚硬的锋芒,只有岁月的沉淀留下的暗香,幽幽的蛊惑着人的耳朵,许南川确定他就在不远处,他挑衅,“怎么,在媒体面前是缩头乌龟,在老朋友面前还要这样吗?”

    对方嗤之以鼻,一点儿也没有被他挑起怒意,他平平的语气淡淡的说,声音听起来有些压抑有些顾虑,“我没空理你,我儿子在我怀里躺着睡呢,还有,你可不可以不要笑得这么奸诈,我怕我儿子在美梦里突然被你惊醒,那么,你就等着我的回击和报复吧。”

    他可不是那种大方到懦弱的男人,只要敢惹了他,他必定会让对方后悔到死!

    许南川摸了摸自己引以为豪的俊脸,不识趣道,“奸诈吗?我看是你在忌妒吧?”

    “忌妒你?哈,你有老婆有儿子,我也有。”

    “那不一样,我比你多两个孩子。”

    “哈哈,你是在向我炫耀你老婆是一只小母猪吗?哈哈……”

    他像是再也无法抑制一样,终于爆笑出声,然后,还没等许南川用毒嘴堵他,就有人为他出头了,“上官勒!你说谁呢?齐绝,替我收拾他,敢骂我,哼,我让你吃到苦头,看你还敢这样对我不敬!”

    一声娇声叱咤,上官勒狂妄的大笑声戛然而止,这边的许南川也绷紧了身体,不敢置信的放下翘得高高的腿,眼睛瞪着屏幕,焦急的呼唤,“老婆,老婆,老婆你的声音怎么跑到里面去了?老婆?”

    悄无声息的寂静之后……

    慕向惜那张脸出现在了屏幕上,她笑得有点娇憨,不时的抓耳挠腮,像是做错事了一样难为情,尴尬的对着他挥挥手,生涩的叫着,“嗨,老公,是你老婆我,嘻嘻,一会儿不见,你好啊。”

    许南川一时间结巴了,“你……你……你什么时候又跑过去了?”

    “我这不是来绿园这里打高尔夫嘛,顺便过来看看齐绝。”

    “高尔夫?!”

    “上官勒在家带孩子,齐绝我们两个一起去打的,出了一身的汗,不过身体感觉舒爽多了。”

    她说得喜气洋洋,许南川却听得非常不顺耳,眉头聚拢,声音也带着一丝冷意,“我命令你!立马回来给我女儿们喂奶!”

    “奶妈不是在吗?”

    “你……你想气死我吗?”奶妈能跟妈妈划等号吗?

    “咦,宝贝醒了啊,阿川啊,不跟你说了,我去抱帅哥了,来来来,给姨姨抱,哇塞,好可爱哦,好粉嫩的一张脸啊,怎么长得比他爸还要帅气呢,这是怎么长的啊,唉呀,不得了,比我们家城城还惹人爱……”

    她夸张的叫喊让许南川一时之间气得火冒三丈,‘啪’的一声合上电脑,他对着空气吼,“慕向惜,你等着!我跟你没完!”

    自己家的女儿不抱,偏偏跑到别人家抱别人的儿子,哼,看他不去将她绑回来凌辱了!

    只是,再旺盛的火焰,也浇不熄慕向惜这边的热~~~~情……

    一直到傍晚,她才被许南川从上官家揪出来,一股脑塞进了副驾驶位,系上安全带,正在外面打游击的记者还没来得及拍一张照片,车子就狂飙而去……

    慕向惜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对着他抱怨,“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懂礼貌?亏人家宝贝还甜甜的叫你叔叔呢!”

    许南川噎了一下,侧头睥睨着她,“他叫了吗?”流着哈喇子呜呜了一声,这就等于叫了叔叔?

    “他这不是吐字不清吗?”

    慕向惜娇嗔的白他一眼。

    许南川不买她账,警告的语气,“你这是第二次了!”再犯之罪,罪不可赎!

    “老公,我们什么时候搬来绿园住住?”

    “休想!”

    现在已经跟齐绝如胶似漆的缠在一块儿了,等搬来之后那还得了?他可不想整天做这种绑架老婆的事情!

    而且,她分给他的时间可是越来越少了,这让他极为不满意,所以,他该想个办法来阻止她的这种恶习了!哼哼,老婆,看招!

    慕向惜遭到了拒绝,也不急着再劝,嗯,要想成事,就要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凭借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她有信心将他说服!哈哈,老公,你投降吧!

    小手在身上一个摸索,她尖叫,“唉呀,老公,忘记给宝贝红包了,瞧我这记性,算了,还是下次吧!”

    许南川对她不理不睬,心里却在冷笑,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她就遥遥无期的盼着吧!

    片刻的安静之后,他突然温和的唤了她一声,“老婆。”

    “嗯?”

    “医生说,你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今天竟然还打高尔夫,那必定是完全康复了!

    慕向惜乐呵呵的毫无心机的点头,“是啊是啊,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就是腹部的肉肉还有一些没减去,所以今天来向齐绝求几招妙方,看看怎么重新变得细腻白皙,我今天看了她的肚子耶,哇,真的像是没生过孩子的样子,保养得真好!”

    “你也不错!”

    他嘿嘿一笑,眼光从她更加圆~~~~润的胸~部到平坦的腹部,一看就是不怀好意,慕向惜心中警铃大作,怯怯的缩到一角,“你……你别打什么坏心眼,我……我这身体时好时坏,还需要再养养,啊,许南川,你好好开车,唔……”

    一路上,车子走走停停,等到得地方,慕向惜早已衣冠不整发丝凌乱了,她面红耳赤的跟着他下车,紧随在他身后,被他牵着手,头也不敢抬,走在前面的许南川却脸不红心不跳的,还回头开她玩笑,“老婆,你扣子少扣了几个。”

    慕向惜连忙低头检查,果然,衣服只有五个扣子她只扣了两个,艳色的文~~~~胸在里面若隐若现,如果这个样子让家人看到,不笑死她才怪,唉,真是差点酿成大错啊!

    都是他惹的祸!

    慕向惜瞪了他一眼,然后就定睛不动了,拉住他的衣袖,一脸窘迫道,“你等等。”

    “干嘛?”

    “脸上有唇印,我帮你擦掉。”

    “不要!留着!”

    抓住她伸过来的小手放在他怀里,他就是不让她碰他的脸,慕向惜急了,“唉呀,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站住,快站住啊……”

    门被推开……

    客厅……好多人……

    攀着许南川肩膀的慕向惜连忙规规矩矩的站好,可身边男人却蓦地僵硬了身体,满含笑意的眸子在这一刻却被冰森凝结了,那里面的寒意让身边站着的慕向惜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是吴佩佩和靳齐,旁边沙发上坐着的,是吴佩佩的妈妈,依然浓妆艳抹,却没有了原先的嚣张跋扈……此刻,她的手和罗安莲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两个人都在抹着眼泪……

    慕向惜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她暗地里跟靳齐和吴佩佩联系了很久,都是背着许南川的。

    因为她知道,许南川似乎对他们,还是耿耿于怀的,只是,今天这一幕,是早晚都会上演的,也是众人期盼的事情,除了许南川……

    在她愣神的瞬间,许南川已经走了过去,堪堪的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伸出一只手,直直的指向了……靳齐,阴恻恻的说,“你,给我滚出去!”

    靳齐的脸色顿时黑黪黪的,想他也是血性男儿,别人当众这样说,肯定忍不下。

    但是,让慕向惜欣慰的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跟许南川对峙,要站起来的时候却被旁边的吴佩佩握住了左手,两个人一起起身,吴佩佩深深的看着他,说,“阿川,这是我第一次带着我的爱人过来,如果从这道门走出去,那么,这也是最后一次!”

    爸爸开口了,“佩佩,靳齐,你们给我站住!”

    看爸爸一脸的怒容面向许南川,慕向惜连忙出面了,“阿川,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好不好?大家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嘛!”

    “谈什么,有什么可谈的?”

    许南川怒也不是,不怒又不情愿,所以,表情有些别扭,慕向惜趁机靠近他,“老公,别这样,城城还在呢!”

    “爹地,小气鬼!”妈咪一个手势,城城立刻举旗造反,许南川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母子两个非要跟我作对吗?”

    慕向惜满脸陪笑,半拉半拽着他拐到了楼梯口,附在他耳边嘀咕,“我们先上去先上去哈,你脸上的唇印很滑稽的!”

    “喂,你这女人,别拉我的衣服,我生气了啊,你还这样,给我放手,喂……”

    “不气不气哈!”

    “看我上去不把你给拆了!”

    他恨得咬牙又无力,慕向惜连连点头,“好好好,任你处罚还不行,走了走了……哎,爸妈,吴阿姨,你们继续聊哈,我们稍后下来,大家吃团圆饭,今天就别走了,反正家里有房间的,唔唔唔……”

    嘴巴被人强行捂住,这下,换成他拖她离开现场了……

    于是乎,死缠烂打这功夫,也不是不能用的,慕向惜今天就证实了这一个不败的战略!

    上得楼来,许南川大步朝室内会客厅的吧台走去,拿出一瓶酒许开盖子就送进口里,咕咚咕咚灌了两口。

    慕向惜连忙跑过来夺了过去,她稍稍一个转身,回头拿了两只杯子,再款款而来,朝他眨眨眼,在许南川看来,这算是向他抛了媚~眼,胸口的怒气就在这一瞬间压下了不少,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要陪我喝吗?”

    “哪有你这样喝红酒的。”

    慕向惜柔柔的嗔他一眼,为两个人各自斟了半杯,端起一杯送到他修长的指间,然后再端起自己的一杯,把酒杯举过眼睛部位,注视红酒。

    然后再将杯口就着唇瓣,头微仰,将酒送入小半口,慢慢入口回香,缓慢而优雅的动作,让许南川不觉之间看呆了。

    这样的慕向惜前所未有的迷人,柔荑一举一动,眼睛一眨一勾之间就流露出某种醉人的香味,令人不禁陷入其中,喉结禁不住诱~~~~惑的滚动,下~身某个部位立刻有了强烈的反应,在向他传达一个急不可待的信号,他要她!

    心动就要行动,这是许南川的做事准则!

    在大脑还没有发出指挥命令之前,他的手,已经握住了她的腰肢。

    他的眼睛,火~热又直接,透过酒杯望着她,慕向惜的一颗心早已被他烫得要蒸发了,但是她努力隐藏住不停加快的心跳,轻轻一笑,不紧不慢的偎近他的怀里,声音像是喝了高纯度的甜浆,甜得腻死人,“不如来个交杯酒?”

    他深深的一笑,手指却挑开了她的衣扣,“美人作陪,何乐而不为?”

    只是,这交杯酒的喝法,他要自己来定!执着她的酒杯,送进去他的口中,然后,朝她覆压过来,他的唇勾住了她的,“一起喝。”

    刚喝了少许,他便停住不喂了,不,他不是不喂,而是喂的地方转移到了她雪白的胸~口,暖暖的带着他体温的酒液顺着她的肌肤流淌,温润的柔软的感觉让她呻~~~~吟出声,他还要继续移,她控制不住的颤抖,无助的拽着他浓密的头发,想要阻止他欲要往下探索的**,“唔,这叫什么交杯酒,阿川……”

    “好喝,继续……”

    “你好坏!”

    “还不够!我还要更坏……”

    “阿川,别喝太多,会醉的。”

    “就是要你醉……”

    “靳齐他们的事情……”

    “你说了算!”

    (全剧终)

    PS:终于是大结局了,新文4月26日发布,书名为《早安总裁夫人》希望大家继续支持!O(∩_∩)O哈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