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幽冥神妃 混沌界 318,V最终结局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

    318

    “不用怕,有我呢,天塌下来,我顶着”幽冥邪很自然的将林木沐揽进怀中,轻柔的安慰道,他的这一个动作, 彻底激怒了,那个天空之中观望的首领,只见她大手一挥,指示着所有魔灵前进的步伐。

    玄霸心中始终带着疑惑,这个小姑娘到底是怎么知道驱使魔灵的方法的呢?那个邪恶的女人已经死了,他所有的心愿已经了了,但是这次他却不能就这样脱身,他的命已经不重要了,帮助他们又如何。

    成千上万的魔灵开始放肆的扫荡,那震撼人心的怨气让所有的人感到了压迫,晴天抱着两个宝贝吃力的攻击,若没有赫景焕的帮助她可能早就沦陷了,贞子和司空浩淼肩并着肩,一起屠杀那难缠的魔灵,贞稚嫩的脸上带着决绝的笑意,若能和这个男人死在一起,这一生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司空浩淼,你知道么?我喜欢你”贞子趁着刚把手中的这个魔灵解决掉的时间,说道,司空浩淼却微微一愣神,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小女孩,心中苦笑,她还小。就在这一瞬间,那卑鄙的魔灵大斧挥来,直直攻击着司空浩淼的头部,那强悍的力量好似要将他的脑袋劈成两半。

    贞子化为一只蝴蝶在那一瞬间趴在他的头上,替他挡去这致命一击,背部火辣辣的疼痛没有组织她爱意浸满的眼神,“我说的是真的,忘了老太婆吧,我会让你爱上我”贞子稚嫩的小脸上挂着明朗的笑,挂在他头上的身子上前一挺,吻上他的唇,她也闭上了眼睛。

    “贞子,”逐月一阵悲伤,那曲死亡的葬歌在她的心头响起,本能的她知道贞子肯定出事了,在茫茫的魔灵之中寻找着那个小身影,她这样的乱撞,身上已经被魔灵砍伤不少,魅影紧张的抱住慌乱的逐月。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贞子怎么了?”看着逐月满身的伤痕,魅影满眼的心疼,他知道逐月是个敏感的女子,她刚刚叫的是贞子,难道贞子发生了什么?才让她这样乱撞?

    “影,贞子陪我找贞子,我听见了,葬歌,那是噬魂族的葬歌”逐月满眼的悲痛,这是只有他们噬魂蝶族死亡之前才会吟唱的歌曲,不行,贞子不能有事,她还那么小,还没有将噬魂蝶族发展壮大,怎么能有事呢。

    “逐月,你别这样,我们慢慢找”没用轻声抚慰,双手却没有闲着,将所有靠近的魔灵全部击倒,不让他们有伤害逐月的余地。

    魔灵之所以能侵占世界,不是因为他们的功法多么的强大,而是他们的数量数不清的多,就算消灭他们还是会扣上金甲再次重生,这样不知疲惫的打下去,就算在强大的人也会疲惫。

    林木沐和幽冥邪合理横扫一片魔灵,可他们诡异的重生繁衍,让他们直皱眉,这样的战斗方法,怎么才算是个头,只见两人将所得的人用玫瑰花瓣托起,保证着所有人的安全,让所有人都在一起,相互照应。

    “贞子,你怎么样?”逐月在屏障之中看见司空浩淼怀中那已经奄奄一息的贞子,便大吼出声,原本柔弱的女人竟然爆发出了先前所为有的能量,只为同族,同宗。

    林木沐似乎听见了她的呼唤,眉眼紧皱注视着贞子哪个方向,她眼中的贞子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马上就要被金甲包裹,而司空浩淼却始终不肯松手,紧紧的抱着那脆弱的小身子。

    “贞子,你醒醒,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我求你快点醒过来吧”司空浩淼沉寂已久冰冷的心房出现了另外的一种情绪,那就是焦急,从来他都觉得自己是为沐儿而生,但是现在竟然有个小女孩口口声声的说喜欢他,而且还用自己的生命去证明,心乱了,这个女孩实在是太傻,这个事实来的太过突然,一点准备的余地都没有留给他。

    “司空,她怎么回事?”林木沐和幽冥邪几乎同时跳上那片花瓣,看着那包裹中的稚嫩小脸,手上的光芒再现,在那个瘦小的身上徘徊,林木沐的眉头忍不住皱起,她没有事?可为什么还会被金甲包裹呢?

    “刚刚为了救我,她被那些魔灵劈中了要害,这都是我的错”司空浩淼在他们的眼中看见了无奈,误以为贞子已经没有救了,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悲痛,他害了一个少女。

    “放心吧,她没事,噬魂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脆弱,”这个贞子,这个时候还想着玩,也不瞧瞧都把逐月急成什么样子了,真是了,要是让司空知道真相,肯定会大发雷霆。

    “怎么回事?”幽冥邪用眼神询问着状况,看着那看似已经被包裹严实的小人,心中些许有些的担心。

    “这个贞子”林木沐眼中含笑,这些魔灵好似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压力,反而这些朋友的变现让她有些诧异,看着赫景焕将晴天保护的严严实实,看着两只麒麟一起并肩起舞,看着星辰和腾云携手共敌,那两个看似弱小的黑茶和绿叶竟然在墨云的肩上大肆的发威,冰凌已经找到伤痕累累的文泉,两个疲惫的戒备着所有的魔灵,青旋和采风在星辰他们身后吃力的攻击,尽管眼中疲惫却始终 不放弃希望。

    “这么震撼的场面,少了我们怎么行呢?”郑康老头坐着一条飞驰的人鱼,从远处驶来,苍老的脸上到这兴奋的神色,他的命是丫头的,这个时候若不帮助他们,还怎么在世上混。

    “老头子,别臭美了,快从我的背上滚下去,”阿尔斯很不爽的吼着,这个死老头子摆明是让他在这行人面前丢脸,他堂堂人鱼王子, 被人践踏已经很丢面子了,他竟然还大声的嚷嚷。

    林木沐无语的看着两个人,不是说让校长好好休息了么?

    “校长,你的身子不适宜,战斗,这里的魔灵这么多,你找个安全的地段吧”林木沐还是可以看出郑康刚刚复原的虚弱,真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想的。

    “丫头,已经没有安全地段了,整个世界都已经被魔灵侵占了,他们的数量还在暴增中,我是想来通知你,看你能不能想到解救的办法”郑老头依旧没有从阿尔斯身上下来,看着底下那虎视眈眈的魔灵,心中有些庆幸,还好他们都在半空之中。

    “什么?”林木沐大吃一惊,整个世界都是魔灵,原来不只有他们这一处地方?

    这个事实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些魔灵的难缠程度超乎想象,就算将蓝玫宝典发挥到最强的功效,还是不可能将他们消灭,现在这么多的侵占,叫他们怎么收拾。

    两个人的表情开始沉重了,看着地面上哪如同蚂蚁般秘密麻麻的魔灵,在看着奇黑无比的茫茫天宇,开始迷茫。

    “木沐,毁天灭日吧”玄霸的声音随风而至,深幽而飘远, 在幽冥邪和林木沐的心中揭起了一阵疤痕,毁天灭日,蓝玫宝典的最终禁忌,让灵魂终归故里,让在世之人再次重生,所有亲情的芥蒂全部解除,毁天之后,便是陌生的世界,这样的事实,他们可以承受么?

    “木沐,幽冥,你们不要在拖延了,越是拖延魔灵就会越多,毁天灭日后,大家都会好好的重生,难道不好么?这样下去,大家都会变成魔灵,会成为你永远的敌人,伴随的只有无尽的征伐”蓝玫之上,玄霸的脸上带着焦急,蓝玫宝典曾经他与蓝儿修炼过,只是那时他的心术不正,根本体会不到它的意境,但是现在,他希望这两个相爱的恋人,可以将蓝玫在整个天宇绽放,那时他对蓝儿所有的眷恋,愿,再次相遇。

    林木沐深深的看了所有人一眼,刚刚玄霸的声音他们应该听的很清楚,这个决定是大家的,希望所有人都要承受住这个事实。

    每个人的头都垂的很低,再次重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还有这么多无法割舍的情怀,翩翩起舞的花瓣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哀伤,对幽冥邪和林木沐来说无疑是一种不知名的压力,毁天灭日,真的要么?

    “月,若要重生,你千万要记得我”魅影火红的衣衫在花瓣中飞荡,红的耀眼,火辣辣的眼神让原本疯狂的逐月沉默了, 重生么?他们已经重生一次了不是么?她相信他们还会认得彼此。

    “娘子,来世咱还做夫妻行么?儿子,你还要加入我们么?”腾云搂着星辰的肩膀腼腆的笑着,看着一旁还在和采风依依不舍的青旋,忍不住问道,他们可以成为一家人,终究是缘分不浅。

    “爹地,妈咪。要是重生,你们还要把我们生出来,来世,我们还要做你们的宝贝”两个小娃原本就少年老成,面对着那么可怕的女人都没有惧色,就算重生他们也相信,缘分不会就这样断了。

    “晴天,看来今生是不能奢求和你在一起了,希望来世你要为我驻足,因为我的这颗心,真的在为你跳动”赫景焕难得的煽情一把,在这弥留之际,他只希望可以将最后的心愿完成,此生也就无憾了。

    “叶子,这个给你,你要好好的带着,这是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不许没有了,来世要是在遇见我要检查的”黑茶嫩嫩的声音带着强势,将身上唯一王族的象征交到绿叶手中,相处时间久了,也许习惯了存在,他们之间的情谊就是这样的延续。

    “我不同意,我还没将这个男人忽悠到到手,要是来生遇不见他怎么办?”贞子退去那一身的光坏,在司空浩淼怀中激动的抗议着, 完全无视那已经目瞪口呆的男人,她好不容易才套出他的话来,来世他们还不知道会不会相遇,就这样离别他才不要。

    “贞子,让你用葬歌吓唬姐,报应来了,”逐月在魅影的怀中眼睛湿润了,看见贞子为了一个男人竟然连葬歌都用上,连她这个至亲的姐姐都欺骗就知道她动情之深,她在这里祝福着她。

    司空浩淼黑着脸看着眼前耀武扬威的小妮子,没想到她竟然没事,没想到她竟然拿这个欺骗他,他还这样傻傻的相信着他,眼神之中的温度开始下降,如同寒冬霜雪,频临着爆发的边缘。

    “你答应过我,只要我醒过来,什么都答应我,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说话不算话,我现在醒过来了,我叫你答应我,不准生气,不准不理我,不准不喜欢我……”贞子看着那冷若冰霜的男子,心中不由后怕,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冷面男子只是紧紧的注视着她没有多余动作和语言,她醒来不是比什么都值得高兴么。

    “林小妞,你说在重生我有没有机会变回男人?”大山娇滴滴的声音,让林木沐身上鸡皮疙瘩直起,没想到强势的大山竟然是这种超嗲的声音,还真是受不了啊。

    “看造化吧,我又不知道会怎么样,毁天灭日的后果不知大家是否愿意承受?”林木沐原本在两个宝贝的呼唤声中无法自拔,她已经欠他们太多,没想到他们还愿意做自己的孩子。

    “主上,你放心去做吧,我门承受的起”

    “主上, 放手去拼吧,就算都在大的后果也不是你们的错”

    “主上,我们支持你”

    “木沐,幽冥,没关系的,愿来生,我们还是朋友”

    “……”

    抚慰的声音,支持的语言,在两个人的心头蔓延曲折,这算是什么?地面上虎视眈眈的魔灵首领竟然指挥所有的魔灵朝她攻击,看着那蜂拥而上的魔灵,林木沐漆黑的眼眸之中带着久违的怒火。

    巨大的蓝玫空中坠落,直直的攻击着那魔灵的统领,只要她死,什么事情就都解决了,可惜她不知道她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领头的魔灵那隐藏的嘴角带着嗜血的笑,对这个女人的恨已经再也无法容忍,文萱和施承颜已经无力了,明明他们是一伙的为什么这些魔灵始终不放弃对他们的攻击,文萱的眼神中带着绝望的笑,看着半空之中那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众人,看着原本是她至亲的人,似乎有些哀求。

    那求助的眼神根本没有带来任何的成效,文泉直接无视掉,不是他不看重亲情,因为他现在也是在依仗着自己的主人才能偷生,怪只怪她的野心太重,怪之怪她永远选错了帮手。

    文泉眼睁睁的看着文萱和施承颜被那金色铠甲包围,光荣的加入了所有魔灵的队伍,幽绿的眼眸紧紧的闭上了,表明他此刻的哀痛。

    “阿邪,看看这就是你滥情的后果,多么严重,以后注意点身子吧”林木沐望着那魔灵的攻击,很无奈的对着身旁的幽冥邪说,她和这个女人的瓜葛应该是两世夙愿,是她毁了她的宫殿,坏了她成妃的好事,没想到这一世还会相遇,她还对幽冥邪动了心,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真的有爱存在吧,只不过现在已经转成了对她的仇恨。

    幽冥邪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这么大的责任全部都推到他的身上,他怎么承受的起呢?深幽的眼眸锁视这那个魔灵,手中蓝玫不断地攻击,就算她已经被打得四分五裂,在不知名的地方她还是会在聚集。

    “阿邪,毁天灭日吧,就算这样僵持,我们也会被活活的累死,不如就让所有人都获得新的生活来的爽快,”林木沐已经彻底被这些魔灵打败了,他们仿佛有无尽的生命一般。

    “木沐,若我们也有重生,你等我踏着七彩祥云去迎娶你,好么?”幽冥邪语气轻柔,也许此生唯一的遗憾便是,没有给她一个婚礼,没让她成他唯一的神妃,若有来生,他会让世界都知晓。

    “到时候再说吧,”两人之间没有悲伤,手中的力量却在轰然间巨大,他们知道只要他们相爱,到哪里,都会有相遇的那一天,天空已经被祥和的光芒铺垫,韵白的光亮普照着整个苍茫大宇,天空开始不断的下起花瓣雨,纷飞之中,一个蓝衣女子温柔的淡笑,她的美惊心动魄,她的美举世无双。

    “蓝儿,你来了么?你是来接我了么?”祥和的光芒之中玄霸疯狂的呼喊,想要托住命运的步伐,他好不容易和蓝儿再次相见,希望让他在弥留一会。

    “玄,你来了,我好想你,你不要走好么?”女子轻轻的啜泣,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

    “蓝儿,你拉我一把,我要永远陪着你,我不想就这样离去”玄霸心头难掩兴奋,她还记得他,她还记得,不行他要留住这一刻,永远的留住。

    “玄,我抓不住你,玄,你不要离开我好么?我好怕,真的好怕,你身体之中的在一天一天的壮大,我知道你在和一个女人谈着交易,我知道你早就已经厌倦了我,可是我真的好想陪着你,哪怕只在远处观望”女子啜泣的声音有些撕心裂肺,她的声音之中难掩着绝望,对于深爱的男人的绝望。

    “蓝儿,你等着,我去抱紧你,你等着我”玄霸艰难的攀爬着,不让蓝玫的吸力将他吸走,也许他的意志过于坚决,那股子吸力竟然消失,他也如愿的爬到了女子面前,这一刻他笑了,明艳的如同太阳一般,上天竟然真的给他机会。

    “蓝儿,我知道错了,再次见到你是我此生最大的福气,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玄霸激动的抱住女子的身躯,他真的好怕在失去。

    两个身影在漫天花瓣中紧紧的相依,女子温柔的在笑,男子脸上也洋溢着久违的幸福,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这个幻境,便是他们永远的归处。

    漫天飘零的蓝色花瓣浇熄了所有魔灵的士气,洗剂了他们身上的所以怨气,整个大宇的所有植物瞬间枯萎,天空也变得灰蒙蒙一片,所有熟悉的人早已消失不见,有的只剩一片苍凉。

    千年后。

    神王大婚之际,七彩的祥云普照着一世的光环,成群上万的凤凰在空中盘旋,那奢华的凤辇踱步慢行在半空之中,一对红衣男女脸上洋溢着久违的幸福。

    “站住,抢亲,”半空之中赫然响起一个惊骇的女声,那愤怒的语气好似想要将这凤辇撕成两半。

    远观望着那蓝衣女子,清丽的脸上带着久违的肃杀之意,漆黑的眸中酝酿着不知名的怒气。

    “来人啊, 有人抢亲了,快来护驾”不知哪个神兵咋舌的大呼小叫。

    凤辇之中一个红色衣袖轻轻一挥示意着他不可宣扬。

    “木沐,我和你有仇么?好不容易成个亲,你不来也就罢了,还来捣乱,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凤辇之中那熟悉的女声,让林木沐有些愣神,这不是幽冥邪的婚礼?那他在那里?

    “你家男人在九天,别跑这里捣乱,老子成个亲容易么?”男子痞子般微怒的语气表明了他心在即激动又不爽。

    “啊,抱歉,抱歉,耽误你们洞房了”林木沐一副狗腿的让开了一条路,心中暗自诅咒司空浩淼八辈祖宗,这个该死的人渣,竟然告诉她今天是幽冥邪的大婚,他究竟安的什么心,活该被贞子欺负的死死的。

    半空之上,她独自踏上那条小路,两旁那蓝色的小花,依旧绽放在那里,她究竟要不要去九天寻找?该死的幽冥邪,说好了会踏着七彩祥云去迎娶她,这个无赖说话不算数。

    “是谁让我的神妃这么生气呢?”温文如玉,轻灵的声音传来,她一抬眼,正好对上那深蓝的眼眸,深情未减,思念尽在,他的身旁还跟随着两个熟悉的小人儿。

    霎时间,天空之中蓝色的玫瑰花瓣再现,好似在祝福着再次相遇的恋人,两目相望,已无言。

    【ps,神妃伴随着妖娆妈咪已经半年之久,今天将结局奉上,希望大家喜欢,支持的朋友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也许这就是最后的落幕,……】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