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绝色女军师与神勇女将军 第8卷 终极篇:永世邦交,明月几时有?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作出最后一拨打算的完颜亮,率先冲向凌墨寒,上去便是一矛,凌墨寒长枪潇洒一挥,留下一道完美的弧度,挡住完颜亮的长矛。

    很快二人战在一处,不下十数个回合,完颜亮心中暗叹,久闻凌帝骁勇,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抱着一个孩子,还能和他打得如此激烈,的确是他小瞧了这个楠冥皇帝了。

    完颜亮看硬拼可能真不是凌墨寒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完颜亮虚晃一招,一把飞刀扔出,凌墨寒轻松闪过,下一飞刀却又来,三刀齐发,一把打向凌墨寒,两把打向凌子烨,凌墨寒一手保护儿子,一手凭空抓住一把飞刀,凌空一玄,躲过一把飞刀,在看第三把飞刀已近,往后一仰,险险躲过,谁知第四把,一连三刀躲过,第四把却抽不出身来去挡刀了,紧紧的互助怀里的儿子,不让儿子受伤,自己挨一刀不算什么,凌墨寒这样想着。

    但最后的一把飞刀却没有挨在他身上,抬眼一看,小白竟然一个飞跃,准确无误的用嘴咬住了那把飞刀,落到马头上,叼着飞刀的小狐狸的可不愿就此罢休!只见毛绒绒的大尾巴一甩,小脑袋一晃,愣是把完颜亮打了个措手不及,直到飞刀搭在只见咽喉之处,完颜亮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毛绒绒的小东西是干嘛的,便已咽气,直瞪着虎目,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变化——

    死不瞑目。

    凌子烨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是当机立断,直接一剑砍下完颜亮的首级,交给爹爹。

    这一幕,不知被多少楠冥和突厥的将士,亲眼目睹。

    “完颜亮已死,降者免死!”高高的举起完颜亮的首级,凌墨寒高声宣布着,届时,还在打斗的两军,顿时安静了下来。

    突厥兵将们看着元帅的首级,愣了几秒,有很多都放下武器,跪地投降了。

    但也总有忠义之士,例如现在,几个不服气的将军,便拼命的想凌墨寒这里冲来,但最终也是强弩之末,被楠冥的将士给捉住了,或是直接被杀,壮烈牺牲。

    就这样,楠冥绝地反生,载入楠冥史册,史称“清明之战”,少年罗望锤镇清明山的故事,更是传遍大街小巷,酒坊茶市,千百年后,仍然为人津津乐道。此外,幼年太子手刃完颜亮的英雄事迹,更是成为了楠冥百姓的骄傲……

    自此之后,由楠冥元帅任清翔带领楠冥骁勇之将,一路之上,势如破竹,有很多守关之将更是闻风丧胆,直接开成投降或是弃城而逃,在短短十日之内,楠冥大军,竟直入突厥都城,杀向皇宫,楠冥行仁义之军,所过之处,秋毫无犯,凌墨寒更是严格禁令将士们:不得扰乱突厥百姓,不得烧杀抢掠,不得奸 淫 妇女,三大不得,有违令者,杀无赦!

    因此楠冥大军深得突厥百姓爱戴,更甚至,楠冥大军打入突厥都城的时候,百姓们竟然自发义军,杀了守城将军,给楠冥大军开城铺路,夹道迎接。

    就这样,一路上畅通无阻的进入突厥王宫,突厥王拓跋洪看大势已去,与群臣商量之后,在王宫正门前,直接献印投降,并对楠冥大军感恩戴德,宣读了长达一万字的“罪己诏”,已是忏悔之心。

    ……

    而历来都一“仁义”治国的凌墨寒,也并没有为难突厥王拓跋洪,只是在双方都方便的情况下,让突厥永世称臣,年年进贡,岁岁来朝之外,凌墨寒却一鸣惊人的颁发了一道诏令,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为鼓突厥兴旺,朕特批,楠冥只玉蝶关起,向突厥减免关税,可凭有效文凭,在楠冥各地往来贸易,促进两族贸易往来,互助互利,永建邦交只好。

    永墨二十一年,腊月

    ————————————————————————————————————————

    一年后

    这天,云月城中一片热闹非凡,大街小巷,全都挂上了红绸,人们一个个的,全都喜气洋洋。

    “翎儿,收拾好没,我们该出发了。”凌墨寒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大的奶娃娃,坐在大殿中,不耐烦的向寝室里喊道,心里还郁闷着:“翎儿今天怎么收拾得这么慢啊,都两个时辰了。”

    回答他的却是噼里啪啦的瓷器碎裂的声音,凌墨寒一惊,把孩子塞给一旁王坤,便向屋里跑去。

    入眼便是一地的碎片,只把凌墨寒吓了一跳,翎儿的脾气一直很好很温顺很乖巧,今天这是怎么啦???

    “翎儿,你别累坏了,这两天你不舒服,怎么还动了这么大的气,摔东西是小,气坏了身子是大。”一把抢过小妻子手中的碧玉瓶,放在安全的地方,拉着小妻子的芊芊玉手,好声安慰。

    “呜呜~~~~”南宫冰翎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风炮,头上有些凌乱,看自家夫君温柔的拉着自家的手,也有些对不住,但更多的是委屈,她需要发泄,南宫冰翎一头便扎进凌墨寒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啊~~~~~”轻轻的拍着小妻子的后背,凌墨寒看向一旁的琴棋书画,来凑热闹的追云。

    “这是怎么了?”凌墨寒问道。

    “这这这——”琴棋书画四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追云你说。”无奈,凌墨寒只好点名。

    “那追云可要恭喜少主了。”追云意味深长的说道。

    “翎儿都哭成这样了,你还恭喜我朕,我喜从何来啊?”凌墨寒听了追云的话,有些不乐意。

    “陛下,追云姑娘没说错,却是应该恭喜陛下呢。”舞琴道。

    “哦?翎儿怎么回事?”凌墨寒轻声问道。

    谁知南宫冰翎窝在凌墨寒,死活也不抬头。

    “回禀陛下,刚才经过追云姑娘诊断,娘娘有有了……”最小的弄画支支吾吾的说道。

    “有了?有什么啦?”凌墨寒没听懂,紧接着反应了过来,把南宫冰翎从怀里拽了出来,一手捧着小妻子的梨花带雨的脸蛋,一手温柔的给小妻子擦拭着眼泪,道:“傻丫头,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啊。”此时的凌墨寒,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可可是生孩子很疼的,还得喝那些……”嘟着粉唇,南宫冰翎越说越委屈,不是说她身子还没调养好,这几年很难怀上的嘛,所以才……呜呜~~~~她不想再手煎熬啊啊!!!

    “那就不不要啦?”凌墨寒这回算是明白了,看着小妻子纠结的小模样,在想想小妻子怀皓儿是受得罪,也有一些于心不忍了。

    “可可是那个药很苦的很苦的。”

    “让追云去弄甜的。”凌墨寒耐心的安慰,虽然他也不忍心打掉这个孩子,但看着小妻子受苦,他也跟着翎儿心痛啊,而他却做不了什么。

    “可可是……”

    “又怎么啦?”

    “可是我我舍不得啊。”南宫冰翎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了。

    “那就生下来吧,我帮你带。”听了小妻子的这句话,刚刚还有点儿疼痛的心,一下子不疼了,并且自告奋勇起来。

    “那国事怎么办?”

    “交给烨儿。”几乎是想也不想便得出了一个答案,也不想想他的宝贝儿子才多大。

    “烨儿是小了点儿,这样吧,甚父皇母后这次回来,把他们留下,我们一家人有团聚了,好不好啊!”凌墨寒想了一想,把国事交给烨儿,确实有点儿不妥,自己就有一个那样不幸的童年,怎么还能让自己的儿子,重蹈覆辙呢。

    “不好!”不等南宫冰翎回话,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闻声看去,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凌频清和黄浮夫妻二人正向着这边走来呢。

    “父皇——”

    “毕竟你才是皇帝,我这个做太上皇的嘛,帮你带带小孙孙就不错了,其他的,不要奢望。”凌频清一句话,便彻底的打消了凌墨寒那么一点点的念头。

    “俊疾哥的婚礼要开始了,我们还是快过去吧。”南宫冰翎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好几天没见到伊痕,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呢。”

    “当然是在你表哥的婚礼现场啦。”

    ……

    南宫府

    看完南宫俊疾和锦瑟的婚礼,南宫冰翎和颜伊痕两个小姐妹便跑得无影无踪了……

    都月上三竿,南宫冰翎和颜伊痕两姐妹还在青轩里聊天吃喝呢,声音大得张狂。屋外的二男齐齐揉了揉耳朵,“干杯!”酒坛子对酒坛子,豪爽对饮。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全篇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