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金家香火 终章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来到玄明大师闭关的石洞前金老夫人直接说出来意。

    「要纯阴之女的下落?」玄明大师干哑的声音呢缓缓传出。

    「是的,还请大师指点。」

    「比起纯阴之女,金家的诅咒可解了吗?」

    金老夫人以前就曾问过金家的诅咒是否有解,但得到的都是让人失望的答案,却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玄明大慧寺会主动提起这事。

    「自然还没。」金老夫人只能疑惑地回着,「大师,你送来的信明明就说了……」

    玄明大师叹了口气,打算她的话,笑道:「恨本由爱生,怨也该由情解,这代的金家人出了个多情生似无情的人,这金家诅咒早该解了。」

    金老夫人和金老爷夫妇面面向觎,最后还是金老爷开口问道:「大师此话不知何解?」

    「问问后头那个小姑娘吧!她家主子的八字为何她应该很清楚,你们听了就会明白我现在所说的话了。」

    金老夫人和金老爷夫妇回头一看,站立后头的,正是受命于主子跟着来打探纯阴之女下落的小桃,她脸色突然一白,跪到地上。

    金夫人严肃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主子的八字不是卯时一刻吗?」

    金老夫人早已知道孙媳妇的八字不对,也就没有亲自追问,而是叹了口气,由着媳妇处理。

    金夫人的严厉小桃是见识过的,更何况她本来就心虚,现在一被追问,马上眼眶盈泪,「不是我们家老爷夫人和小姐要欺骗人的,我们小姐也是前阵子才知道这事的。」

    「到底是什么事还不赶快说!」金老爷也板起脸问。

    小桃损失老老实实地把当初两个女婴如何抱错,最后姚叔姚妈两人暗自瞒下这事一一说清道明白。

    金老爷夫妇听完气得差点晕厥,但是转念一想似乎有不太对。

    「大师……但是金家诅咒里说娶到错误之人,活不过三十,也不会留下子嗣,但是今天早上,尔凡的妻子已经生下孩子,还是个男婴……」

    「所以这代表着金家诅咒已经破解了。」玄明大师娓娓道来,「其实当日金总管带八字来合时,守在门外的小沙弥笔误,本该是卯时正,他却多写了一刻,若不是后来怕我责骂主动坦承,我也不知道有如此误会,只是那时候你们已经办完喜事,我算过新娘竟正式那个有缘人,也就不再多嘴,知道武定侯后来明知娶了八字不对之人,却故作不知,依旧与妻恩爱如昔,才以多情破了无情之咒。」

    这番话点破金尔凡早就知道娶错人的事,也说明了这桩亲事是有心撞上无心,让他们娶对人。

    金老爷夫妇和金老夫人同时一愣,脸上却显得有些忐忑。

    「这是说……虽然娶错人,但是家里的那个媳妇才是真正八字正确的命定之人?」

    金老夫人沉吟了下,说了自己的推断。

    「没错。」

    就是错的,尔凡那孩子也打算认了,这事也不过是让我们心里好过一点而已,金老夫人在心中暗忖着。

    毕竟那日孙子对折她磕的那三个响头,还有那句「心甘情愿」,她可还是记忆犹新。

    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连番错着,竟让两人结了连理,又破了诅咒!

    金老夫人想通之后,忽然记起今天来访的目的,连忙开口,「不过大师,老身今天来主要是要求纯阴之女的……」

    「武定侯府的有缘人就是纯阴之女,你们为何不往家里求,却来问我呢?」玄明大师淡淡道。

    金老夫人和金老爷夫妇再次怔然,随旋才后知后觉地想到。

    难道……

    「我那孙媳妇就是纯阴之女?」金老夫人不可置信的问道,然后一脸狂喜。

    没想到娶错的人,不但是良缘,竟然还是他命中的贵人!

    金夫人更是顾不得礼数,连忙差人准备回去,跟来的下人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金老夫人感激地行了个大礼,「感谢玄明大师的指点。」

    玄明大师淡定地回着,「不必多礼,佛度有缘人。」

    若是无缘,即使命中该有也终虚无。

    若是有缘,即使相隔千里也来相会。

    他不过就是推了一把,让那对注定来破咒的有缘人少了许多的波折而已。

    黎彦儒才从宫中奔回武定候府,就马上接到消息说是找到两味药引,他又惊又喜。

    找到无根水他不意外,但这玄明大师也太神通广大了吧?还不到一天的工夫,就帮金家找到了人?

    提着一堆药材往里奔,看着本该躺在房里坐月子的王幼昕却一脸苍白地坐在外间,他不禁呆愣了下。

    「嫂子,你不是应该在坐月子吗?怎么会……」

    「你不是要我的血做药引吗?我在房里如何取血给你?」她浅浅地笑了笑。

    「好了,既然药引药材都到了,那就准备解毒吧!」看黎彦儒还在发愣,金老爷连忙催促着。

    尔凡躺在床上一天,他们就一天不能安心。

    「没错,那我们现在开始煎药,等等要喂他时再放入药引。」黎彦儒一脸自信地说着,「大家不必太担心,这幅药虽然不是神丹,但对这种毒却是再有效不过,只要一贴下去就能清醒。」

    金老爷喃喃地说着,「希望如此……」

    王幼昕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相公躺着的房间,心中也默默祈祷。

    愿天上神佛能保佑他清醒过来,这乃信女唯一的愿望,她愿折十年寿换他多活十年。

    没多久,黎彦儒便出来唤他们进去,说是金尔凡已经清醒,金老夫人先是拦下儿子和媳妇,迳自带着王幼昕进入房里。

    金尔凡一脸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看到祖母牵着妻子走了进来,严重闪过一抹的紧张和不安。

    他那天虽然已经向奶奶表明了心意,却还是担心她不肯答应,硬要他将八字正确的女子娶回来。

    金老夫人见她那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好了,别紧张,奶奶自然不是要拆散你们的。」

    见两人一脸的疑惑,她便把在玄明大师那里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王幼昕听完脸色发白,金尔凡则是带着庆幸。

    王幼昕没想到自己差点害了丈夫,虽然高兴自己才是那个命定之人,但是心中还是免不了害怕。

    金尔凡搂了搂妻子,看着她产后虚弱苍白的脸色,还有严重惊惶的神情,忍不住在她耳边轻哄,「好了,别怕,我没事,你没事,我们的孩子也没事就好了。」

    「是啊,你们都没事就是我们这些长辈最大的安慰了。」说完,金老夫人突然正色地看向他们,「尔凡、幼昕。」

    金尔凡和王幼昕交握着手,也一脸严肃地回望着她。

    「我老了,也不知道还能再活几年……」

    「奶奶!」

    两人异口同声地唤道。

    金老夫人淡淡笑了笑,拍了拍他们的手,才继续说:「好了,人生自古谁无死,总是有那么一天的,只要别带着遗憾离开便是圆满。如今金家钱财有了,权势也有了,却独独因为那诅咒导致家宅不兴,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们能够一辈子相亲相爱,替金家开枝散叶,子孙满堂。怎么样?能答应奶奶吗?」

    金尔凡和王幼昕互望一眼,同事认真地回答,「奶奶,我们自然会做到的。」

    见两人这般有默契,金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好、好!有了这一句承诺那就好,接下来也就让你们爹娘进来看看,幼昕你也可以回房继续坐月子了!」

    没等他们回答,金老夫人就起身往外走,除了招呼儿子媳妇以外,还吩咐小桃她们进去把王幼昕给搀回房里。

    至于她则是看着躺在摇篮里的曾孙,满足地笑着。

    呵呵,或许她应该好好地养养身子,她希望能在有生之年,重新看到这个沉寂已久的大宅注入生机,恢复活力。

    就像她最大的心愿一样,见到金家子孙满堂的盛况。

    许多年后

    金尔凡和王幼昕坐在大堂之上,看着满堂的子子孙孙,即使是向来不苟言笑的金尔凡也忍不住绽开笑靥。

    「儿子祝父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长子金顺达领着小萝卜头跪在地上齐声祝寿。

    接着是他们的次子金平朝。

    「儿子祝父亲天赐遐龄,日月长明。」

    「儿子祝父亲如松柏茂,至德延年。」

    「儿子祝父亲图开福寿,寿比松龄。」

    「儿子祝父亲蓬莱春满,蓬岛春风。」

    每次都由一个壮男男子领头贺寿,然后后面跟着的是一群小萝卜头们奶声奶气地附和。

    「好好……」金尔凡开怀地笑着,毕竟看着儿子们领着一群孙子来拜寿,可以算是为人父最高兴得事了。

    一边几个少妇看到父亲那么高兴,也忍不住上前凑趣,「爹,你怎么可以光听哥哥弟弟们的祝寿就忘了我们姐妹几个。」

    「好了,都嫁人生子了还这样爱撒娇,羞也不羞。」王幼昕看着几个女儿,忍不住笑道。

    「好好!你们也来吧!」金尔凡慈爱地点了点头。

    几个少妇连忙领着丈夫孩子一一跪在父亲跟前拜寿。

    「祝爹日日顺心,年年享福!」说完,少妇们还不忘提点孩子们上前来给外公拜寿。

    「祝外公寿比南山不不倒松!」

    「祝外公岁岁有今朝!」

    「祝外公福如东海!」

    「哎,这个人家说过了,快点换点别的。」

    各种贺寿祝词不断响起,金尔凡却只想我这老妻的手,向她说声谢谢。

    当年奶奶最大的愿望就是子孙满堂,假如她泉下有知,见到如今这样的场面,应该会感到大为欣慰吧!

    王幼昕和他结缡多年,怎么会不懂他的心思,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我们终于做到当年奶奶对我们的期许。」

    「是啊!」金尔凡笑望着她。

    两人十指相扣,彼此凝视相望,唇里都默念着他们不曾或忘的话……

    一辈子相亲相爱,替金家开枝散叶,子孙满堂。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