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神秘前夫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航程里,海儿把头倚在具世炫的手臂上,睡得东倒西歪,虽然她没吃机上的餐点,但也没吐,[母子均安」的抵达了首尔的仁川机场。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出机场大门,一部大型巴士已在等待,要送大家先去饭店休息。

    欢迎台湾贝尼制鞋的酒会明天晚上举行,因此他们还有一大段的自由时间,汉江制鞋的公关部门已经为他们规划了一连串的观光行程。

    「我不跟大家去饭店吗?」海儿挥着手,目送同事们离去,若不是刚刚他搂着她的肩膀,她已经跟着大家上车了。

    「大家都已经知道妳的身分,还有必要跟他们住饭店吗?」他好笑地反问她。

    「那我睡哪里?」她扬起睫毛问道。细盛他的手在她肩上一紧,微笑道:「跟我睡。」

    一部轿车在他们面前停下,司机快步下车帮他们放行李,笑吟吟的跟海儿打招呼。

    「您好,夫人,好久不见了。」。海儿眼睛一亮,也立即笑开了。「是你啊,铭才,原来你还在汉江工作,几个孩子了?」

    她离开首尔时,铭才刚新婚不久,她和具世炫都出席婚礼,给足了面子。

    「儿子已经一岁半了,女儿刚出生不久。」铭才笑得腼眺。

    「哇,真是恭喜你了。」海儿满心欢喜,真心诚意的替他感到高兴。

    奇怪了,自己的心情怎么这么好?

    两年前,她心灰意冷的离开这个地方,从没想过会再回来,然而如今再度踏上这块土地,心情却已截然不同。

    她看着身边的具世炫,想要向他撒娇的心情油然而生,她把手臂挽入他臂弯,两个人一起坐进车子里。

    「我们要去哪里?回家吗?」看着车外熟悉的景物飞掠而过,她好奇地问:「公公婆婆他们知道我要回去吗?」具世炫把手覆盖在她膝上,淡笑一记。「我们不回具家,而且妳以后不需要再叫他们公公婆婆了。」

    海儿歪着头。「是没错,可是好奇怪,都叫那么久了。」

    他笑着说道:「习惯就好了,事实上,我私底下也从没有称他们为爸妈过。」

    是吗?这她可好奇了。「那你怎么叫他们?」

    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叫他们的职称,具专务,申女士。」

    海儿吐吐舌头。

    哇!真是公事化啊!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她从没在婆家看过「一家和乐」的画面了,他们一家总是相敬如宾。

    而当他这个汉江集团的继承人要娶她这个公司的新进菜鸟时,他的家人也没有因她太过平凡而跳出来反对,反而欣然接受了婚事,因为他们根本无权反对嘛,那是主人的婚姻大事耶。

    「不去具家,那我们去哪里?」她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他,无奈周公一直在敲她的心门,倦意又袭来了。他好笑地把她的头压抵在自己肩窝。「知道妳在连连眨眼皮吗?妳又困了,睡吧,到了我的别墅再叫妳。」

    也对,不管去哪里,反正有他就是了,那才是最重要的。

    靠着他,她果真又睡着了,即使在睡梦中也还紧紧拉着他的手臂不放,彷佛那是她最重要的宝贝,绝不能遗失。

    他嘴角噙着一抹微笑,爱怜的把她微乱的发丝系到耳后。

    自从怀孕之后,她就格外的小鸟依人,没事总要看见他在附近才安心,一没看到他,她的双眼就呈现仓皇的模样。

    上一回是他的疏忽,没把她照顾好,才会让她流产,他内心有无比的内疚,这回他一定会好好守护她,让她平安的生下他们的孩子。

    海儿在暖气适中的房里换上专人送来的亮紫色丝质洋装,外加一件华丽的貂皮背心,微卷的长发垂在肩上,这装扮让她看起来既华丽又年轻娇俏。具世炫俊朗的走了进来,身上的白色西装也很适合他。

    「都好了吗?」他走到她身后,近得一呼气就可以吹起她的发丝。「你今天要怎么介绍我啊?」海儿透过镜子看着身后的他,漂亮的眉心却聚拢着担忧。

    如果只是以贝尼制鞋设计师的身分出席欢迎酒会,他也不会派人送昂贵的名牌衣物过来,既然要她做如此庄重的打扮,那么他心里一定别有计划。

    「大家都知道妳是我的前妻,还需要特别介绍妳吗?」将她扳转过身,他倾身吻了吻她的脸颊。

    「我穿这样好像在宣告我还是你的妻子……」大概又是怀孕的荷尔蒙作祟吧,她的心情陷入空前的沮丧中。

    她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什么很糟糕,她知道,只是不想承认。

    好吧,她承认好了,承认她对于自己目前「妾身未明」的现况很困扰。

    贝尼的同事以异样的眼光看她,她自己也知道跟前夫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顺的,而今晚将会见到许多汉江的职员和有商业往来的公司代表,那些人都认识她,她要怎么自处?要命!这个男人怎么还不说要怎么安置她?她肚子里的宝宝会不会一出生就面临父母已经离婚的窘境,那样实在是太可怜了。

    「那很快会变成事实。」他的声音忽然转为低柔。「这几天妳就先委屈一下当我的未婚妻,同时也是梦比亚集团的准总裁夫人。」。

    海儿微微一愣。「啊?」他拉她入怀,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黑丝绒盒子,打开,宝石戒指的光芒闪耀夺目。

    海儿屏住了呼吸。

    这戒指化成灰她也认得,那是她的婚戒,离婚时,他透过律师要回去了,当时他那个举动无疑是一举将她打入地狱底层。

    「这是属于妳的。」他执起她的手,为她套入宝石戒指,低低的声音里充满了丰富的情怀。「当时为了要让妳对我彻底死心,所以叫律师把戒指要回来,现在总算物归原主了。」

    他双手环着她的腰际,投给她一记眩目的微笑。

    「谢谢你……」她眨了眨微湿的睫毛,动容地伸手轻抚他英俊的脸庞,心中盈满深深的感触和激动。不久,她不由得路起脚尖,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向自己。窗外枫红阵阵,美景映衬房里的旖旎温馨。

    她贴着他的唇轻轻呢喃,「我爱你。」

    他的唇立即热情的攫住了小嘴,温热的舌尖缓缓在她唇齿之间游移、吸吮,一只手在她背部滑动,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哦,现在不行……」她太知道他的反应了,不止他,她的热情同样被他点燃。

    「我知道。」他温柔无比的说。放开了她的唇,将她滑落的毛皮背心拉好,再度在她额心落下一吻。「我们该出发了。」

    最幸福的女人是什么模样?

    海儿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

    打从进入饭店的酒会会场,她眼里、嘴里都漾着甜蜜的微笑,一直没有停过,她从别人眼里看到羡慕,原本担心的不自在也不翼而飞了。她只要相信她的男人就够了,相信他会把一切都安排妥当。手执着只能看不能真喝的香槟,她双眸专心地注视着在台上说话的男人,他的眼神闪闪发光,唇缘勾勒着微微笑容,模样潇洒至极。

    「今天除了要欢迎贝尼制鞋的同仁到汉江集团来交流,另外还要发表汉江制鞋三十周年庆的纪念鞋款。」

    「发表纪念鞋款?那不是三十周年庆当天才要发表吗?」台下一片哗然。

    海儿也愣住了。

    难道他要反制商业间谍的方法就是这个?

    「好美啊……」

    当众人赞叹着模特儿一一展示的鞋款时,海儿看到王捷茵的脸都变了,不禁在心里喝采不已。

    这招太妙了,抢先发表,王捷茵就算已经把偷来的设计图交出去,对方也来不及生产,就算已经生产了,也不可能比他们更快问世,而且还可能因此损失一大笔钱,这可比把王捷茵这个商业间谍揪出来更大快人心啊!这下王捷茵也很可能在对方旗下待不下去,至于对方公司是谁?她一点都不在意,她相信具世炫不会放过对方,会帮她讨回公道。不过,他是什么时候把她新设计的鞋款都制成成品的?一点风声都没透露,这个惊喜可真大啊!

    「现在,让我们欢迎经典纪念鞋款的设计师!贝尼制鞋的梁海儿小姐。」

    公关部的车秘书走到她身边,扶住她手臂,想必是某人派来的,预防有孕在身的她会跌倒。

    她缓缓走上台,脸上带着腼眺微笑,具世炫挺拔的站在那儿,他朝她伸出了手,唇际的笑容加深了。

    台下响起了热烈掌声,一声比一声还要响亮。

    汉江集团的全体员工早在日前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言明社长与社长夫人离异的真正原因!夫妻小吵而已,近来要复合了。

    他们身为员工,也不可能多说什么,当然是拍拍手赞成。

    而他们的社长即将管理全美第一大集团!梦比亚集团,对于汉江制鞋的员工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梦比亚集团耶,那是一间市值比汉江制鞋大上数百倍的大公司,薪水跟环境都更好,他们全部都有了作梦的空间。至于状况外的贝尼员工,反正他们在机场已经知道贝尼现任的总裁与梁海儿曾是一对夫妻,任谁都看得出,两人互视的眼神中,闪烁着爱情的光芒,所以给它用力鼓掌下去准没错。

    「希望大家的掌声再热烈一点。」具世炫的眼里洋溢着爱意,一抹微笑浮现嘴角,他用感性的语气说道:「因为梦比亚集团的下一任接班人已经在梁小姐的肚子里成形了。」

    海儿羞红了脸,这男人会不会太直接了一点?

    具世炫把时间交给了司仪,牵着海儿走下台。

    「恭喜两位!」接踵而来的道贺让海儿疲于应付,她的脸上明显露出倦怠之色,连握着香槟杯的手都微微颤抖了。

    可是能怎么办?来的公司代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人家排队要向他们道贺呢,能够两个人都跑掉吗?

    「这里我来应付。」他在她耳边说道:「妳去饭店柜台找金秘书,他已经在那里等妳了,他会为妳开一个房间休息。」对他这个贴心的安排,她实在戚激不尽,因为她再也没力气撑着笑容了,脸都快僵掉。她悄悄走出会场,柜台在一楼大厅,她先走去化妆室。

    才怀孕初期而已,她就已经出现孕吐跟嗜睡的症状了,真不知道后面的日子要怎么熬,想到就头皮发麻啊。.

    幸好化妆室里没有别人在使用,不必排队。

    上完厕所,才在整容镜前按了洗手乳,随即闻到一抹异香,头晕的感觉铺天盖地袭来……

    海儿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幽暗的空间里,隐约闻到海水的气息,却不知身在何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醒了?」角落里有个人发出声音。

    「是谁?」海儿本能寻找发声方向,不必她多费眼力,一支手电筒照过来,她霎时看清自己在一个大货柜里。一个嘲弄的声音传来。

    「这么快就不认得我的声音了是吗,梦比亚集团的准总裁夫人?J 海儿突感毛骨悚然,如果是陌生人,她还不会这么恐惧,可是那声音是这么的熟悉―

    老天啊,她死定了!

    「唯刚?」她定了定神,知道木已成舟,就算惊声尖叫也没用,他不会那么笨,把货柜摆在市中心,这附近一定都是空地或空置的码头,没有人会听见她的叫声。

    「幸好妳还记得我的声音,不然我真的要对妳开枪了。」

    康唯刚笑了笑,站了起来,手里赫然拿着一把枪。

    海儿狠狠倒抽了一口气。

    天啊!他怎么变成这样?

    头发凌乱,像是许久没洗,两眼布满血丝,像是几天几夜没睡觉,满满的胡喳,好像这世上没有刮胡刀这种东西,加上暴瘦的身形和破烂不堪的衣着,他真的吓到她了。

    「觉得我落魄吗?」他靠近她,在她面前蹲下,笑笑的撩起她一缯发丝。「这都是妳造成的,是妳的绝情害我变成这样,妳要负全部的责任。」 「你怎么会有枪?」海儿忍着作呕的冲动,他身上散发着异味,好像在粪坑里滚过。

    「这有什么难?」他狂妄一笑。「我是记者,有很多门路,况且我最近还跑了战地的线,现在是不是觉得我也不比妳那个高高在上的具世炫差?」

    她的背脊都凉了,他显然病得不轻。「你是怎么把我带来这里的?」

    他盯着她瞧,自负的笑了。「这更容易了,只要穿上饭店服务生的制服,不管要在哪里走动,都没有人会怀疑,也没有人会检查饭店的服务生,饭店的维安比妳想的松动一百倍。」

    她的胃又在翻腾了,他的心智出了问题,康家人怎么都没发现呢?甚至连他的上司也没发现,还派他到战地采访,而饭店的维安也真的太松散了吧!他这样就算穿上服务生的衣服,也应该看得出来怪怪的吧!大家真的都疯了。

    「唯刚,你知道你的行为是犯法的吧?」她不想刺激他,动之以情地说:「帮我松开手铐,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可以当做没这回事,你还有大好前程,不要因为我而毁了你自己,想想康伯父和康伯母,为我而死,那不值得。」

    「只要能阻止妳属于别的男人,那就值得。」他笑了笑。「我一直在跟踪妳,妳都没发现吗?除了有一天跟盼釉姊妹去逛百货公司之外,其它日子妳都跟具世炫黏在一起,妳实在太荒唐了,妳害我在超市前失手,在停车场和宠物店前又失手,因为有他帮着妳,我实在很难下手,但今天我绝不可能再失手,妳就在我眼前,要枪杀妳易如反掌。」

    该死!是他!

    海儿全身汗毛都站了起来。

    原来想要对他们不利的人是他,不是莎曼那伙人,更没想到……目标根本不是具世炫,是她!

    事实上这一切都有迹可循,是她太大意了,她把人性想得太善良。

    如今她才知道,她错了,大错特错,原来他比她想的还危险、还疯狂,他根本是个恐怖份子!

    今天,显然她和孩子只有死路一条,这些都是她造成的,是她害死孩子,没有人会想到她在康唯刚手中,所以也不会有人能有线索找到她。如果具世炫从莎曼那里追查,那么他永远找不到她,恐怕直到她变成一堆白骨,都还不会被发现。

    「是不是发现自己低估我的能力了?」他欣赏着她眼中的恐惧和懊悔。「是不是在想,原来我也会对妳开枪,妳完全没想到,对吧?」

    居然还一副得意扬扬的样子,她真想对他吐口水。「你想怎么样?」

    「海儿,妳不必害怕,我只是想跟妳和妳肚子里的小杂种一起同归于尽而已,妳不用害怕孤单,我会跟着下去陪妳的,只有到那里才是具世炫追不到的地方。」

    他伸出手,轻抚她的脸颊,不一会,猥琐的笑了起来。「但是在我们一起死之前,我要得到妳。」

    海儿蓦然打了个哆嗦。

    也就是说,他要先奸后杀了?

    这个混球!这个该死的恶魔!她诅咒他会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妳今天好美……」他轻轻翻弄着她的洋装领口,陶醉地望着她。「妳这样穿很好看,妳本来就是衣架子,其实,我也有能力替妳买这种衣服和首饰,但妳不肯给我机会,那妳不肯穿我买的……我也不让妳穿那男人买的!」康唯刚狰狞地撕裂她的衣领,疯狂的朝她扑过去。「不要!」她尖叫着,寻思着有什么方法可以立刻自我了断?她宁可死,也不要让这禽兽玷污!

    「不要动!」他重重的压住她乱踢的腿,混浊的气息逼向她。「妳知道我有多渴望得到妳吗?妳十三岁那年,我们两家在露营时,我就偷看过妳洗澡了,连跟妳一起洗澡的盼釉和晶釉,我也看过了……」

    什么?

    她睁大了眼,愤怒把她整个攫住了!

    她发誓!如果让她死里逃生,绝不放过这个人渣!

    「现在知道我有多想要妳了吧?知道妳拒绝我让我有多痛苦了吧?既然不爱我,为什么接近我、叫我替妳拍照,现在是妳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看着他压过来的嘴,她脑袋里疯狂的想着,要是他真敢碰她的唇,她一定咬破他的嘴!

    千钧一发之际,货柜的门碰地一声被踢开了。

    「不要动!」许多人同时窜进来,两名警察扑倒了康唯刚,海儿愣愣的看着康唯刚被拖走,他的双手被反扣在身后,同时间,有个高大人影冲进来。

    「海儿!」具世炫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看到她衣衫不整,立即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

    「看到你,我好高兴……」她安慰的靠着他,知道自己安全了。「我们都忽略了那个人……幸好,你及时赶到……」

    他扶着她的脸,深深的吻了她,再把脸埋在她发际里。「妳害我担心得要命,我再也不让妳离开我的视线半步!」

    她回搂着他,满足的叹息一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在戒指的宝石里加装了追踪器,原本是为了预防莎曼的人会对妳不利,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发现妳失踪之后,我立刻报警,警方循着卫星导航追踪到这只废弃的货柜,只是多花了点时间……」

    他突然发现她拧起了眉头。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啊!」她痛得叫了出来。「肚子……我肚子好痛……好痛……」

    他立即把她抱起来,冲了出去。

    一个月后!具世炫如同每个女人心目中对白马王子的想望,他捧着一大束香气袭人的百合进入新娘休息室,把花搁在桌上。海儿一身雪白婚纱,看到他,立即露出了微笑,转身投入他怀里。

    「你怎么进来了?客人都到齐了吗?」

    他抬起她的脸,仔细端详着。「盼釉说妳刚吐过,我不放心妳,进来看看。」

    「我没事。」海儿唇畔缓缓泛起笑意。「这个小家伙,存心要折磨我,我就等他出生再来折磨他,到时我要好好打他的小屁股,照三餐打,消夜那顿就不跟他算了。」

    被康唯刚绑架到货柜那次,他们母子逃过一劫,她还差点流产,幸好最后保住了小家伙的小命,

    因此呢,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必她的儿子会非常的有福气。

    「真的没事?」他再三确认,一个月前,他差点失去他们母子,现在的他格外小心。

    「再不舒服我也要如期举行婚礼。」她倚在他胸膛上说:「我再也不要跟人介绍你是我的前夫了,我要大声的向别人介绍你是我的丈夫!」

    他托起她的脸,轻轻吻了一下。「我也等不及要向别人介绍妳是我的老婆了。」

    环着他的腰,她主动送上香吻。「我爱你。」她低喃着。

    他自然不会拒绝这温香软玉在抱的古子受。

    一吻终了,他意犹未尽的轻抚她的脸,手指摩掌她的下巴。「我将永远以妳为荣,亲爱的巴黎设计竞赛大奖得主,梁海儿小姐。」

    「什么?」她眨眨眼眸。「你说什么?」

    他咧嘴而笑。「我偷偷把妳的设计送往巴黎竞赛,刚刚传回来的消息,妳得到竞赛首奖了。」

    「天啊!这是真的吗?」她的眼睛闪闪发亮,紧紧的回抱他。「我说过我爱你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也爱妳,我的老婆。」他的微笑落在她唇上。

    全书完!

    北海道!

    这本稿子写到一半的时候,璎临时起意飞到北海道看熏衣草去也。

    怎么不完稿再去?当然,当然也可以完稿再去啦,但据说花季最美就是在七月中旬,所以璎也就只好依依不舍的暂时把稿子放一边,不太情愿地把玩乐摆中间了,这是璎第一次游东洋,学生时代明明修过日语这门课,还当过好几年的日剧迷,但会话竟然通通忘光光,虽然还记得五十音,却像哑巴一样,几天来就靠一句「阿里阿豆」跟「撕米妈谢」打混度过。

    幸好日本是个很有规则的地方,也没有讨价还价这回事,因此倒也没什么困扰,当要买东西的时候,只要拎个篮子,把要买的东西丢进去,然后去柜台结帐就OK了,不然用比的也可以,肢体语言是世界通用的嘛。

    话说璎此行的目的就是赏花、吃螃蟹,以及泡汤。

    赏花就在富良野,整片紫色熏衣草花田,就像一张超大的紫色地毯,当场深深认同起「数大就是美」这句话来,超震撼。

    璎以为此情此景应该是此行最难忘的,毕竟像璎这样的文艺资深美女,就该把浪漫的花海摆在心里的第一位才对……

    然而,当璎品尝到第一口哈密瓜冰淇淋和哈密瓜菠萝面包之后,璎对富良野的感受就完全被这两样吃的给占满了,而且占得满满满满满,超满的。

    哦"哈密瓜冰淇淋实在太好吃了,虽然熏衣草冰淇淋跟原味的鲜奶冰淇淋也不错吃,但璎还是独锺哈密瓜口味,真是好吃得无法形容啦。至于菠萝面包呢,就在富良野花海旁,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对外营业,口味也只有两种,一种是哈密瓜菠萝面包,另一种是有包哈密瓜馅的菠萝面包,璎买的是没包的,据说有包馅的会太甜。

    刚出炉的哈密瓜菠萝香香酥酥的,一咬下去,虽然没包馅,但满满浓郁的哈密瓜味道立即充满整个口腔,真的是让人一口接一口,都不想停耶。

    除了哈密瓜冰淇淋跟哈密瓜菠萝面包之外,哈密瓜本尊也好吃到让人有幸福的感觉,但也贵得让人有想哭的感觉。

    有没有天理啊?产地还这么贵,在台湾买进口的还得了?孝顺的璎原想咬牙买两颗塞在行李箱带回台湾让璎妈品尝品尝的,但据说携带农产品入境是违法的,会被航警抓,璎纵然有满腹的孝心也只好作罢,默默的自己在那里吃了一大堆。

    所谓儿女的快乐,就是父母的快乐,想必在台湾的璎妈也会因璎吃了一大堆哈密瓜而感到快乐滴。没办法带回哈密瓜本尊,璎买了哈密瓜果冻,这果冻实在太神奇了,据说是得过奖的,吃起来跟哈密瓜的果肉一样,完全没有运用到洋菜粉的感觉,真滴是粉好吃耶,璎也就吃一堆外加买一堆了。

    另一样让璎感到很神奇以及直到今天还充满疑问的,就是当地的玉米。

    听说很甜的玉米是当地的特产,所以璎就买来吃吃看,想说是有多好吃,不信邪……

    一吃之下……妈呀!这是玉米吗?这真的是自然的玉米吗?没有用果糖腌过?

    它一出生就这么甜?

    吃的过程里,璎一直在想,偶到底是吃了多少糖份下去?这玉米如果丢在璎冬天很爱的姜母鸭里还得了,或者用这个煮玉米排骨汤还得了,整锅都会变甜的耶。

    虽然事后确定了当地的玉米就是自然这么甜了,,但璎还是感到很不可思议,日本人的完美是赫赫有名的,没想到连根小小的玉米也这么要求完美,甜成这样,实在是太太太厉害了。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心里有数了吧?璎对此行的感觉全部都给它停留在食物里了,呵呵。

    除了让璎难忘的哈密瓜,螃蟹也是要角。

    那一盘又一盘的蟹脚,那每晚吃也吃不完的大只蟹脚,拉出来的肉让人直流口水,再喝一口热呼呼的清酒,真是人间天堂!

    好了,身为文艺美女,不能只讲吃的,也要来谈谈北海道的美景,这样才不会辜负读者对美女作者的想象。璎向来对庙类的参观行程敬谢不敏,这一次却被位于札幌的「北海道神宫」给震慑住了。

    参观过国外数不清的教堂,也参观过泰国的四面神庙、答里岛的海神庙,在大陆更参观了一堆庙,其中不乏知名庙宇,但从来没有看过如「北海道神宫」这般庄严、宁静的神庙,在被层层大树环境的神宫境内漫走,完全不想离开。

    除了神宫,札幌街道整齐,带着浓浓北欧风情,房子超美的,只要一上车,璎就会趴在车窗上看房子。

    老实说,札幌的房子比花海吸引我耶。

    其它的呢,当然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小樽运河拍一张,站在浅草桥上看着运河,有点小失望,因为璎迷恋的小樽运河是下雪的景致,夏天不会下雪,就少了那份美感,因此想冬天再去看看。

    小樽街道倒是令璎不想走,同样也是建筑迷人,充满了欧风怀旧气息,而北一哨子馆虽然金光闪闪又知名,但璎没待多久就跑出去了,还是看建筑物比较实在。

    另外呢,大家都会到银之钟咖啡喝杯迷你咖啡,然后带走一个咖啡杯,酷爱咖啡的璎自然要去喝一杯,还真是够迷你,小小的一杯,只能说,喝纪念的啦。好啦,尽完璎身为文艺美女应该介绍美景的义务了,接下来代志大条了,璎要宣布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了!

    那就是,此行保守的璎脱了,而且三点全都露!

    呵呵呵。不是裸奔啦,是璎把全裸泡汤献给了北海道温泉了啦。

    在台湾泡大众汤,璎都穿泳装,当然大家也是,所以虽然知道日本人都光溜溜的泡汤,但璎还是带了泳装,想说混过去。

    不过,到了当地才发现,如果穿泳装进去,反而更引人注目,更别说根本不会有人穿着泳装进汤池了。

    所以,璎也就眼一闭,脱了,而且还因为本身容易眩晕,无法在室内汤待太久,索性跑到露天池去。

    然后发现,也没人在看我啦,倒是璎饱览了不少女性同胞的,感觉是赚到好啦,讲了那么多,璎要给北海道评分了!

    北海道被璎列为下次还想再去的地方,而且下次要冬天去,去滑雪,去看冬天的小樽运河……

    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因此回来之后,璎也就很安份的将这本给写完了,希望大家喜欢这本喽,下本见。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