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黑帮老大的怀孕男宠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哪三个条件?”

    “别急,你得先做头一个条件,”萧雪红难掩得意的宣布,“首先,你得向我跪下来,为你杀了铁宏来谢罪!”

    “什么?”

    沄瑞脸色难看至极,双肩微微颤抖,似乎在隐忍着挥拳揍死她的冲动。

    “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萧雪红挑衅的迎视他,“但是你的宝贝可就有苦头吃了。”

    她这么一说,阿虎立刻将匕首在逍枫的脸颊上轻碰,还变态的用舌头舔了一下,逍枫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只得害怕的睁大了一双楚楚可怜的泪目,惊慌失措。

    “我明白了!”

    在这关键的节骨眼上,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都无法忍受,沄瑞什么面子也不顾,也没有其他选择,在敌人与逍枫的注目之下咚的一声跪了下去。

    逍枫呆然地瞪大泪眼。

    “沄瑞!”

    他堂堂的老大,竟为了他向痛恨他的敌人下跪!

    想不到他真的照做,萧雪红冷冷地说:“这小子真的对你有这么重要吗?你竟为了他,向被你杀死的男人之妻下跪!连老大的尊严都不要了?”

    硬是忍下遭到嘲笑的屈辱,沄瑞直挺挺地跪着,不卑不吭地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不错!”萧雪红见到他虽被迫屈于人下却仍是一脸傲气,不由得面容扭曲。

    “你一定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吧!”她走过去用高跟鞋用力地往他腹部踹去,“这是你杀了我亡夫的报复!”

    沄瑞眉也不皱的任他踹打,血丝从他嘴角间泛出来,但他依旧闷不吭声,就好像被打的不是他一样。

    “不要打他!”逍枫急得叫出声音来,恨不得立刻奔到他身边,为他挡住女人的攻击,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诅咒自己的无力过……

    “要打就打我吧,我愿意代他挨打!”

    “逍枫,闭嘴!”沄瑞挤出声音严斥,血丝点点淌落在地上,“不要多事!”

    逍枫知道沄瑞是为了保护他周全才不要他插手,但是见他被踹得吐血,几好像踹在他身上一样,难受得不得了,甚至有种想与他同生共四的念头。

    “求求你,萧小姐,请你别伤他!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忍他再挨打,逍枫向女人苦苦哀求。

    萧雪红笑的花枝乱颤。

    “你的小宝贝好像心疼了呢!要不要让他来代替你呢?”

    沄瑞擦掉嘴角的血,仰首目光如炬地瞪视她。

    “如果你伤了他一根寒毛,休想我会答应你节下来的条件!”

    “你倒是挺为他着想的嘛!”

    萧雪红条然地收起笑意,声色狠历的说:“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立场,竟敢这样对我说话!”

    她又狠狠踹了沄瑞一脚,沄瑞再度吐出一口血。

    “不!”眼睁睁地看着这血淋淋的一幕上演,逍枫嘶声力竭地悲吼声回荡在偌大的空间里。

    “姓陈的,你要是不想让你的小情人代你受苦,最好注意你的态度!”萧雪红居高临下的往下斜视着男人,话中警告意味浓厚。

    沄瑞忍住气,“我已照你的要求去做了,你还不放人?”

    “还有两个条件我都还没说呢,真是没耐性!”萧雪红慢条斯理的抽着烟。

    “你还有什么条件?”

    “你要将原本属于铁宏的地盘还给我,这是第二个条件,但口说无凭,你得将你地盘上管理的多有店铺,包括赌场与酒店全部转到的名下。”

    萧雪红呼出一口烟,“但是这道手续麻烦了点,所以我想到了一劳永逸又名正言顺的办法,那就是我和你结为夫妻。”

    逍枫张目结舌的看向她,没想到她竟会提出如此不合常理的条件,是她复仇心切,亦是另有盘算

    她不是口口口声声说过要报仇血恨,如今却要求嫁给杀死深爱男人的仇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不仅是他,就连在身旁待命的阿虎也惊得差点连刀子都拿不住。

    “嫂子,你……不是认真的吧?”

    就算是为了夺回地盘,她的牺牲也太大了。

    “我自有我的用意,阿虎,你毋须担忧。”萧雪红神色自若地说。

    “既然嫂子都这么说了,我就不过问了!”阿虎乖乖地闭上嘴。

    “怎么样?姓陈的,你接不接受?”

    “当然!”沄瑞倒是异常的冷静,“只不过是简单的两个条件有何不可?”

    逍枫脸色为之一僵,沄瑞居然答应了她的要挟?为了保他的命,他真的是要与这女魔头结婚?

    “真是爽快!”萧雪红见达到目的的春风满面,“不愧是御华帮的老大!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沄瑞潇洒的站起身。

    “你可以遵守你的承诺放人了吧?”

    “还不行。”萧雪红的思考慎密周详,很懂得为自己留下后路。

    “我得留下个保障才行,要是现在就轻易放了他,我怎么有办法确信你一定会做到我所提的最后两个条件?要是你临时改变主意,翻脸不认人,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可没那么笨。”

    “你真是深谋远虑,摆明是不相信我了?”

    沄瑞蹙起眉头,“我陈沄瑞在道上好歹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岂是出尔反尔的人?”

    “这不过是自保之道罢了!”

    萧雪红扯出一抹妖艳的笑。

    “这几年的颠沛流离,让我看尽人性的黑暗面,只有懂得利用手上的资源才是保身之道。”

    “那我立刻通知手下,要他们找到会场筹备婚礼,并联络律师拿地权书过来,只要有两个以上的人做证,并且在公开的仪式下,婚姻就可成立吧!”沄瑞试着说服她软化,“前提是你必须放了逍枫!”

    不愿他为了自己陷入女人精心设计的囹圄,逍枫奋不顾身的叫了出来:“不,你别管我,你走吧……”

    “罗嗦!阿虎,让他安静点,”萧雪红怒斥。

    “是!”

    阿虎拿布塞进他嘴里。

    “呜唔唔……”

    逍枫再度被封上了嘴,什么话都喊不出来。

    面对男人因他所做出的妥协,他感到既自责却又无能为力,一切都是他的错,若不是他,沄瑞根本用不着屈从女人的要挟。

    望了一眼一心为他着想的爱人,沄瑞极力压抑住激动沸腾的情绪。

    “失礼了,不得已的对你的小爱人使点手脚,要不然没办法继续谈判!”萧雪红虚假的说。

    “你刚才的提议乍听之下很诱人,但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趁机耍把戏?不然这样吧,你的小情人就暂时交由阿虎看管,我交代他把人藏到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等到你与我结为夫妇,以及地权的转让书正式移交给我之后,我自会放人。”

    “你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响,”沄瑞眼神凌厉,凶光四射,“你以为我会容许你下属带走逍枫吗?”

    “你别无选择!”萧雪红有持无恐的抽着烟,“想要你小宝贝平安释放的话,只有照我的话做。”

    “好,算你狠!”

    太过挂心逍枫的安危,沄瑞不得不提出其他转圜之道。

    “但是万一你的下属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趁机对他下手怎么办?我不放心,你要留下保障才可以,但得把人摆在我眼睛看得到的地方,让我安心才行!”

    萧雪红深思了一会,也觉得颇有道理,便问:“那你有什么好提按?”

    “你可以让阿虎押着他跟随在我身边,以他为人质做为节制,你也不用怕我会使什么把戏!”

    “可以!”

    萧雪红欣然许诺,有逍枫为筹码,料男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就接受你的建议,快联络你的手下们找好会场与律师吧。阿猛,把手机拿给我的未来夫婿。”

    她命令始终畏缩在一边不敢出声的司机。

    “好、好的。”

    阿猛是个刚加入没多久的新手,从未见过这种大场面,已吓得冷汗涔涔,他战战兢兢地走近沄瑞面前,准备要将手机递给他。

    “不必劳烦,我自己有手机!”

    沄瑞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开始拨号联络飞离,阿猛将状只得讪讪的缩回后,退到一边。

    “飞离,是我,”

    等到接通后,沄瑞口气严肃的交代,务必将女人所提出的要求在最短时间之内办好。

    飞离一听他要和女人结婚,惊讶得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但沄瑞不多加解释,只要他速战速决便结束通话。

    “我已经要办事能力最强饿亲信去找会场,相信他很快就会办好回电。”

    “哈哈哈……”

    萧雪红得意忘形地奸笑起来,使得他那张花容月貌显得面目可憎。

    “你一定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吧,被迫娶一个对你怀有深仇大恨的女人,是怎样的心情呢?我真等不及未来的日子!”

    “想要和你小情人过幸福的日子双宿双飞,没那容易,凭什么你杀了我爱的人,还可以活这么威风!我绝不让你好过!”不闹他个鸡犬升天,怎对得起她在地下的亡夫!

    逍枫愕然的听着她猖狂的宣言,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怜,为了报丈夫的仇恨竟不惜一切。

    “这就是你要求结婚的目的?”沄瑞沉着脸逼视着她。

    “一点也不错!”萧雪红痛快的承认,“你和你的小情人越不幸,我越高兴!”

    “我明白了!”沄瑞面无表情的说完,正巧手机回电传来简讯,液晶荧幕上显示着几行电子文字,他低都看了一下,不露痕迹的展现一个淡笑,“可惜你的愿望是达不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记得没错,五年多前,杨铁宏被警方怀疑有贩卖毒品的嫌疑时,不只是他所管理的店面,连他的住所与别墅都曾遭到搜索,而在他家里真的搜出了上百斤的白粉,杨铁宏为了怕被抓只得避向山里……”

    说到这里,沄瑞刻意顿了一下,“而当时你正与他同居在一起不是吗?”

    “那又如何?”萧雪红闻言笑容顿时僵住,急忙争辩:“铁宏是被诬陷的,那些毒品根本不是他的!”

    “这是你单方面的想法吧,但警方可不这么认为,在搜出毒品后,他们更加笃信了杨铁宏是毒犯,甚至与他同居的他也脱不了关系,所以他们也把他列如了同伙之一。”

    “本来是要将你带入警局盘问毒品来源与杨铁宏的行踪,但你却半途慌称要去厕所后就趁机逃走,”沄瑞一字一句描述的清清楚楚,“所以警方便认为你是畏罪潜逃,而将你列为在逃通缉犯,一直到现在仍然在通缉中。”

    “你究竟想说什么?”萧雪红虽然脸上闪过狼狈之色,却仍然试图保持镇定,她提高警觉的瞪着男人。

    “你都逃了五年多,总不想被抓进牢里吧?”沄瑞胜券在握的笑着。

    “刚才打手机时,手下已经动员大批人马在赶来的途中,很快就会前后包围着间废工厂,同时我还告诉他们,如果十分钟之内没看到我和逍枫安全的走出来,就立刻通报警方说发现有通缉犯,相信警方一定对你的动向很有兴趣吧。”

    “你竟然敢动手脚!”萧雪红脸色大变。

    “你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我有这一手吧!论心机、论斗智你还比不过我,你以为我在道上这么多年四混假的吗?”

    沄瑞傲然的挺起胸膛,仿佛刚才屈从的一时不曾发生过,恢复了那呼风唤雨的威势,狂妄的道:“实在太小看我陈沄瑞,之所以会答应与你结婚,也是为了争取时间,等待适当的时刻回击!”

    “别得意的太早了!”

    萧雪红气得横眉倒竖,指着被当成人质的逍枫,“你的小情人还被我手下压着,难道你不顾这小子的生死了吗?”

    “我嫂子说得没错,陈沄瑞,别想动歪脑筋!”

    阿虎用力抓起逍枫的头发,手上拿的尖锐刀锋在明亮的光线下闪着诡异的光芒。

    “要不然这小子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唔唔唔……”

    逍枫的脸庞难受的歪曲着,眼看着自己成为牵制沄瑞行动的累赘,最不希望发生的事终于变成现实,他束手无策的注视着沄瑞紧绷的酷脸,在内心狂喊着:我不要紧的,你不用顾虑我……

    “萧雪红,你最好裂口要这出言逊的家伙,把我的爱人放开,要是他敢伤了他……”

    沄瑞的脸上虽然挂着一抹处变不惊的笑,但笑意却未传进眼里,他口吻合着一丝狠历,“我保证你绝对会后悔的!”

    “住口!”萧雪红虚张声势的怒鸣,掩盖内心升起的不安。

    “有你的小情人在手上,我有什么好后悔!就算发生了什么,我也会拿他做垫背!”

    “那么你也不顾你儿子的安危吗?”沄瑞出言警告。

    “什、什么?”萧雪红一听,脸上的血色霎时退去。

    “我是指你和杨铁宏的儿子!”

    沄瑞说着令她不寒而励的言语,“今年正好五岁,是遗腹子,在杨铁宏死后不久,你就把他生下来了,本欲抚养他长大成人,但因为流亡生活,又自顾不暇,只有将他托管在育幼院里,但你有空还是会偷偷跑去看他,我说的对不对?”

    “你怎么会知道?”萧雪红惊惶的睁大眼睛。

    “这还不简单,凭我的能耐有什么查不到的?”

    沄瑞带着威迫感说:“你儿子不太怕生,我手下到育幼院去抱他走,他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现在正乖乖地吃着棒棒糖,坐在我手下怀里。”

    “你……对我儿子怎么样了?”萧雪红紧张的提高音量。

    “放心,只要你不伤逍枫一根寒毛,我手下便不会对你儿子出手。”沄瑞笑里藏刀。

    “要不要听听你儿子的声音呢?我立刻打手机给我手下,让你听听你儿子的声音吧!”

    他按下手机的拨号键,不一会儿手机接通,从话筒的另一端清楚的传来一个男孩的童音在念着:“叔叔,我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妈妈?”

    “小铁!”

    萧雪红当下认出那是自己小孩的声音,急忙要上前去抢下手机。

    “那可不行!”沄瑞很快将手机手回口袋内,提出交换条件,“想要你儿子平安返回育幼院,就先放开逍枫!”

    “你竟掳走我们老大与嫂子的儿子,还反过来威胁嫂子!”挟持住逍枫的阿虎见情况不对,气愤的满脸涨红。

    整个情势一下子逆转了过来,逍枫看着反过来以儿子的性命威胁女人的沄瑞,一时目瞪口呆。

    “别伤害小铁!”萧雪红不甘的咬咬下唇,在报仇与儿子性命两相权衡之下,她终究难敌对小铁的母爱,“阿虎,放开他!”

    “嫂子,你千万不能上他的当,那一定只是他的伎俩,如果放了这小子,替杨老大报仇的计划就毁于一旦了!”

    “难道你要我不顾小铁的性命吗?别忘记了小铁是铁宏留下给我的唯一的儿子!”萧雪红气急败坏的说,我叫你放开他,你照做就是!”

    “我知道了!”

    阿虎只得遵从她所言,拿开刀子,一把将逍枫从地上粗鲁的拖起来,推向沄瑞的方向。

    沄瑞接住逍枫拿掉他口中的布,又解开他身上的绳子,一双眼睛仔细盘查他全身上下,看有无虐待的痕迹。

    “他们刚才有伤到你哪里?要是他们哟伤你哪里,我就要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拿她儿子来抵!”

    “不要,”逍枫吓得抓住他的手,唯恐他会为了替自己出气而伤害那幼小的孩童,小孩何其无辜。不必要牵扯到大人的恩怨里。

    “我没有受伤,你快放了那个孩子。”

    “我自有靠量,你毋须多虑!”沄瑞在他身边安慰似的耳语。“乖乖的看着就好!”

    “我已经把你小情人放了,”萧雪红一脸心急如焚,没有耐心看他们两人窃窃私语,“你也该遵守你的承诺,快叫你手下释放我儿子。”

    “等我的手下看到我与我爱人平安出去之后,自会释放他!”

    沄瑞搂住逍枫的腰,像母鸡保护小鸡似的把他护在自己的铁臂中。

    “对了,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把杨铁宏的地盘抢过来的人,的确是我,但是我可没有杀了他,我只不过是趁他死后群龙无首之下坐收渔翁之利罢了,另外放消息说他私藏毒品以及跟警方通风报信的,也都不是我。”

    “不要信口雌黄!明明就是你杀了他!”见他不认帐,萧雪红愤恨的骂道。

    “那我倒要问你,你为何说得如此斩钉截铁?你有亲眼目击杨铁宏是我杀的吗?”

    萧雪红愣了一下。

    “这……倒没有。”

    “嫂子,别被他唬过去了,这家伙分明是敢做不敢当!”阿虎跳出来驳斥。

    “或许你该问问当时这样告诉你的人,不是吗?”沄瑞意有所指的看了一下阿虎。

    “听说杨铁宏身边有个常年跟着他出生如死的跟班,也是他从下一起长大的玩伴,连他篼警察时都跟在旁边,杨铁宏简直视他如亲兄弟,是他最信任也是最不让他起疑的对象!”

    “陈沄瑞,你这是什么意思?”阿虎气得脸红脖子粗。

    “何必这么激动,我话还没说完呢!”沄瑞稳如泰山,“萧雪红,你说过杨铁宏生前并未贩毒,是遭人诬陷,那么为什么警方却从你和他的家中搜出了毒品?”

    “难道不是你派人偷放的?”

    “怎么可能?”沄瑞郑重的澄清,“我是不碰毒的,就算是为了那些地盘,我也不至于破坏我的原则,更何况你们家守卫森严,随时都有飞虎帮成员守住,要潜进去简直难上加难,但是如果是杨铁宏最信任的跟班,就很容易了!”

    “还有,杨铁宏死的那晚,除了跟着他去的亲信,并没有人知道他藏在哪里,而我更不可能了,因为那晚我正在美国的赌城与老朋友会面,如何带人去未剿他?”

    一语惊醒梦中人,萧雪红恍然大悟似的浑身一震,她不敢置信的转头瞥向阿虎,“阿……虎,难道你……”

    “不是的,嫂子,你别听他一派胡言!”阿虎气愤的反驳,“陈沄瑞,你不要含血喷人,讲些谗言让我嫂子误会我!”

    “不,他说的没有错。”

    萧雪红抖着唇望着阿虎,“铁宏因为把你当兄弟看待,曾把备份钥匙打了一份给你,所以你可以大大方方的进门来,也不会受到怀疑。”

    “仔细想想,我并没有亲眼看到陈沄瑞杀了他,也没有亲耳听见他去警方通报与放消息,这些都是你在铁宏死后告诉我的。”

    “不,”阿虎急忙争辩,“真的不是我,嫂子你别信他!”

    “这就叫养虎为患!”沄瑞冷眼旁观。

    “是你的亡夫看错了人,亏你还这么相信他!你该报复的对象不是我!”说完,他拉起逍枫的手转身往外走去,“我们走吧!”

    虽然男人这么说,但逍枫仍忍不住转头查看身后的动静,留下一团混乱就这样走人好吗?

    萧雪红虽然绑架了他,又逼迫沄瑞身陷险境,却是情有可原,一切都源于爱夫心切又遭到谗言蒙蔽,他渐渐的转为同情她的处境,如今沄瑞亲手揭开手下阿虎的真面目,她会怎么应付背叛的阿虎?

    “别看了!快走!”

    沄瑞硬搂住他肩,强行将他拖走。

    一走出大门,飞离率领的大批人马各开了数辆的黑头车,已停在面前等侯他们。

    “大哥,”飞离一见他们平安脱险,立刻喜出望外的上前迎接。“你们没事吧?”

    “不过是区区的乌合之众,哪能奈何得了我!”沄瑞猖狂的笑着,将逍枫抱进车。

    “不愧是大哥,果然英勇无比!”飞离眼中闪真敬佩的光芒,不忘狗腿一下。

    “是说那些人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不先打听大哥是何人物,竟敢将脑筋动到大哥和大嫂身上,实在是太不知死活了,需要我和兄弟去解决他们吗?”他比了一个杀的手势。

    “这倒不哟,”沄瑞眯起凌厉的双眼,“根本不用我们插手,我就已经成功挑起他们的内讧,走向自相残杀之路!”

    “大哥这招借刀杀人实在高招,真令我大开眼界!”

    “沄……瑞……”

    逍枫不由得抓紧沄瑞的衣袖,虽然不是很懂得他话里的意思,但是从他阴寒的口气里,可以听出他不会善罢甘休。

    “那个女人罪致死,请放过她吧!”

    “不用操这些不必要的心,我自有分寸!”沄瑞抱住怀中绻缩的身躯,轻声安慰。

    爱人太单纯也太善良,在黑道上是行不通的,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若是不永除后患,恐会引来杀身之祸,更何况他们竟敢动他的宝贝,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判死刑。

    “那个孩子呢?”逍枫不放心的又问,“你不是答应过会放他走?”

    “这当然,等我们回家后,我会命人把那孩子送会育幼院去!”

    “是啊,大嫂,那孩子虽然是那女人的儿子,倒是挺乖挺可爱的,在另一台车上等太久就睡着了,我们不至于那么没人性去伤害他的,要不我立刻要兄弟把他抱过来给你看看,”飞离说得口沫横飞。

    “不要多事,让那孩子待在另辆车就好!”沄瑞瞪了飞离一眼,不说话没人把他当哑巴,干嘛加一个电灯泡进来!

    “快开车!”

    “是!”

    飞离注意到他不爽的眼神,自己又说错话了吗?他不敢再过言,赶紧发动引擎,将车开向沄瑞住所。

    逍枫靠在身后宽大的胸膛上,想不到在经历过那样九死一生的境遇,他又能回到这温暖的怀抱里,好似做了一场梦。

    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上强行被掳走,载到无人的废工厂叫太内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沄瑞了,但沄瑞却现身前来救他,不顾性命危险,甚至甘愿遭受女人殴打。

    “你的身体在打颤,是不是太冷了?”感觉到他微微发抖的身子,沄瑞帮他盖上毛毯,同时用那又大又温暖的手掌,摩挲着他的小手为他取暖。

    “飞离,把暖气调强一点。”

    “好的,我马上就调。”飞离不敢有所不从,听令的调节开关。

    逍枫看着拥住自己的沄瑞,一阵感动的情绪涌上心头,那就如一款能使他安心的精神安定剂,让他浑身都觉得激荡不已,这一刻他终于从沄瑞的身上体会到恋人的真实感。

    “谢谢你赶来救我。”

    “笨蛋,说什么道谢!”沄瑞虽然口头斥责着,但表情很温柔,“去救遭到绑架的情人是天经地义!”

    “可是……逍枫的声音突然下了下去,要是我乖乖地去做健康检查,没有半途逃跑,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给你和飞离先生和其他人都添了麻烦!”

    “原来你是在意这个啊!”

    沄瑞勾起淤血的唇角,露出邪恶的笑意,手伸到他的衬杉内作怪。

    “那就用你的身体好好补偿我好了!”

    “不要,别在这里!”

    真是三句不离本行,逍枫羞红了脸,为了逃脱他的魔掌,便转动身体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哪知他这么一动,不小心撞到沄瑞刚被女人连续踹了好几下的伤口,血又再度渗出来染红了他的白色衬衫,只见沄瑞的脸孔整个歪曲了起来。

    “天啊!你流血了!”逍枫顿时心揪紧了,焦急的抽出好几十张的卫生纸为他止血。

    “小意思!”沄瑞看他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安抚着他道:“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对不起……都怪我笨手笨脚的!”逍枫担忧的 审视着他的伤口,目眼眶泛红,“是不是很痛?”

    “不痛!”沄瑞微笑的注视着他眼里的关怀,“知道你这么紧张我,就算再流多点血也值得了!”

    “别胡说,流太多血会死掉的!”

    想起以前在课本上学过的急救法,逍枫撕下衣服的一角,为他作着紧急的包扎。

    “等回家后,还是联络李医生过来看看!”

    “这种程度的伤对我是家常便饭,不必惊扰那家伙,由你来帮我上药就行了!”

    沄瑞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口,对他而言那象征着战绩辉煌的功勋。

    但瞬间,他脸色转为严厉。

    “以后不准随便乱跑,尤其你身怀六甲,我身为御华帮的老大,有很多躲在暗处伺机的敌人,他们知道你是我的情人,很有可能像今天那样成为他们下手的目标。”

    “我不想再承受一次失去你的风险,所以你记住,不要轻易离开我的势力范围,今后我会加派人手保护你!”

    “我答应你!”

    逍枫像想不到沄瑞会这么在意他的生死,且连一句责骂的言词都没有,这个男人是真的视他如命。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离开你身边一步!”

    他坚定的回望着沄瑞,尽管他到现在都尚未恢复记忆,尽管他对眼前的男人了解得不够多,但他已下了决心要与对方一起度过每一天。

    也许未来会发生不可预料的事,也许有一天沄瑞会不再关心他,但直到沄瑞厌弃他为止,他都会守在他身边。

    沄瑞欣喜若狂的拥他入怀,给了他一个热情如火的吻,早已将伤口的痛抛到九霄云外去。

    这真是意味的收获,在盼了多时终于盼到爱人誓死跟随的誓言,虽然他还是没能想起过去,但不要紧,那些不堪的回忆就让它随风而逝,他会重新给他一个甜蜜又恩爱的时光。

    这一生秦逍枫注定是他陈沄瑞的囊中舞,就算他想离开他,他也不会让他离开的,至死都要纠缠,不让任何人抢走他。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