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管家你是谁 第十四章
全本小说网 antiquemajolica.net 加入收藏
    乐浩多待了几天,过完难得炎热的圣诞节,陪与甜切了蛋糕,送了礼物,他的假期也宣告结束,预备折返英伦了。飞机上没有感觉,落了地才发现当地在下雨加雪,阴冷刺骨。哎哟,乐浩有种感觉自己已从天堂回到人间,只好缩缩脖子往家走。

    老咸已经先回来了,早到了一天,一见乐浩就问怎么样。

    「挺好,」乐浩回答:「与甜说下次送礼物不用夹带菜谱。」

    「什么?」老咸很惊异:「菜谱才是礼物,父子合著,精装版,多漂亮!手表是我顺便夹进去的!」

    乐浩失笑。

    老咸意气风发:「阿浩,下一本菜谱我们父子来合作!一定还是好评如潮。」

    老咸的名头在当地着实不小,经营着全伦敦最精致的中餐之外,手下的西菜馆也拿到不少星星,还在几份畅销杂志上担任美食栏目的撰稿人,有出版社约他合稿出书,《咸家美食记》一出便大受欢迎,如今已经出到第三辑。

    「好啊,」乐浩有点心不在焉,忽然说:「干爹,我想去看看夜狄。」

    乐浩看咸老爹。

    对方若无其事,那神情好似没听见自己说了什么。

    「……干爹?」乐浩小心翼翼问:「你是不是不高兴?」

    老咸抬起头来,叹口气,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欲言又止,半晌才吐出一句来:「阿浩……你怎么又想起他来啊?你们不是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吗?」乐浩怔一怔,想解释:「我知道,我只不过是想……」他说到一半,自己也迟疑起来,他……是想怎样呢?他咬着嘴唇出神,老咸炯炯地看着他。父子俩人没再说下去,都有点心事重重。

    乐浩一直坐在厨房厚重的木头餐桌边发呆,心里百转千回。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年变化太大,要重新学来适应的东西太多,可是即使再忙碌,脑子里还是常会跳出过往种种,只不过自己没有刻意去想。

    也许时间真能改变一切,现在再想起以前不愿想起的事、认为很难接受的事,甚至那种波动剧烈让人胸臆涨痛的情绪,都感觉平淡了许多,心情像被打磨过。原本单色的谭夜狄的影像,在刻意忽略的这一年里,每一天每一天都在上颜色,变成复杂多彩。

    很多次乐浩会在夜里梦到他那双孩子一样天真,变幻着晶莹墨绿的眸子,然后梦到他在自己头顶上飞,很快活地拍着手臂像拍翅膀一样,还会笑着低头叫自己,试图也把自己从地面上扯起来。开始很困难,乐浩总是不敢伸手给他,梦境一天天发展,他发现自己胆子开始变大,最近已经能被夜狄扯着吊两步,样子大概很狼狈,他经常在梦里尖叫,真丢脸,可是脚离开地面的感觉确实让他晕眩又很开心。

    乐浩有点小忧闷,给夜狄充当全天候管家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见面勤快,虽然是在梦里。

    他站起来,走出去找咸老爹,恰逢老咸也从书房走出来,两人一起开口:

    「干爹,我有话想跟您说。」

    「阿浩,爹有事情要告诉你……」

    两人都愣一愣,老咸抢了先:「你先说,来来,坐下慢慢跟爹说。」

    「干爹,」乐浩坐下,轻声说:「我想去看看夜狄,想跟他说一声,嗯,说一声,我其实是喜欢他的。」

    老咸没想到他这样直接,愣了半天才迟疑道:「都……都那么久了。而且你不是说他不大记人?说不定他已经不认识你了。」

    「……那就再重新认识。」

    老咸闷头,喃喃道:「就是说,不管怎么样你还是想跟他一起……那他家人呢?那样大家庭,兄弟姊妹一大堆,再有人说话很难听……」

    乐浩沉默一会儿,平静地回答:「现在应该能应付的来。」

    「你这是最终决定?」老咸确认。

    「嗯,」乐浩点点头:「不管怎么样,我想去瞧瞧。」他想一想,又笑:「干爹不是总说想吃好吃的就得自己动脑动手做,别人端上来的味道总是差一点。」

    老咸左右为难,捧着脸用力揉,半晌不吭声。

    乐浩有点奇怪:「干爹,是不是有什么事?」

    老咸抬起头,结结巴巴开口:「阿浩,其实……」他居然显出点歉意来:「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有个女人来提亲,她说她是夜狄妈妈,我已经、那个,已经给回掉了……」

    ……

    沉寂……

    再沉寂……

    乐浩嘴巴小小张成一个O形,直愣愣瞧着老爹。

    「那个……也不能怪我啊,我本来是打算好好跟她谈的,那谁叫她,叫她居然跟我说……」老咸气吼吼,小声辩解:「说她不能保证……」

    ***

    头一天,老咸先到家,心情很好。美食年会获得成功,食谱大受赞扬,还有朋友提出在法国设立连锁餐厅的建议。好事不断,连令人讨厌的阴霾天气和湿滑路面都没让他不痛快。老咸乐呵呵把行李打开,刚换好衣服,就听见门铃响。

    咦,谁来得这么巧?

    他出去开门。

    门外漂亮的中年洋妇人让他眼前一亮。凹凸有致令人赞叹的身材,光泽的棕色短发,祖母绿眼睛带着笑意,虽然看得出岁月痕迹,这女人神情却依旧活泼热情。老咸满腹狐疑,还未及询问,洋妇已经热情地先开口:「啊,您一定就是乐浩的干爹咸波罗先生,是不是?」居然一口国语,只是音调实在古怪。

    老咸面孔抽搐几下:「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洋妇急忙自我介绍:「太好了,我是莫莉莉,您叫我莉莉就好。咸波罗先生,见到您我太高兴了,我早就想来拜访您了……」

    「打住打住!」老咸听得耳朵都开始哆嗦:「保罗!叫我保罗就好,您可以说英语,您还是说英语吧!」

    洋妇噎一下,担心地问:「是我说的太差吗?」

    「啊?」老咸愣一下,出于礼貌,赶紧否认:「不不,您说的很好,因为、那个,因为我离开家太久,对我祖国的语言听起来有点吃力,所以……」

    洋妇遗憾地看着他:「啊,这样啊……这真可惜,贵国的语言多么迷人,您居然已经听不来……」

    老咸要吸一口气才能再开出口来:「是是,妳说的是,很遗憾!那么,我可以再请问一下?您到底是……」

    「我是莉莉。」洋妇有点惊异。

    「对,您是莉莉,莫莉莉,可是莫莉莉是谁?」老咸挫败地问。

    「啊!」洋妇恍然大悟:「我是谭夜狄的母亲。」

    老咸怔住:「……谁?」

    「谭夜狄,」莉莉热切地说:「就是您儿子乐浩的情人,记得吗?我是他母亲。」

    老咸张口结舌。

    ……

    「那么……」直到坐下来,喝掉一杯热茶,老咸还是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您说您是来?」

    莉莉抿一口茶,本来很优雅的姿态突然兴奋起来,连连点头:「对对,我是来提亲的。中国人嫁娶习俗,应该是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吧,我一直没碰到机会,那几个大的都说这习俗过时了,这真是,幸好小儿子很乖……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夜狄打电话给我,说希望我能帮他提亲,可是后来又说有问题,需要暂缓!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需要缓这么久呢……我希望这一天能快一点到来!事实上我早就想来了,但是夜狄一直不许,他说他还需要一些时间。直到这几天我得到一些消息,说事情有转机,所以我就来了!当然,这完全是为了我儿子和你儿子的幸福,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为他们的幸福做出努力……」

    老咸目光呆滞地看着她滔滔不绝。

    「……我认为他们确实是绝配,您说呢?我知道有些中国人不愿意与洋人通婚,认为他们茹毛饮血,但我们夜狄也算出身书香世家,他父亲是中国人,曾任哥伦比亚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他的祖父是大书法家,最擅长,最擅长那个……对了,篆书!……虽然他的继父家族世代经商,但也绝对是正经商人,没有为非作歹……」

    「莉莉夫人!」老咸终于趁她换气的时候插上嘴。

    「啊?」

    「您来的太突然了,」老咸摸摸头:「让我很意外。」

    「什么?」莉莉忽然紧张起来:「难道您从来没想过要为他们联姻?难道您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吗?」

    「哎哟,我同意与否不是重点,」老咸皱紧眉头:「关键是他们俩之间似乎存在一些问题,并且因为无法解决而分手了。」

    「不不不!」莉莉坚决地摇头:「没有分手!夜狄很肯定地告诉我,他们不是分手,而是暂时分开各自做一些准备,以便以更成熟的心态重聚。」

    老咸嘴巴张两张:「您真的明白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吗?」

    「当然,夜狄全都告诉过我了。」

    「那么你也知道阿浩以前的事?」

    「对对,也知道。因为值得商榷的职业问题,曾经产生过矛盾,但我听说在他们开始恋爱的时候,乐浩已经转行进入饮食业发展,所以这个不算问题。」

    「这不算问题?」老咸有点困惑。

    莉莉摆摆手:「我认为不算什么大问题,当然,夜狄跟他继父和继兄认真讨论过这件事,重点似乎是老二的态度,这个我想您需要理解,商人的戒心总是比较重,比较容易,嗯,容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莉莉用中文说这句,然后停一下,有点沾沾自喜:「我用这个词是否恰当?」

    老咸重重点头,夸奖她:「用的非常好!」

    「啊哈,」莉莉得意洋洋:「夜狄的父亲,就是我以前的丈夫,他常常说我没有语言天份,但我一直在努力,一直在学习……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不是问题,所以……所以您同意这桩亲事吗?」

    莉莉热切地看着老咸。一旦对方同意,她就要开始按最古老的习俗操办一场盛大的中式婚礼,想想都过瘾!

    老咸深沉地回视她:「莉莉夫人,我仍然持担心的态度,我很担心阿浩跟你家结亲后会过得不愉快。亲事,我们可以考虑,但您是否能保证……」

    「保证什么?」

    「……您是否能保证阿浩与夜狄结婚后,不会再受到任何冷言冷语甚至侮辱性言词的攻击?是否能保证他能幸福地生活?」

    莉莉怔住,绿宝石般眼睛不停地眨,皱着眉想了半天,她愁眉不展地回答:「这个,我恐怕保证不了……」

    ***

    「她又说保证不了,这怎么行?所以……」

    「……」

    「……所以我就说这件事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老咸吞吞吐吐讲完事情经过,偷瞄乐浩一眼。事实上,他是用很坚决的口气说这句话的,通常来说,这种口气也就代表「不用再考虑」的意思。

    「干爹,那个……」

    「我知道,我知道,她一定是理解错了!」

    乐浩一脸感动,看老咸搔着后脑勺,有点懊恼却犹自嘴硬的样子,心里有点酸酸满满的感觉:「……干爹,谢谢你。」

    「咳,说这干啥?」老咸胡乱挥挥手:「现在怎么办呢?」

    「干爹,那个没关系的。」乐浩心里已经有决定,并不在乎。

    老咸没理他,还在皱眉苦思,突然间一拍桌子:「好,就这么办!」

    乐浩狐疑地看他。

    「阿浩,你不是要去看谭夜狄吗?现在马上去订票!」

    「哎?」

    「……到时就说是我自作主张,你根本不知道。你尽管去找谭夜狄,商量你们的事,他妈妈我来应付,大不了……」老咸壮士断腕般,十分英勇地说:「大不了,我向她道个歉,跟她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咦?」

    「到时候她要怪也是怪我,怪不到你头上来!」

    「可是干爹……」

    「就这么说定了,你快去!现在就去!」老咸抄过大衣一股脑儿塞进乐浩怀里,把他往外推:「订最快一班飞机,啊啊,我帮你去把行李再封起来……」

    「等,等等……」乐浩来不及发表任何意见,发现自己已经被关在门外。瞪着门板,他简直哭笑不得。

    在台阶上站一会儿,穿好大衣,看看天。干爹忘了把围巾一起拿给他,脖子感觉冷嗖嗖。这时候天色已经有点晚了,细密的雪粒半透明,像大一点硬一点的雨滴,落在地上很快结成一层几乎看不出来的薄冰。

    天气真是坏透了,但乐浩的心情不知不觉飞扬起来。

    他刚才没来得及跟爹讲,说不定夜狄会跟他妈妈一起来,不必大老远的跑过去看。但是现在想想不对,夜狄那个人,假如他真的来了,一定会跑第一,不会缩在酒店里,只让他妈妈个人来家里。

    夜狄妈妈突然造访,多半是莫瑞恩跟她说了什么。他跟她说了什么?让她觉得自信满满,可以来提亲了?夜狄那呆瓜知道了会怎么样?

    他说他们不是分手,而是分开各自做准备……这傻瓜还真聪明!自己那个时候也以为一定是会分手了,要到现在才知道是这样的,才知道,自己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夜狄说他还需要一点时间,还要多久?

    乐浩一边走一边笑,心里想,哟,也不晓得他母亲突然插进来一杠子,对他那准备工作有没有影响……嗯,不管了,去看他吧!

    乐浩这样想着,转过街拐角,刚一露头,就跟对面连跑带跳忽吼吼冲过来的一个人撞个了满怀。地面全是冰,加上对方身体高大,马力强劲,乐浩毫无防备,脚底打滑,直接向后栽去,脑袋结结实实磕在人行道上,疼得他眼前一阵金星乱冒。

    这还不算完,那家伙冲撞之下也立脚不稳,张牙舞爪在空中乱划拉半天,终于失去重心,直挺挺压下来,砸在乐浩身上。

    啊!乐浩的感觉是身体里所有空气都被挤压出去,呼吸困难,肋骨十有被压断了,疼的有好一会儿连呼吸都忘了。乐浩眼睛虽然睁着,但是一团黑,啥也看不见。好了,他模模糊糊想,这下不用去买机票了,估计要直接进医院了。

    然后听见久违又熟悉的声音惊慌失措地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然后对方似乎突然愣住。

    乐浩用力眨眼,终于视线开始恢复,先看到烟灰色天空和放射般的雨雪粒,落在脸上冰冰凉,再眨,看到潮湿的墨绿色眸子。

    事后,对方告诉乐浩,说那个瞬间他心里彷佛突然爆起烟花,五彩缤纷,音乐声大作,开心到心脏好像都炸开来。

    乐浩没好气地回他,心脏要炸开来的是我吧?

    事实上乐浩看到的是一张漂亮而呆滞的面孔,好比突然按下暂停键,声音表情动作全部定格。几秒钟后终于呼吸顺畅一点,乐浩决定趁着对方发呆的机会,从他的重压下挣扎出去。

    「我认识你!你是浩浩!」

    压在上面的人大声说。

    乐浩停顿一下,加快动作——但还是慢了点。

    「浩浩浩浩浩浩……」播放键按下去,满脸兴奋的夜狄一迭声不停地叫,想也没想,直接用力给他扑下来,紧紧搂住乐浩。

    ……真的会死人!

    乐浩难过的想吐,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来:「……谭夜狄……你再不滚下去……我打死你……」声音细如蚊蚋。

    夜狄一僵,从他身上弹起来,脸上还残存着惊喜,嗫嚅:「对不起对不起……」然后他看到乐浩的脸色,吓一跳:「浩浩,你怎么了?」

    乐浩脸色发白,大口喘息着,白了他一眼。

    夜狄慌忙扶着他,帮他站起来,乐浩慢慢活动一下手脚和腰,又用手轻轻摸后脑勺,碰撞到的地方只是隐隐作痛,看来问题不大。

    夜狄担心地问:「怎么样?」他把乐浩搀起来以后,就稍微退后一步,只伸着一只手臂虚虚地扶着他胳膊,似是怕他再跌倒。

    乐浩摇摇头:「应该没事。」

    他抬眼看夜狄:「你跑这么快干嘛?地上这么滑……还有,你怎么在这里?」

    夜狄忽然想起来,迟疑一下,说:「我刚到。」

    「刚到英国?」

    「嗯,刚在酒店放下行李。」

    怪不得。乐浩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乍看去,夜狄一点儿都没变,轮廊鲜明英俊的脸,修长挺拔的身材,和带点孩子气的眼神。连举动都还是那么熟悉的冒失,时间仿佛交迭回一年前……

    连乐浩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是希望夜狄变,还是不希望他变。可是,可是现在这样似乎不错……那一撞到是把可能会有的疏离感撞到天边去了。可是真的会有疏离感这种东西吗?乐浩狐疑地看着夜狄,看的他有点不安起来:「浩浩,你真的没事?还是我扶着你走吧,你是要去哪里?」

    乐浩吸口气,觉得肋骨和脑后还是有点刺痛:「先进店里坐一会儿,让我缓缓。唉,你还真是用力。」

    夜狄满脸内疚地扶着他走进人行道边的小餐馆,扶他坐下,给他叫杯清水。

    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会儿,乐浩抬头看夜狄:「你说你刚到,这边有公事吗?」

    夜狄仔细地观察他,小心翼翼摇摇头:「不是,浩浩,你没什么事吧?没……生气吧?」

    乐浩托着腮问:「没有,为什么我应该生气?」

    听到这个回答,夜狄似乎松一口气,赶紧问:「你知不知道,我妈妈到你家去了。」

    「嗯,我也是刚知道,她来的时候我不在。」

    夜狄连连点头,一脸懊恼:「她说你不在,她说咸伯伯好像不太高兴了。」

    「还好啦,」乐浩笑咪咪:「沟通不良而已。不过,你妈妈怎么忽然想到要来?」

    「是我大哥,」夜狄抓抓头:「他打电话给我说见到你,结果碰巧被我妈听到,她早就想来了,我跟她说还不行,结果昨天发现她居然自己偷偷跑过来,所以我也赶快过来了……」

    「啊,我猜可能是这样。」

    「我正想去找你……」

    「……这不就找到了吗?」乐浩目不转睛地望着夜狄,眼睛里含着笑意。

    「是啊……」夜狄怔怔看着他。

    乐浩伸手在他眼睛前面忽扇一下:「发什么愣?」

    「嗯?嗯,浩浩,」夜狄呆呆开口:「我觉得,觉得你有点变了……」

    「我?」乐浩纳闷:「我变了?哪里变了?」

    「我……说下上来……」

    「是变好还是变坏了?」

    夜狄眨眨眼,张嘴,想想,又合上了。

    乐浩笑:「你也变了,变聪明了哦。」

    夜狄有些羞赧地笑起来。

    「喂,你刚才说还不行,不要以为我没注意到,什么还不行?」乐浩漂亮的杏眼成月牙,好奇地问。

    「哎?」夜狄愣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哦你说那个,我是……」

    「等等!」乐浩打断他。

    「……」夜狄疑问地看着他。

    乐浩垂下头,嘴唇抿来抿去,终于下定决心:「我要先告诉你一件事。」他盯着夜狄:「我喜欢你!」

    夜狄嘴巴张得老大,仿佛没听懂。然后他看到自己可爱的浩浩面孔竟百年难过的飞起一片红来,声音变小:「……嗯,说……爱也行……」

    ……

    「本来还想买张机票飞过去告诉你,现在倒省了!」乐浩点点头:「好,我说完了,轮到你。」

    「……浩浩……」

    「他们都说你在做准备工作,你在准备什么啊?」乐浩若无其事地问,眼神闪闪发亮。

    夜狄重重喘气,脸上全是可爱的傻笑:「我?我……」

    他说不出话来。

    乐浩看他半天,终于也忍不住失笑。

    从来没想到过!

    再见到夜狄……感觉是这样的好……

    嗯,虽然他把自己撞得够疼的!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